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十三章奇門刀(上)

  第三十三章奇門刀(上)

  仙帝寶器,不單是對于所有修士而言,這是了不得的寶器,就是對于帝統仙門來說,這也是鎮派之寶!

明仁仙帝創下了洗顏古派,留下了仙帝寶器,以庇護鎮守,然而,千百萬年過去,現在的洗顏古派竟然連一件仙帝寶器都沒有。追書必備  現在李七夜明白,洗顏古派的沒落,并非是沒有原因的。帝術失傳,仙帝寶器丟失,又無中興之主,洗顏古派不沒落,那都沒有天理。

  “師兄,你要挑選壽寶,還是寶器呢?又或者是真器?”在李七夜失神的時候,南懷仁問李七夜說道。

  然而,李七夜逛了一遍第三層樓閣的藏兵,搖了搖頭,沒有一件寶器、壽寶是被他看上的。

  南懷仁不明白為他什么李七夜看不上這里的藏兵,雖然說,第三層的藏兵不是最頂尖的藏兵,但是,對于洗顏古派的弟子來說,第三層的藏兵已經是讓他們垂涎三尺。

  就是南懷仁也都垂涎第三層的幾件藏兵,可惜,他一直不夠功勞來換取。

  李七夜沒有看上任何一件藏兵,南懷仁也不敢說什么,他知道李七夜自有主張,所以就跟著李七夜走下了第三層藏兵閣。

  剛才嘲笑李七夜的那些弟子還在,見到李七夜空手下來,有弟子不夠酸地說道:“喲,我們的大師兄眼界可高著了,區區第三層樓的藏兵不入他的法眼。”

  “嘿,你就不知道了,我們大師兄眼中只有仙帝寶器,嘿,一般的寶器他不看在眼中。”另一個弟子陰陽怪氣地說道:“嘿,不過,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模樣,就憑他那草包廢物,讓他上第三層挑選寶器,這已經是諸位長老格外開恩了。”

  有弟子是心里面十分氣憤,一個草包廢物竟然有資格上第三層樓挑選藏兵,讓他們心里面是嫉妒,有弟子呸了一聲,不屑地說道:“就憑他這樣一個廢物,那怕是仙帝寶器放在他眼前,他也以為是破銅爛鐵而己,有眼無珠的廢物,又怎么識寶呢!”

  這些弟子明目張膽地嘲笑,這讓南懷仁不由皺了皺眉頭,而李七夜則是乜了他們一眼,從容閑定地說道:“看來,你們是對我十分不滿了。”

  “哼,一個草包廢物,沒有資格當洗顏古派的大師兄!”有弟子不屑地說道。

  “可惜,我還是大師兄。”李七夜慢吞吞地說道:“既然敢以下犯上,看來我這個做大師兄的,不打斷你們的狗腿,還真對不起我這個位置!”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在場這幾個弟子頓時腰桿挺得筆直,冷笑地說道:“喲,我們大師兄在教訓教訓我們,作為小弟,應該領教領教大師兄的絕學。”

  說出這話,在場的其他弟子都不由哄堂大笑,全部都是神態不屑,在他們眼中,李七夜這種凡體凡輪凡命的廢物,他們一只手掌就能解決他們。

  “懷仁,把他們打出去!”李七夜都懶得再看他們一眼,吩咐地說道。

  別人不了解李七夜,南懷仁還不了解嗎?杜遠光是怎么樣死的,徐輝是怎么樣死的?此時,他都為這些弟子捏了一把汗!若是李七夜一怒,必把他們分尸。

  現在李七夜一聲令下,南懷仁這才松了一口氣,此時,對于李七夜的命令,他是沒有一絲毫的猶豫,走了過去,環視了這幾位弟子一眼,淡淡地說道:“對大師兄不敬,我只好執行命令了。”

  “南懷仁,你……”見南懷仁強出頭,有不少弟子又氣又怒。

  有弟子更不由說道:“南師兄,你好歹也是長老們面前的一個紅人,為一個廢物效忠,這是辱沒你……”

  “砰——砰——砰——”這弟子話還沒有說完,一下子被南懷仁抽飛了。

  南懷仁在洗顏古派的資質雖然不是最拔尖的,但是,他作為莫護法的弟子,教訓教訓這么幾個普通弟子,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你話太多了,舌頭太長,會給自己招來殺身之禍。”南懷仁三五下就把這個弟子抽飛,接著,用手指勾了勾其他的弟子,說道:“你們幾個一同上吧,免得說我以大欺小!”

