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十五章神鴉峰(上)

  第二十五章神鴉峰(上)

  此時,不單是大長老,事實上是其他的五位長老都盯著李七夜!如果說斬了徐輝還能說是一個奇跡,畢竟人有馬有失蹄、人有失足的時候,退一萬步說,徐輝自大,沒有防備,被李七夜偷襲成功!

  但是,亂心林卻不行,六大長老都知道,千百萬年以來,九圣妖門的年輕一代弟子從來沒有人能穿過亂心林,除非是大賢了!

  六位長老盯著,此時,莫護法與南懷仁都不由為李七夜暗暗捏了一把冷汗。

  “回長老,亂心林者,旨在亂心,這又不是考核道行的地方,只要道心足夠堅定,就能穿過亂心林,這與道行高低無關!”對于大長老的質問,李七夜慢條斯理地說道。

  “哼,你區區一個凡人,能比王侯的道心更堅定嗎?”雄長老不滿,冷哼地說道。

  李七夜撩了一下眼皮,看了他一眼,說道:“長老,道心是否堅定,與道行又有何關!道行高,不代表道心就堅定!萬古以來,多少真人圣皇是因為道心不堅,最終是走火入魔,玩火!”

  “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真人圣皇,是你所能評論的嗎?”雄長老沉喝道。

  李七夜都懶得再多看他一眼說,淡然地說道:“我所說,只是敘述實情而己,如果諸位長老認為我所說有假,可以到九圣妖門求證一二!”

  對于李七夜敢公然頂嘴,雄長老頓時怒目相視,正欲怒之時,大長老咳嗽了一聲,說道:“這事就此作罷,不知你與李公主的婚事如何?”

  就算殺死徐輝的事情說得過去,但是,穿過亂心林這事都無法說得過去,連圣皇都無法穿過亂心林,更別說是一個凡人了。但是,現在對于大長老他們說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九圣妖門與洗顏古派何時能聯姻!今天的洗顏古派需要九圣妖門這樣的巨擘作為靠山!

  “這個就需要問九圣妖門了,這事又不是我所能作主的。”此時,李七夜都沒興趣再談下去了,索性懶得再說。

  “也罷。”大長老也無奈,他也不可能說強制讓李霜顏嫁給李七夜,他們洗顏古派還沒有那個資格與九圣妖門討價還價!

  大長老點頭說道:“這一次你立了大功,按之前的約定,應該給你的,還是會給你……”

  “古兄——”大長老這樣一說,雄長老不由臉色一變,忙是說道。但是,大長老輕輕地擺了擺手,制止了雄長老再說話。

  大長老看著李七夜,說道:“一,等你達到了蘊體境界,宗門為給你準備一份皇體膏;二,宗門之中的功法,命功、體術、壽法你可以各挑一份,當然,你可以選擇其他的,但,不能過三門功法!這樣你滿意吧。”

  “可以,不過,我還有一個條件,當時宗門答應了我三個要求。”李七夜點頭說道。

  大長老點頭說道:“可以,你說吧。”

  “我需要一件兵器護體,所以,我在宗門之中,需要挑一件寶器或者真器!”李七夜沉聲地說道。

  大長老點頭說道:“可以,下三層的寶器、真器,隨你挑一件,你也可以挑壽寶!”

  “謝過長老。”最終,李七夜鞠了鞠,然后轉身離開了。

  “懷仁,你陪七夜去。”李七夜離開,大長老吩咐南懷仁說道。

  當李七夜離開之后,雄長老沉聲地說道:“古兄,此子只怕是有問題,說不定是九圣妖門派來的奸細!”

  “曹雄兄此話怎么講?”有長老輕輕地搖頭,說道:“以我看不見得,九圣妖門今天比我們不知道強大多少,現在九圣妖門掌執古牛疆國,已經是龐然巨物,何需要派人臥底我們洗顏古派。”

  “孫兄說得有道理。”有長老說道:“我們洗顏古派,還有九圣妖門所圖嗎?”

  “那不一定,說不定九圣妖門,圖我們的帝術,特別是天命秘術!”雄長老沉聲地說道。

  雄長老這樣的話,說其他五位長老都不由相視了一眼,因為洗顏古派的情況,他們自己再清楚不過了。

  “我覺得沒這個必要。”六大長老中排行第四的孫長老搖頭說道:“李七夜持洗顏古令,如果他真想奪我們帝術,他開口要便是,我們給還是不給呢?退一步說,九圣妖門真的要奪帝術,輪日妖皇親自出手,我想,我們洗顏古派難有人能擋!”

