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十四章 九圣公主(下)

  第二十四章九圣公主(下)

一旦敗露,那可是欺師叛門的下場呀!這樣的事情,只有瘋子或者傻子才能做得出來,莫護法一樣覺得自己是瘋了,但是,直覺告訴他,如果追隨眼前十三歲的少年,未來前途無量!這僅僅是直覺。給力文學網  南懷仁心里面也不由為之一震,此時是人生中重大無比的選擇,他師父說出這樣的話,他也知道意味著什么。

  “只要師兄一聲令下,我是赴湯蹈火!”南懷仁深深呼吸了一口氣,沉聲地說道。

  如果以前,他稱李七夜一聲“師兄”,那是因為門規所限,但是,今天,他稱李七夜一聲“師兄”,那完全有著不同的意義!

  一個十三歲光景的少年,敢叫囂九圣妖門,敢輕視可封王侯的九圣妖門長老,甚至是面對妖皇,都閑等視之!若是別人,這是無知,這是囂張,這是狂妄,這是不自量力。然而,李七夜穿亂心林,滅許護法,這讓南懷仁明白,李七夜根本就不是什么無知狂妄,根本就不是不自量力!

  十三歲少年,出身洗顏古派,殺了九圣妖門的護法,貶九圣妖門的公主為婢,這是何等大的氣魄,從踏入九圣妖門那一刻,他已經是胸有成竹!他早就知道他能全身而退。

  南懷仁八面玲瓏,在這瞬間,他想了很多很多,在洗顏古派,他一輩子努力,做到巔峰,那也只不過是長老級別而己,或者,李七夜的出現,將會是一個突破!

  對于莫護法與南懷仁的投靠,李七夜輕輕地點了點頭,說道:“總有一天,你們會明白今天的選擇是你們人生最正確的一次決定!”

  “回去談如何匯報呢?”莫護法沉吟地說道。這一次聯姻考核,牽涉太多了,此時此刻,連他都覺得有些身不如己。

  李七夜看著莫護法,笑了一下,說道:“既然云長老都跟莫護法談了,我想,莫護法也是胸有成竹。”

李七夜這話,讓莫護法心里面為之一震,的確,在離開之前,九圣妖門的大長老找他談過,事實上,九圣妖門也不希望把守護神這件事情傳出去!不過,莫護法并沒有正面答應云長老的要求。給力文學網  若是在以前,他作為洗顏古派的護法,根本就是見不到九圣妖門的長老,更別談是大長老了。事實上,洗顏古派的長老親臨,只怕也就是九圣妖門的護法接待而己!

  “我明白了。”最終,莫護法心里面有了全盤的說辭,這樣的說辭,既是對李七夜有利,也是對他有利……

  最終,李七夜三人離開了九圣妖門,郁河親自為他們三人送行。作為首席大護法郁河,可謂是當今最強的王侯之一,他親自為李七夜三人送行,這可以說是洗顏古派難有的事情。

  開啟了道臺,豎起道門,相通九圣妖門與洗顏古派,最終,李七夜三人踏入了回家的路。當從道門中出來,踏入洗顏古派的土地之時,莫護法與南懷仁都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呼吸著洗顏古派的天地精氣,他們都不由為之恍然。

  這幾天發生的事情,簡直就像是一場夢,黃梁一夢,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但是,這不是夢,這是的的確確發生過的事實!

  回到了洗顏古派,莫護法作為這一次聯姻的負責人,他立即要向六大長老匯報,而李七夜則是回到了孤峰。

  站在孤峰之上,遠眺整個洗顏古派的宗土,他不由久久沉默。事實上,在當年,在明仁仙帝還在的時候,洗顏古派的宗土是百萬里之廣!天地精氣更是如汪洋瀚海。

  可惜,今天的洗顏古派已經衰落了,沒有精力駐守廣闊無比的宗土,所以,洗顏古派的宗土一直在收縮,而且,洗顏古派的天地精氣如同枯竭一般,站在這片宗土之中,任何人都感受得到,這里的天地精氣已經變得稀薄無比。

  今天的洗顏古派宛如是風中殘燭,宛如是垂暮的老人,隨時都會走到盡頭。

  李七夜在心里面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他沒選擇鎮天海城,沒選擇戰神殿,甚至是連九圣妖門都沒選擇,而是選擇了沒落的洗顏古派!

