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十八章屠不語(下)

  第三十八章屠不語(下)

  南懷仁眼熱歸眼熱,他可不想成為“月渦陽”的犧牲品,大家都知道,一旦修練這功法,陷進去之后就難于再出來,最終是成了廢物!

  對于南懷仁的吃驚,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什么都沒多說。

  第二天,李七夜早早起來,如平常一樣早起修練,但是,李七夜剛開門,門外竟然站著一個人,一個人無聲無息地站在門外,這把從容的李七夜都嚇了一跳。

  一個老頭,看那模樣,只怕是有五六十歲,老頭穿著一身的葛衣,臉瘦無須,一雙老眼爍矍,老頭雖然年紀很大,但腰桿子卻站得筆直,精神十分之好。

  “師兄,早上好。”老頭一見到李七夜,模樣倒是恭敬,對李七夜鞠首說道。

  “呃——”李七夜頓時無語,一向從容閑定的他,都不由呆了一下,如果說南懷仁叫他一聲師兄,那還說得過去,眼前這五六十歲的老人卻稱他這位十三四歲光景的人為師兄,這話咋都說不過去。

  李七夜無語了一會兒,回過神來,說道:“老人家,你一定是搞錯了,我不是你的什么師兄。”

  老人張望了一下四周,然后看著李七夜,對李七夜說道:“這里是孤峰吧。”

  “是。”李七夜只好老實地回答應說道。如果不是眼前老人精神很好,他都會以為遇到神經病了。

  “你是我們洗顏古派的首席大弟子李七夜吧。”老人還是看著李七夜,說道。

  對于這樣的話,李七夜只好乖乖地老實回答,說道:“沒錯,我就是李七夜。”

  老人露出笑容,認真而鄭重地點頭說道:“那就沒錯了,這里既是孤峰,而你又是首席大弟子,那肯定是我師兄。”

  “呃——”李七夜頓時無語,現在他可以肯定對方沒有認錯人,但是,一個五六十歲的老人,叫他一聲師兄,這讓他渾身怪怪的,渾身不舒服。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來遲了。”就在這個時候,南懷仁冒了出來,他是氣喘喘地沖過來,干笑一聲說道。

  當南懷仁趕到的時候,看到李七夜與老人僵在了門口,他都不由干笑了一聲,然后向李七夜與老人相互介紹地說道:“大師兄,這位是二師兄。二師兄,這位是……”

  “我知道,是大師兄。”南懷仁還沒有介紹完,老人打斷他的話,很肯定很認真地說道。

  “呃——二師弟——”李七夜久久無語,一時間有點大腦反應不過來。

  老人點頭,露出很和藹的笑容,說道:“師兄,小弟叫屠不語,是師父座下的第二位弟子,師兄是我們洗顏古派的首席大弟子,是所有第三代弟子的大師兄。”

  老人這樣和藹的笑容,都不由頭皮發麻,他都很想哀嚎一聲叫,大爺,我才十三四歲,你都五六十歲的人了,就別在我面前裝嫩,自稱小弟了。

  好不容易,李七夜把他的師弟屠不語請了進來,然后忙把南懷仁拉到一邊,瞅著他說道:“這是怎么一回事?”冒出一個五六十歲的師弟來,這還真有點讓他吃不消。

  “呃——”南懷仁一時間也說不上話來,最后他只好說道:“師兄,前段時間我,我是跟你說了,二師兄最近要回來嘛。”

  李七夜當然知道是二師弟要回來,當時南懷仁說過這事,他也根本沒放在心上,當時他在心里面認為,掌門人蘇雍皇的二徒弟也只不過是二三十歲的人,頂多也是四十歲光景。可是,眼前的二師弟,甭管他年紀有多大,至少看起來是六十歲這樣子,突然冒出一個六十歲光景的二師弟,這讓李七夜有些郁悶了。

  “師兄,他真的是掌門座下的第二弟子屠不語師兄。”南懷仁十分肯定地說道。事實上,掌門人座下也就只有屠不語這么一個弟子!李七夜也是最近才拜入掌門人座下的。

  李七夜不由一時間無語,到現在為止,他還沒見過頂著他師父名號的蘇雍皇,師父還沒見,卻冒出一個六十歲的師弟來了。

  不過,這是事實,總不能說他不認屠不語這個師弟吧,他這位首席大弟子,是洗顏古派的年輕一代弟子的大師兄,不論年紀大小,都必須叫他一聲大師兄。

  “我們洗顏古派還有幾個這樣大的師弟?”李七夜不由瞅了一眼南懷仁說道。他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被一群老頭圍著叫師兄,單是想一下這情景,就讓人受不了。

  “就這么一個。”南懷仁干笑地說道。

  聽到南懷仁這樣的話,李七夜這才松了一口氣,向屠不語走去,問道:“屠師弟是什么時候回來的,師父回來了嗎?”

