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十一章鯤鵬六變(上)

  第三十一章鯤鵬六變(上)

  “咚、咚、咚……”李七夜以“鯤鵬六變”一次又一次叩擊著命宮之門,李七夜都不知道叩擊了多少萬次了,但是,命宮依然沒有反應,命宮之門依然未打開。追莽荒紀,還得上眼快。

  這樣的情況,對于許多修士來說,這并不是樂觀的情況,叩擊了如此之久都還沒有叩擊開命宮之門,可以說,這樣的資質太差了。

  但是,李七夜有一顆不可撼動的心,就算是叩擊百萬次,他都會執意叩擊,他會一直叩擊到命宮之門打開為止。

  “咚——”終于,在李七夜叩擊了五天五夜的時候,一聲輕輕的回蕩之聲響起,接著“軋、軋、軋”的開門之聲響起,終于,在李七夜的堅持之下,命宮之門終于被他叩開了。

  命宮之門叩開之后,命宮之中透露出了一股生命力,不過,李七認乃是凡命而己,他的生命之力有限,若是換作天才,那么生命力必是磅礴。

  此時,“鯤鵬六變”的真訣如潮水一般涌入了命宮之中,李七夜的意念也隨之如潮水一樣進入了命宮之中。

  命宮廣闊無比,可稱無邊無限,廣闊無比的命宮,一邊茫茫。在命宮中央,此時“鯤鵬六變”的真訣流轉于一團光華四周,“鯤鵬六變”的真訣符文隨著這一團光芒縈繞不息,宛如要喚醒這一團光華一樣。

  這一團光華,便是人人所說的命魂,也有人稱之為三魂六魄,更多的人稱之為真命!這是決定著一個人一生命運的根本。

  不論是任何生靈,只有通地修練才會喚醒自己的真命,喚醒自己的三魂六魄,只喚醒了自己的真命,喚醒了自己的三魂六魄,才會擁有神通,只有真命醒覺之后,才能御生命之力,才能通天地萬物,才能伐敵逆天!

  “鯤鵬六變”乃是命功,它必須喚醒真命,以真命為基礎,修練出屬于李七夜的道行!所以,“鯤鵬六變”的奧義符文縈繞著真命源源不息,這流轉不息的奧義符文,時而化作天鵬伴飛,時而化作巨鯤躍轉,時而又化作似魚非魚似鵬非鵬的鯤鵬融入了真命之中,隨著由奧義符文所化的鯤鵬不停息地從融入真命之中,又從真命之中躍出,這使得李七夜的真命如淵海一樣,真命的光華生了波動!

  這個過程稱之為“醒覺”,這是“叩宮”境界的第二個層次,只有真命醒覺過來,才能談得上真正的修練。

  如果說是天才的話,特別是皇命、圣命的天才,那么他們的真命醒覺那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甚至他們半天時間就能讓自己的真命醒覺。

  李七夜只不過是凡命,他當然無法與圣命、皇命的天才相比,不過,李七夜卻一點都不著急,他以平常心態去修練,他讓“鯤鵬六變”流轉不息,源源不止,對于李七夜來說,只要“鯤鵬六變”流轉不息,總有一天會讓他的真命醒覺的。

  命宮之中,廣闊無垠,浩瀚無比,整個命宮茫茫的一片,無法看清楚,事實上,命宮的廣闊,遠遠出人的想象。

  眼前李七夜的命宮茫茫一片,就算是他真命醒覺之后,依然無法看透整個命宮。雖然暫時無法看透整個命宮,但是,李七夜依然能隱隱感受到命宮之中的其他存在。

  在命宮之中,在遙遠無比的東方,隱隱之間感覺得到,在那里有一個極大的泉眼,不過,此時泉眼干竭,未有泉水流出。

  生命之泉,傳說中的命宮四象之一,關于生命之泉,有著很多的傳說,有先賢認為,生命之泉,乃是生命之力的泉源。

  在命宮之中,在遙遠無比的西方,隱隱之間,李七夜感覺得到,在那里有一座巨大無比的洪爐,但是,這巨大無比的洪爐卻是冷冷無溫。

  生命洪爐!萬界之中,流轉著這么一句話,大道如洪爐,可煉化一切!此中的洪爐,萬古以來,有無數人認為指的便是生命洪爐。

  很多人認為,生命洪爐所燃燒的生命之火,乃是來自于真命,來自于靈魂,又稱之為靈魂之火。

  在命宮之中,在遙遠的南方,有一棵巨樹擎天,這一棵巨樹屹立在地方的命宮之中,但是,此時,這棵巨樹沒有任何生命之力波動,宛如一棵死樹一樣!