  孫長老這樣的話,讓其他長老都不由為之沉默,如果九圣妖門真心想奪他們洗顏古派的帝術,那絕對是可以屠滅洗顏古派,輪日妖皇親自出手,洗顏古派何人能擋?事實上,就是九圣妖門的長老出手,他們六大長老也不是對手!

  “古兄,我認為不得不防,小心為好。”最終,雄長老沉聲地說道。

  “此事向掌門匯報一下。”最終,大長老沉聲地說道,他也沒有再進一步表態。

  對于這樣的話,雄長老只是輕哼一聲,或者,這是對掌門人的不滿。

  “長老他們懷疑師兄是九圣妖門派來的奸細。”離開祖殿之后,南懷仁低聲地對李七夜說道。他八面玲瓏,最擅長揣摩他人的心思,六大長老所想,他當然能猜得出來。

  “隨他們想去。”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輕輕搖了搖頭,洗顏古派沒落不是沒有道理的,六大長老,雖然是居長老之位,不單是道行無法登王侯,更重要的是,無法獨擋一面。

  說到這事,李七夜就問道:“雄長老如何?”當日他要成為席大弟子的時候,雄長老還是支持態度,但是,今日這種態度反差太大了。

  “小心雄長老。”南懷仁左右顧盼了一下,低聲地對李七夜說道:“二長老曹雄以前一直想與掌門人爭掌門之位,但是,一直沒有成功。后來,他曾經想讓他徒弟何英劍成為席大弟子的,可惜,被掌門人拒絕了。他對于掌門之位,一直沒有死心,他就算不能當掌門,也希望他的徒弟何英劍能當掌門。而且,曹雄背后有客卿支持。”

  “我明白了,如果我是廢物,成了席大弟子,也是沒機會當掌門。但是,如果我與李霜顏聯姻的話,就難說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他明白為何曹雄的態度前后會有如此大的反差了。

  南懷仁輕輕地點頭,低聲說道:“以前曹長老一直關注掌門那邊,怕掌門收有天才弟子,席大弟子之位一直空缺,他跟幾位長老商量了幾次,一直希望何英劍當席大弟子,不過,掌門人卻一直不肯。”

  “那掌門人呢?”李七夜不由有些奇怪,他入洗顏古派之后,一直沒有見過掌門人蘇雍皇,蘇雍皇這個掌門人好像是透明的存在一樣。

  南懷仁搖頭說道:“掌門從來沒有居住在宗土之內,一直是在外面修行,事實上,我也沒有見過幾次。”

  說到這里,南懷仁見附近沒有人,特別低聲地說道:“派中有傳言在說,掌門是被長老他們逼走的,具體是怎么樣,沒有人知道,總之,掌門很少在宗門之內,而且掌門離開宗土的時候,還帶走了一些護法、堂主。”

  李七夜不由摸了一下下巴,說道:“這么說來,我們派中還分為好幾個派人馬了。”看來,洗顏古派的情況比他想象中還要復雜。

  “有人說是四派人馬。”南懷仁說道:“有一部分護法、堂主是追隨掌門,有一部分堂主是追隨雄長老,他們這些人,一直希望雄長老當掌門,還有一部分人是出自于大長老一脈,說起來,其他的四位長老,多數只怕是居中立態度。”

  “大長老想爭掌門之位?”李七夜問道。

  南懷仁搖頭說道:“沒有人知道大長老怎么樣想,聽人說,他不見得支持掌門人,但,他卻從來也沒有去爭過掌門之位,但是,大長老在派中的影響力很大,他掌執著派中的執法隊伍,他十分嚴厲,所以不少弟子都怕他三分。”

  南懷仁這樣一說,李七夜對于洗顏古派的情況有了一定的了解,想到這里,李七夜他是笑了一下,什么都沒有再說。

  神鴉峰,乃是洗顏古派的重地,甚至可以說是禁地,沒有掌門、長老的允許,任何弟子都不能上神鴉峰。

  同時,神鴉峰也是洗顏古派最高最大的主峰,神鴉峰上有一座三角古院,這里收藏著洗顏古派的一切功法秘笈、寶兵真器、奇金神石……

  神鴉峰守護極為森嚴,可以說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連一只蚊子都無法飛進來,整個神鴉峰乃是洗顏古派的精銳弟子守衛,而且,平時六大長老中會有兩位長老輪守神鴉峰。

  對于洗顏古派來說,神鴉峰太重要了,甚至可以說,洗顏古派中的一切,都收藏在神鴉峰之中。

  同時,關于神鴉峰也有著一個傳說,傳說,明仁仙帝還未成為承載天命之時,曾得到天意的指示,一只神鴉從天而降,落于此峰之上,明仁仙帝得到了神旨,所以,就建洗顏古派于此!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