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十五章鎮獄神體(上)

  第三十五章鎮獄神體(上)

  血涌,這叩宮境界的最后一個層次,也是第三個層次。血涌,正如其名字一樣,血氣涌動,如江河奔騰,當血氣煉成第一滴壽血,這一層次便是圓滿功成。

  在修士之中,有著這么一句口頭禪:體壯血,血養壽,壽蘊命,命鑄體。命主壽,壽衍血,血強體,體護命。

  體質、壽輪、命宮,三者是相輔相成,三者是相互依存,三者缺一不可。

  體質的強大,可以壯大血氣,血氣旺盛,則可以延綿壽元,壽元越長,命運也越強,命運強大,則可以鑄造更強大的體質。

  同時,命宮也是主宰著壽輪,而壽輪則是衍化壽血,壽血強壯體質,強大體質,則可以守護命宮!

  不論是命宮也好,壽輪也罷,乃至于體質,其中三者的紐帶便是血氣,但是,隨著道行的壯強,普通的血氣是無法支撐強大的體質、壽輪、命宮,所以,只能把血氣煉成壽血。

  壽血,對于任何一個修士來說,都是珍貴無比,每一個修士的壽血,都是經一次又一次的淬煉而成,它不單是血氣的精華,更是蘊含著無盡大道奧妙的血氣!

  在修士之間,有著這么一句話:萬血一壽,一血萬壽。對于這句話,每個人有著不同的理解。

  但,更多的人是這樣理解的:一滴壽血,乃是萬滴血氣煉凝而成。而一滴仙帝壽血,則可讓凡人活一萬年!

  雖然沒有人嘗試過一滴仙帝壽血是不是真的可以讓凡人活一萬年,但是,這已經足夠說明仙帝壽血是何等的珍貴。

  血涌層次,對于很多修士來說,修練這一個層次并不能,普通的修士只怕是三五個月便成。

  血涌這個層次,以壽法淬血,李七夜也是如此。

  李七夜腦后生光,一輪輪光華的壽輪運轉不息,隨著血氣的運轉,在這個時候,李七夜的壽輪之中竟然形成了漩渦,漩渦一旦形成之時,血氣變得強勁有力,像是飛噴而出的怒泉一樣。

  李七夜的體質、壽輪都是凡級,血氣并不強大,但是,此時,李七夜血氣的強勁只怕不亞于先天體、先天壽輪的人。

  血氣如河水一樣奔騰不止,血氣第一次運轉周天的時候,就是眨眼之間完成,接著,血氣宛如是水到渠成一樣,在周天之內奔騰不息,越轉越快,越流越急,使得血氣在李七夜的全身化作了巨大的漩渦!此時此刻,如一輪血月在李七夜體內沉浮一般。

  這就是“月渦陽”的神奇之處,這也是“月渦陽”的可怕之處,它能讓血氣壓縮成強大無比的勁流。

  當然“月渦陽”的神奇遠遠不止于此,當“月渦陽”帶動著血氣奔騰的時候,命宮之內的真命一下之有了感應。

  在這剎那之間,李七夜的真命就好像完全蘇醒一樣,真命如同鯨吞一樣,長吸著渦轉的血氣,在“月渦陽”的帶動之下。

  真命吞吐著血氣的速度極快,如同巨鯨一樣,真命鯨吞著血氣,眨眼之間,真命是光芒奪目,此時,“鯤鵬六變”的符文道基一下子活躍起來。

  真命吞入了血氣,然后又像巨鯨一樣噴涌出來,而在這個過程之中,“鯤鵬六變”的道基如同巨大的磨盤一樣,研磨著真血噴涌的血氣,祭煉著真命噴涌出來的血氣,似乎要把血氣磨得更細更膩一般!

  經過了道基的磨煉,血氣變得更細膩,變得更濃稠,變得更晶瑩,然后被磨煉的血氣又流回了壽輪之中。

  而真命吞吐血氣,變得更加強大,至于“鯤鵬六變”的道基,也隨之茁壯,一個個的道基符文宛如是實體一樣,奧妙無邊的道基符文是化作了小小的鯤鵬,翔躍于真命四周,似乎,這是有血有肉的鯤鵬一樣!