  對于洗顏古派的歷代掌門,對于洗顏古派的歷代掌權者,化作陰鴉的李七夜一直都不待見。當年,他曾經是希望明仁仙帝的另一個弟子掌執洗顏古派,雖然那個弟子天賦不如大弟子,但是,他更看好這個弟子的賦性,可惜,后來,他沉睡出世之后,洗顏古派由明仁仙帝的大弟子掌執,從此之后,洗顏古派以大道正統居之,洗顏古派的風氣也是道貌岸然。

  李七夜對于這種自認為自己才是正統的衛道者,一直不待見,所以從此之后,李七夜再也沒有回過洗顏古派,也再也沒有去過問過洗顏古派的沉浮!

  在這一世,他奪回了身體,又回到了洗顏古派!當年,他親手培養出明仁仙帝,親手建起洗顏古派,今天,他會再一次把洗顏古派建起來,總有一天,洗顏古派在他手中橫掃天地,君臨九界!

  李七夜站在孤峰之上失神了很久,想了很多很多的事情,連南懷仁的到來都沒有發現。

  “師兄,長老們要見你。”南懷仁見李七夜回過神來之后,忙是說道。

  李七夜點了點頭,隨南懷仁去了祖殿,在祖殿之中,六大長老都在場,此時,六大長老都盯著李七夜。

  一時之間,祖殿之中的氣氛變得詭異凝重。莫護法已經向六大長老匯報了此次聯姻的事情。

  莫護法的匯報模棱兩可,莫護法只提到李七夜通過了這一次的考核,他重點詳細地提到了李七夜穿過亂心林的事情,至于與徐輝的對決,他只是一帶而過,甚至是沒提打蛇棍、四象石人這事,他歸根結底,認為李七夜能勝徐輝,那是巧合幸運!

  “你已經通過考核了?”此時,大長老盯著李七夜,沉聲說道。事實上,對于這一次聯姻,六大長老根本就不抱希望!但是,不可思議的事,李七夜卻通過了這一次的考核,更不可思議的是,他竟然穿過了亂心林。

  “回長老,是的,我想應該得到我的獎賞了吧!”李七夜沉著閑定地回答,對于這詭異凝重的氣氛,一點都不在乎。

  “獎勵是有的,但,有些東西,需要你說一說。”大長老沉聲地說道:“我所知,徐輝在九圣妖門的年輕一代弟子中,可是佼佼者,道行甚至可以媲美我們的堂主,你剛入我門,未入道法,又怎么可能打敗他!”

  “回長老,道法繁蕪,武技簡潔,我修奇門刀術,走的是詭異之路,只要有一縷破綻,就能給敵人致命一擊。生死相搏,勇者為勝。”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荒謬!”六大長老中的雄長老冷冷地一喝,冷聲地說道:“一個凡人,敢言殺死真命境界的高手,那是狂妄無知!”

  這位雄長老在此之前還算是一直支持李七夜,但是,今天卻冷喝,對李七夜表現并不滿,反差十分大。

  李七夜看了一眼雄長老,說道:“長老,我所說的是事實,別人做不到,不代表我做不到。”說到這里,他看著在場六大長老,淡淡地說道:“諸位長老,今天我是洗顏古派的功臣,如果懷疑我作弊,但是,這一切莫護法親眼所見,九圣妖門的人也是親眼所見!”

  “諸位長老心知肚明,此次聯姻,可以說是兇多吉少,我去九圣妖門,那是等于去送死,但是,為了洗顏古派的聲譽,明知去送死,我還是去了!今天,我作為功臣歸來,諸位長老卻懷疑我?這是洗顏古派對于功臣的作風嗎?如果是,那實在是太讓人心寒了,以后還有誰人愿意為宗門效力,愿意為宗門送死?”

  李七夜慢條斯理,沉聲緩重地說道:“此次聯姻之前,諸位長老與我有過約定,難道今天諸位長老是反悔了嗎?如果是如此,我只能說是拜入宗門是一個錯誤,我們洗顏古派,乃是萬古帝統仙門,諸位長老都言而無信的話,我們宗門還談何信用?”

  “宗門的信用,毋需你來指責!”有長老沉聲冷喝道。

  對于長老的發怒,李七夜從容自在,看著六大長老,說道:“我冒死入九圣妖門,功德圓滿,如果諸位長老履行當日的諾言,不懷疑功臣,我應得的獎勵,都給我,那不需要我來指責!如果不是,那我是應該指責,這是我用性命換來的。”說到這里,冷冷直視六大長老。

  “此語言重了!”此時,有長老咳嗽了一聲,說道,神態有些尷尬。

  大長老也開口說道:“七夜,我們并沒有懷疑你,只不過,這事有些奇怪而己。徐輝這事也說得過去,但是,亂心林這事倒想聽聽你的想法。”說著,他目光暴漲,盯著李七夜,似乎要看透李七夜一樣。

  緊張時放松自己,煩惱時安慰自己,開心時別忘了祝福自己!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