  這幾個弟子又驚又怒,大喝一聲,就沖了上去,南懷仁毫不客氣,三五下就把他們踹飛了。

  南懷仁看似是下手狠,但是,卻救他們一條命。他出手最多也就讓這幾個普通的弟子受點皮肉之傷而己。

  如果李七夜親自出手,南懷仁心里面明白,說不定李七夜三刀五刀就把他們幾個弟子分尸了。區區幾個洗顏古派的普通弟子算得了什么,九圣妖門的小天才杜遠光、許護法的愛徒徐輝,照樣是被李七夜分尸,就是許護法,都照樣被踩成肉醬!

  只怕,在李七夜眼中看來,殺死三五個這種普通弟子,那就跟吃飯那么容易。所以,南懷仁當場就把這些弟子踹得爬不起來,夠得李七夜不滿意親自出手,他是救這些弟子一條性命。

  對于這樣的打斗,守護著藏兵閣的弟子最多也就是皺一下眉頭而己,他們的責任是守護這里,至于其他弟子的恩怨打斗,他們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我要那兩把奇門短刀。”就在南懷仁把這幾個普通弟子扔出藏兵閣的時候,李七夜對于鎮守這里的護法說道。

  “神鴉腳下抓著的兩把短刀?”這個護法聽到李七夜的話,不由皺了一下眉頭,說道。

  這座神鴉雕像在這里屹立了千百萬年之久,那兩把凡鐵短刀不知道放在那里有多少歲月了,但是,從來沒有人打過它的主意。

  “是的。”李七夜慢條斯理地說道:“我最練的乃是奇門刀術,我看那兩把短刀蠻趁手的,所以,就要這兩把短刀。”

  李七夜這樣的要求,不單是鎮守這里的護法,就是看守藏兵閣的其他弟子都怪怪地看著李七夜,就像是看一個神經病一樣。

  神鴉雕像所抓的兩把短刃,那只不過是兩把已生銹的凡鐵短刃而己,莫說是第三層的寶器、真器,就是第一層的兵器都比這兩把短刃不知道強多少倍!

  放著第三層好好的寶器不選擇,卻偏偏選擇那兩把一文不值的短刃,而且還是凡鐵短刃!這種人,要么是神經病,要么是不識貨的蠢物!

  這個時候,把幾個普通弟子扔出去的南懷仁聽到李七夜的話,不由為之心里面一震,李七夜突然選擇了這么兩把凡鐵短刃,這讓他想到了另外一件東西——打蛇棍!

  當時,李七夜在祖殿的時候,要了那支毫不起眼的燒火棍,當時,不要說是六大長老,就是他都認為李七夜這個傻子,一根廢物竟然拿來當寶物。

  然而,就那么一支不值一語言的燒火棍,卻揍得徐輝這樣的天才毫無招架之力,抽得他皮破肉綻!

  現在李七夜突然要這兩把短刃,這只怕不是突然心血來潮,或者,他一踏入藏兵閣就看上了這兩把短刃了。

  “南懷仁,你,你敢打我,我,我向長老告你……”有弟子被南懷仁扔出了藏兵閣,又驚又怒說道。

  “掌嘴,抽到他不說為止。”此時,李七夜淡淡地說。

  這淡淡的一句話,南懷仁卻一下子聽出了怒氣,他擅長揣人心思李七夜此話一出,他立即聽到了這話中的怒氣。

  “得罪了。”南懷仁毫不猶豫,啪啪啪地連抽了這個弟子幾個大耳光。這不單是救這個弟子一條性命,他也是明白李七夜考驗自己的時候。

  李七夜說了此話之后,再也不理會他,對鎮守此處的護法說道:“諸位長老同意我挑一件寶兵,我挑這兩把短刀總可以吧。”

  這位護法像看怪物一樣看著李七夜,不論怎么樣看,李七夜都不像是傻子,但是,卻偏偏做這樣的傻事。

  最終,這位護法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說道:“可以。”兩把區區凡鐵短刀而己,又不是什么值錢的寶物,李七夜執長老手令而來,給他兩把凡鐵短刀,那完全不成問題的事情。

  李七夜親手取下了這兩把短刀,這位護法為李七夜登記上,在登記的時候,他都覺得李七夜有病,放著一庫的寶器真器不選擇,竟然選擇兩把凡鐵短刃!

  最終,李七夜收好兩把凡鐵短刀走出了藏兵閣,在走出藏兵閣的時候,他看了一眼被南懷仁揍得哀嚎的幾個普通弟子,淡淡地說道:“你們應該多謝懷仁救你們一命,如果你們對我有意見,隨時歡迎向長老投訴我,不過,如果下一次我親自出手的話,那就沒那么好下場了。”

  被揭穿心思,南懷仁不好意思地干笑幾聲。

  而被揍得慘兮兮的幾個普通弟子,此時不由打了個哆嗦,眼前十三歲光景的少年,此時不論怎么樣看都是一個兇人,根本就不像是一個十三歲小孩,這模樣讓他們心里面毛。

  李七夜理都不再理他們,轉身就離開了藏兵閣,回到了孤峰。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