  這整個過程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渾成,一切都在自然而然的運轉之中。

  月渦陽,這是可怕的壽法,也是十分神奇的功法,讓血氣變成了強壯有力的引擎,催動著命宮之內的道基筑煉。

  千百萬年以來,洗顏古派都不知道多少人想把“月渦陽”修練成,可惜,它一直都有缺憾,并不完美。

  這門功法,李七夜也是花了無數的歲月,花了無數的心血才把修補好,若是單憑他,也無法把“月渦陽”缺陷修補好,這門功法之中,有著無數人族先賢的心血,包括了仙帝,如明仁仙帝,如吞日仙帝,又如黑龍王……

  當李七夜的血氣運轉一天一夜之時,就在這一天,李七夜感覺“嘀”的一聲,好像有什么沉重的東西落入壽輪之中一樣,在這剎那之間,他全通精爽,通體舒泰,在這隱隱之間,李七夜通體吞吐著淡淡的光華,而他腦后的壽輪浮現,血光變得更加明亮。

  李七夜忙是內視,在這時,他發現在他的壽輪之中多了一滴的壽血,壽血晶瑩,赤紅如焰,美麗無比,這宛如是上天的杰作一樣。

  一滴壽血,毫無疑問,李七夜已經突破了血涌層次,邁入了拓疆境界。

  修練境界,由低到高:叩宮、拓疆、蘊體、辟宮、壯壽、真命、華蓋、涅浴、天元、育神……

  三個月醒覺真命,一夜之間卻凝成壽血,這樣的事情,說出去讓別人都不敢相信,但是,這就是“月渦陽”的可怕之處。

  一個天才,真命醒覺或者一天之內能完成,但是,第一滴的壽血,就算是天才,少則也是十天,但是,李七夜卻是一天一夜凝壽血,這簡直就是駭然聽聞。

  這正是因為“月渦陽”的神奇,所以,千百萬年來洗顏古派不少天才都修練“月渦陽”,可惜,最終卻毀了自己。

  第二天,南懷仁一見到李七夜,不由大吃一驚,說道:“師兄,你,你,你是拓疆境界了?”

  “昨晚剛踏入拓疆境界。”李七夜也并不得意,以最平淡的口吻敘述了這個事實。

  如果換作是其他人,那肯定是得意無比,一天一夜凝成壽血,那絕對是逆天級別的天才,當然,李七夜也知道這是“月渦陽”的功勞,沒有什么值得驕傲的。

  聽到李七夜的話,南懷仁都有些發懵,說道:“師兄,我,我記得前幾天你的真命還沒有醒覺吧。”

  “兩天前剛好醒覺了。”李七夜古井不波地說道。

  “你,你真命是用了三個月醒覺,煉凝第一滴壽血,只,只用了一天一夜?”知道情況之后,南懷仁都發懵,結結巴巴地說道。

  對于南懷仁的話,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南懷仁回過神來之后,不由為之驚嘆地說道:“月渦陽,的確是第一奇功,難怪我們洗顏古派曾經有無數天才為之前仆后繼。”

  說到這里,南懷仁不由惋惜地說道:“可惜,月渦陽的缺陷也是致命的。”千百萬年以來,洗顏古派有著無數的天才都想修補好“月渦陽”的缺陷,但是,從來沒有人成功過。

  “月渦陽”可以說是一個奇跡,創此功的人,絕對是萬古以來最了不起的天才之一。當然,它的缺陷沒有那么容易修補好。若不是李七夜化作陰鴉,長生不死,從荒莽時代到現在。

  若不是李七夜一直努力地修補此術,后來,又曾力邀過明仁仙帝、吞日仙帝、黑龍王等等這種無敵的仙帝參加修補,否則,也不可能修補好此功!

  最終南懷仁還是不得不面對一個問題,輕聲問道:“師兄打算到了什么境界換一門壽法?”

  南懷仁也明白“月渦陽”不可能修練到最終,畢竟,其中的缺陷無法彌補。

  雖然說,對于修士來說,不論是壽法,又或者是命功,只要是筑基的功法,想走得更遠,就最好從始至終都是修一門命功一門壽法最好。

  雖然說,中途可以更換壽法、命功,但是,若是換壽法、命功,會在自己的大道途中留下巨大的隱患,如果有一天壽衰命厄來臨的時候,這樣的隱患是致命的。

  不過,對于很多修士來說,這是無法選擇的事情,因為沒有幾個人能一開始就能接觸最好的功法,這過程需要積累。

  如果一個修士,一生之中他的筑基的壽法、命功都只修練一門的話,如果是強大的帝術古秘還好,如果是低級的功法,那么,他這一生的造化也就有限。

  當然,也有人把一門低級的功法修練到極限,極而升華,最終衍化出了終究的奧義,這樣的人,最終會成為一代縱橫九天十地的傳奇!

  很明顯,李七夜修練了“月渦陽”,在南懷仁眼中看來,他將來必須更換壽法,否則,最后會被“月渦陽”毀掉。

  所以,說到這里,南懷仁提醒李七夜說道:“師兄,’月渦陽’越早換越好,不然,達到了后面的境界,一旦陷入其中,想換就難了,再也無法擺脫它對血氣的控制。”

  蕭生參加夢想杯大賽,有票的同學請把票票投票蕭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