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十三章九圣公主(上)

  第二十三章九圣公主(上)

  就在九圣妖門的諸位長老一窒息之下,李七夜淡淡地說道:“既然此間事也了,那就讓你們的傳人出來見一見吧,在我眼中再逆天的天才,也沒有什么好矯情的!”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諸位長老相視了一眼,十三歲的少年,卻說出這樣囂張的話,問題是,這種最囂張的話,在他口中說出來,卻讓人理所當然一樣,這讓他們有些無語。

  “霜兒,見見李公子吧。”終于,輪日妖皇金口玉言,傳下了這樣的命令。

  當九圣妖門的傳人李霜顏出現在天殿之中時,頓時讓人眼前一亮,一代絕世佳人,讓人贊口不絕。

  一名少女,二九年華,容顏堪稱大師之作,黛眉遠山,明眸如月,朱唇一點絳紅,讓人,無比的迷人,但是,就是一個如此容顏傾城的女子,卻冷如冰雪,眉宇之間,有三分冷傲氣息,一襲白衣,更顯得如寒梅傲雪,氣勢逼人。

  李霜顏,名如其人,九圣妖門的傳人,堪稱古牛疆國的第一美女,同時,李霜顏的天賦道行也不負于她的美貌!

  天生皇體,壽輪為皇級,更讓人動容的是,李霜顏命宮為圣級,也稱之為圣命!一位皇體、皇輪、圣命的年輕修士,可以說是一代了不起的天才,不論是筋骨,還是天賦,又或者是悟性,都難于挑剔。

  如此的一個天之驕女,不愿意嫁給身為洗顏古派首席大弟子凡體、凡輪、凡命的李七夜,這也是正常之事,更何況,今天的洗顏古派已經沒落了。

  對于李霜顏的絕世容顏,對于李霜顏傲人的天賦,李七夜沒有太多的驚訝,沉浮千萬年,經歷無盡歲月,美女他見得太多了,論天賦,論容顏,萬古以來,又有幾個女子能與袖水仙帝、冰羽仙帝相媲美呢?

  “還不錯——”一看李霜顏,李七夜輕輕地點了點頭。

  李七夜第一句話,本讓李霜顏有三分好感,但是,李七夜下一句話,卻讓李霜顏要發飆了。看了一眼之后,李七夜沒有再多看第二眼,他從容地說道:“做我妻子,還差一些。圣命這樣的資質,的確不錯,我身邊缺一個劍侍,做我劍侍吧!”

  “你——”李七夜這樣的話一出,不單是李霜顏要發飆,就算是九圣妖門的其他長老都情面掛不住了,李霜顏不單是他們九圣妖門的傳人,也是他們九圣妖門的驕傲,他們九圣妖門上下對她有著很大的期望!今天,李七夜竟然口出狂言,讓李霜顏做他的侍女,這簡直就是侮辱人。

  還未九圣妖門的諸位長老與李霜顏發飆,李七夜慢條斯理地說道:“我不強人所難,你好好考慮一下吧,如果你愿意,到洗顏古派來找我。”說到這里,他再看了看李霜顏。

  李七夜這樣的話把李霜顏氣得哆嗦,她乃是天之驕女,上天的寵兒,她有著足夠自傲的資本,以她的容顏,以她的實力,不論是從到哪里,都是眾星捧月,想娶她的輕年俊彥,足可以從古牛疆國的東面排到西面。

  今天,一個毛都還沒有長齊的十三歲小兒竟然敢口出狂言,讓她當侍女?一個十三歲少年,多少看起來有些可愛,但是,此時,李七夜在李霜顏眼中看起來是有多可惡就有多可惡,可以說是面目可憎!

  “你太放肆了!”有九圣妖門的長老不由沉聲喝道。他們九圣妖門的傳人,只配給一個十三歲的小屁孩當侍女?這太狂了,這也有辱他們九圣妖門的顏臉!

  “機會,靠自己去掙取,機緣,我已給了你,能不能抓住機緣,就看你自己的造化。”李七夜連九圣妖門長老的話都沒有聽進耳中,看了李霜顏一眼,然后轉身就走。

  李霜顏被李七夜這樣的話氣得冷如冰霜的粉臉漲紅,酥胸起伏,再狂的人她都見過,但是,像李七夜這樣狂的人,她還是第一次。更可惡的是,李七夜只不過是十三歲的小屁孩而己,她比他足足大了五歲,這樣的一個小屁孩,在她面前竟然說話老氣橫秋!這是氣煞她了!人人都說小孩可愛,但是,今天,李七夜在李霜顏眼中,是世間最可惡的小孩!

  “陛下,他如此羞辱我九圣妖門,絕不能輕饒!”有長老忿忿不平。

  然而,輪日妖皇沉默了許久,最終聲音響起:“是真龍,終是要騰飛九天,是神凰,終會威掃八荒!是龍是凰,我們拭目以待吧!”