  生命之樹,一直是命宮中奧秘無比的存在,傳說,生命之樹,可通天地,可奪造化。

  在命宮之中,遙遠的北方,有一支巨大無比的巨柱屹立于天地之間,巨柱之上,銘有無數的符文,神秘莫測,似乎,亙古以來,它便屹立在那里。

  生命之柱,傳說它是命根,沒有了生命之柱,一切都不復存在!

  命宮四象:生命之泉,生命洪爐,生命之樹,生命之柱,這是世間最奧秘的東西,也是命宮之中最玄奧的東西,為了參透命宮四象的真正玄奧,萬古以來,無數的先賢是前赴后繼。

  世間曾經流轉著這么一句話,如果誰能掌握了命宮四象的真正奧義,那么,他就能承載天命,成就仙帝,甚至是永生不滅!

  李七夜讓“鯤鵬六變”流轉不息,讓“月渦陽”轉動著壽輪,讓他整個狀態達到了玄之又玄、妙之又妙的情況。

  才剛開始修練,李七夜循序漸進,他一切都并不著急,因為他對自己有著絕對的把握,他對自己,有著絕對的自信,他的道心,是無物也是無人能撼動!

  終于,十天之后南懷仁回來了,南懷仁回來之后,立即就趕來孤峰了,見到李七夜,他不由抱歉地說道:“師兄,這一次讓你久等了,掌門閉了小關,我只能是等掌門出關了才能匯報。”

  “小事情而己。”李七夜平靜地說道。

  見李七夜從容閑定,南懷仁沉吟了一下,然后對李七夜說道:“師兄,聽掌門的意思,二師兄會趕回來。”說到這里,他補充了一句,說道:“二師兄便是掌門的弟子。”

  提到“二師兄”,南懷仁的目光是怪怪地看著李七夜,然后什么都沒說。

  “二師兄怎么了?”李七夜瞥了一眼目光怪怪的南懷仁,依然毫不在乎地說道。

  南懷仁干笑了一聲,搔了搔頭,說道:“坦白說,師兄,這個我也說不清楚,只要你見到二師兄之后,你就明白了。二師兄的情況有點特殊。”最后,他又補了一句。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也沒有多過問,這對于他來說,這些都不重要,不論二師兄的情況如何,他都不關心,同時,不論二師兄來干什么,他也不關心,來指點他修行也好,來監督他也罷。

  對于李七夜來說,重振洗顏古派之心如鐵,誰都不能動搖他,只要時機成熟,他會重新把洗顏古派重建,在這一道路上,誰擋他的步伐,殺無赦,佛來斬佛,神來屠神!

  諸帝初年,洗顏古派在他手中建起,橫掃九界,在這一世,他依然重建洗顏古派,總有一天,他會統著洗顏古派橫掃八荒,踏滅仙魔洞!他堅定的步伐,任何人都阻止不了!

  不過,南懷仁已經習慣了李七夜的閑定了,連面對輪日妖皇他師兄都如此閑定,至于二師兄,好就更不在話下了。

  南懷仁不由多看了李七夜一眼,一看之下,他現李七夜已經開始修練了,驚喜地說道:“師兄,你已經叩開命宮之門了,師兄是用了多少時間呢?”

  “不多,五天五夜。”李七夜慢條斯理地說道。

  “呃——”這話頓時讓南懷仁久久無語,五天五夜還算不多?不論任何一個門派,如果門下弟子叩門用了三天三夜的話,那肯定會被師長們斥為蠢才!被斥為不可造化!至于五天五夜,那就不用說了,蠢才中的蠢才,如果被人知道李七夜叩門用了五天五夜,那么絕對會成為洗顏古派最大的笑柄!

  就算是洗顏古派最差的弟子,也只是用了三天三夜這個樣子而己,然而,李七夜卻用了五天五夜!

  但是,在李七夜神態中看得出來,五天五夜,那算不了什么,他說起來是從容閑定,風輕云淡。

  如果說,其他弟子叩門用了五天五夜,那肯定是十分自卑,但是,李七夜既是不自卑,也不自傲,這樣的事情對于他來說,就像是一件跟吃飯那樣自在的事情一樣。

  當然,南懷仁不會相信李七夜是蠢貨,如果誰認為李七夜是蠢貨,那么這個人才是真正的蠢貨,就像杜遠光,就像徐輝,就像許護法,這些自認為比李七夜聰明的人,最后不是死在了李七夜的手中?杜遠光、徐輝更是被李七夜分尸!

  想到這里,南懷仁不由打了一個寒顫,叩門用了五天五夜,依然從容閑定,一個看似蠢貨的人,卻是睥睨八荒,有著絕對的自信,有著無法撼動的道心!這樣的人,想想有多可怕就有多可怕!

  最終,南懷仁不敢再多說什么,陪著李七夜去挑選寶器。

  再回到了三角古院之中,李七夜與南懷仁執著手令進入了藏兵閣之中,一進入藏兵閣,迎面就看到一個巨大無比的雕像樹立在藏兵閣之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