  “回師兄話,小弟是一個人回來的,今天才到……”屠不語很認真,露出和藹的笑容。

  李七夜打斷屠不語的話,說道:“師弟,你都五六十歲的老人家,你這樣謙虛,這不是讓我折壽嗎……”

  “回師兄話,小弟今年一千六百七十五歲……”屠不語露出和藹笑容,認真地說道。

  “啪——”的一聲,李七夜聽到這樣的話,差點沒站穩身體,打了個踉蹌,差點摔在地上。差點摔在地上的不止是李七夜,還有南懷仁,南懷仁也是打了一個踉蹌!

  “你,你再說一遍——”李七夜都差點被自己口水嗆死,一個一千多歲的老頭叫他師兄,他現在怎么看都是十三四歲!有這么老的師弟嗎?

  “小弟一千六百七十五歲……”屠不語依然認真和藹地說道。

  聽到這樣的歲數,李七夜瞪了南懷仁一眼,南懷仁也是很無辜,他根本就不知道屠不語有這么大的年紀了,以前他一直以為二師兄只不過是五六十歲而己。

  “師兄,你沒事吧?要不要小弟給你倒杯水……”見李七夜像是被噎住的模樣,屠不語認真且和藹地說道。

  李七夜回過神來,打斷屠不語的話,哀嚎地說道:“大爺,你就別稱小弟了,你再稱小弟,我就雞皮疙瘩掉得一地都是了。一,我才十三歲,你一千多歲,你再稱小弟,我就折壽了,二,這才是重點的重點!大爺你這是存心要在我面前裝嫩,我十三歲,你一千多歲還在我面前稱小弟,你這不是要把我叫老嗎?我有這么老嗎?懷仁,我有這么老嗎?”

  李七夜要抓狂的模樣,這讓南懷仁都不由笑了起來,李七夜一直以來都是從容閑定,如此抓狂,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不過,在李七夜殺人的目光之下,南懷仁也只好憋著笑容,他在心里面都不由笑翻了,不過,他也是第一次知道二師兄年齡這么大!

  “既然師兄吩咐,小弟……不,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屠不語也是從善如流,和藹的笑容一直掛在臉上。

  “屠師弟這樣的決定是英明神武!”李七夜對于屠不語的從善如流是十分滿意,點了點頭說道。

  屠不語也笑著說道:“論英明神開,我不如師兄。”

  屠不語這樣的話頓時讓南懷仁無語,他自認為自己八面玲瓏,擅長揣摩人的心思,沒有想到,屠不語更比他會拍馬屁,這樣看來,他是遇到對手了。

  李七夜笑了起來,他當然不會當作一回事了,屠不語倒是有個有意思的人,一個活了一千多年,還能面對他這個十三四歲的年少叫一聲師兄,這樣的人,要么么是陰險無比,要么就是一個十分有意思的人。

  當然,怎么樣的人,逃不過李七夜的一雙眼睛,他見過無數的人,論識人,有幾個人能逃得過他這雙慧眼。不然,他也培養不出明仁仙帝這樣的無敵存在!

  李七夜與屠不語只是匆匆聊了幾句,就把他送走了。事實上,對于屠不語回來干什么,他不關心,也懶得過問,甚至對于他來說,這些都不重要。他現在只有一個目標,強大自己,重建洗顏古派,誰擋他的步伐,殺無赦!

  如果說,屠不語這樣的師弟冒出來讓李七夜既無語又好笑,那么,第二天南懷仁帶來的消息讓李七夜倒有幾分意外。

  第二天,南懷仁與他師父莫護法親自來到孤峰,他們給李七夜帶來一個消息:九圣妖門的公主李霜顏明天來洗顏古派。

  作為兩派聯姻的負責人,莫護法一直負責這件事情,李霜顏要來洗顏古派,九圣妖門也是派人把消息送到莫護法手中。

  “來了也好,能想透最好,想不透,也無所謂。”李七夜頗為意外,他還以為九圣妖門會觀望十年八年,沒有想到一年不到,李霜顏會來洗顏古派。

  當然,如果九圣妖門真的要觀望十年八年的話,以后就沒他們九圣妖門什么事情!到了那時,他已經羽翼豐滿,不需要九圣妖門來陪襯!他需要的是雪中送炭的助手、盟友,而不是棉上添花的盟友!

  莫護法不好親自問李七夜,他給南懷仁使了一個眼色,南懷仁在師父的命令之下,只好硬著頭皮問道:“師兄,萬一,萬一李公主愿意我們洗顏古派住下,你,你真的讓她做個劍侍?”。.。

  更多全文字章節請到神馬閱讀,地址: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