  當李七夜回到住處的時候,南懷仁忙是湊上來,忙是問道:“師兄,你,你與李公主的婚事如何呢?”

  事實上,此時,連莫護法也瞅著李七夜,現在九圣妖門如此重視李七夜,而且,李七夜已經通過了九圣妖門的考核,他們也覺得,李七夜與李霜顏之間的婚事還是有戲。

  今天九圣妖門鄭重地邀請李七夜,他們都覺得是在談李霜顏的婚事。

  “婚事?”李七夜閑定地看了南懷仁一眼,說道:“我又沒說娶她,如果她愿意,我可以收她為侍女。”

  “侍……侍……侍——侍女!”南懷仁結巴得一時間說不出話來,最后,他都被這樣的話嚇傻了。

  莫說是南懷仁,就是莫護法都一下子被嚇傻了。

  李霜顏,何許人物也?九圣妖門的傳人,一代天之驕女,古牛疆國的公主,她雖然年輕,但是,在大中域可是赫赫有名,追求者數之不盡。

  如此的一個天之驕女,不知道有多少輕年俊杰想娶之而不得,今天,李七夜竟然口出狂言,讓她做侍女,這樣的事情,換作任何人,想都不敢想!

  “你,你不是糊涂了吧。”若是換作以前,莫護法一定會出言斥喝李七夜,但是,到了現在,他覺得在眼前這個十三歲少年面前都不由矮了大半個輩份,眼前的少年太邪門了,所以,莫護法都不敢以長輩的姿態斥喝李七夜。

  “一個女子而己,何需大驚小怪。”李七夜根本就不在意,只是說了這么一句。李顏霜雖然值得栽培,但,與當年的冰羽仙帝相比起來,又差得遠了!

  李七夜這樣囂張的話,讓南懷仁與莫護法久久無語,南懷仁他自己都完全傻了,李霜顏,多少人心目中的神女,然而,今天在李七夜眼中,這也只能是當侍女而己。

  南懷仁不由像看怪物一樣看著李七夜,他都完全看不透李七夜了,一個比他還要小很多的十三歲少年,究竟是從何而來的自信!

  最終,李七夜與四象石人滴血,此間事了之后,李七夜此行可以說是圓滿結束,因此,他也啟程回洗顏古派!

  在這期間,九圣妖門的長老也沒有再露過臉,九圣妖門的傳人李霜顏也一樣再也沒有露過臉,至于她是如何打算,李七夜就根本不去關心過問。

  “回去,要,要怎么匯報?”在臨啟程回洗顏古派的時候,莫護法猶豫了一下,詢問李七夜說道。

  李七夜看著莫護法,不由笑了一下,愜意悠然,說道:“這就是要看你怎么樣選擇了,是站在我這一邊,還是站在長老他們這一邊。”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莫護法心里面為之一震,李七夜說了一句從容的話,但是,這話的意義完全不同,莫護法不是一個傻子,他能成為護法,他當然是見過不少的場面。

  此時,南懷仁也不由望著自己的師父,南懷仁這個人就更加不用說了,他長袖善舞,八面玲瓏,揣摩他人的心思,他比他師父更擅長。

  在這瞬間,南懷仁明白,不單是他,還有他師父,也一樣是站在了選擇路口。李七夜說出這一句話,那就意味著,要么,他們投靠李七夜,要么,他們依然站在六大長老這一邊。

  如果說,他們一個是外堂的堂使,一個是護法,不論身份還是地位,在洗顏古派都不算低,特別是莫護法,他在洗顏古派中的地位更是不用說,十二護法之一,只低于六大長老!如果說一位護法,竟然投靠派中的一位剛入門的弟子,這聽起來是荒謬無比。

  莫護法不作聲,而南懷仁在這剎那之間,感覺抓到了一縷的光明,在這剎那之間,他恍惚看到有一扇門在他眼前打開一樣。

  “師父。”南懷仁深深地呼吸一口氣,最后輕輕地叫了一聲莫護法。

  莫護法心里面不由震了一下,南懷仁是他徒弟,他還能不了解自己的徒弟嗎?但是,這件事情,聽起來十分不靠譜,他堂堂護法,竟然投靠一個剛入門的弟子,這樣的事情,太荒謬了,除非他是瘋了!

  “你一句話,我便照辦不誤!”最終,莫護法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作出了他人生最重大的一次選擇,一次意義非凡的選擇!

  在這個時候,莫護法他都覺得自己是瘋了,他堂堂是護法,他的師父還是六大長老之一,他竟然投靠了一個剛入門的弟子,并且對這里的事情有所隱瞞……

這個星期有推薦,蕭生打算沖榜單,請大家投票支持蕭生,謝謝大家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