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圣洞(上)

  第二十一章圣洞(上)

  第二天,九圣妖門的長老已經準備好了,所以,就請李七夜前去。去眼快席大護法郁河為李七夜作車夫!把李七夜送入了九圣妖門的宗土最深處!

  郁河,實力登王侯,他的道行,莫說是在九圣妖門,就是放在整個古牛疆國,那也是鎮壓一方的大人物,王侯級別,腳跺一下,大地都顫三抖。

  但是,今天,郁河這樣的大人物,也只能是給李七夜當車夫,若是這樣的事情說出去,只怕沒有人相信。

  九圣妖門,創于九圣大賢之手,經過九圣妖門歷代的先祖經營,今天的九圣妖門已經是十分強大,整個門派的實力,在中大域絕對是一流!

  九圣妖門的地脈廣闊磅礴,天地精氣彌漫,十分的濃郁,宛如霧氣一樣籠罩著九圣妖門,久久難于散去,特別是九圣妖門的宗土之內,天地精氣的濃郁,那更是化不開。

  在九圣妖門的宗土最深處,有一座孤山,在這孤山之上,有一個古洞,古洞被封,這座古洞不知道被封了多少的歲,古洞旁的老藤如虬龍盤根,紫芝更是如傘大小,古洞之前,已經駁斑古舊,經過無數的歲月浸蝕。

  這里是九圣妖門的禁地,在九圣妖門之中,只有長老級別以上的人物才能來這里。

  圣洞,這是九圣妖門來歷以來都心癢癢的地方,因為圣洞里面藏有驚天的寶物。此洞乃是九圣妖門的始祖九圣大賢所留,千百萬年以來,九圣妖門歷代掌門強者,都未能打開此洞。

  傳說,九圣大賢建立九圣妖門之后雖然留下了道統,把畢生諸多功法、秘術都傳承給了后代弟子,但是,九圣大賢依然還是把一些東西封印在圣洞之中。

  有一種傳說認為,九圣大賢怕子孫不孝,所以,還留有底蘊,萬一九圣妖門有一天沒落,只要有圣洞還在,九圣妖門就有崛起的一天。

  關于圣洞之只留有何寶物,這是九圣妖門歷代弟子所猜測的迷題之一,不過,歷代的九圣妖門的掌門或長老都相信,圣洞之中,絕對有一件仙帝寶器。

  因為,傳說明仁仙帝承載天命,君臨天下之后,為獎賞九圣大賢護道的大功,特賜下仙帝寶器一件。但是,后來,九圣大賢卻一直沒有把這件仙帝寶器傳給弟子后代,所以,明仁仙帝歷代弟子都猜測認為,圣洞之內,絕對有一件仙帝寶器!

  仙帝寶器,這可是明仁仙帝親手所打造的無敵寶兵,曾經隨明仁仙帝大戰九天十地,這樣的仙帝寶器,遠比大賢真器要強大很多很多。

  雖然說,這不是仙帝真器,但,單單是仙帝寶器,都已經對所有人充滿了了。

  圣洞之前,九圣妖門的諸長老都屏住了呼吸,圣洞斑駁,古舊無比,洞外的老樹已經擎天,高大無比,裂開的樹皮如龍鱗一般。

  古舊無比的圣洞左邊竟然留有一行字,雖然圣洞斑駁古舊,但是,這一行字依然是熠熠生輝。

  “天妖唯我!”這四個字刻于圣洞左邊,磅礴大氣,筆走龍蛇,一筆一字,宛如可透天宇,雖然經歷了無數歲月的浸蝕,但是,依然彌漫著大賢的氣息。

  這四個字,乃是九圣大賢親手留下的,九圣妖門的歷代弟子都認為,打開圣洞,這四個字是關健。

  圣洞左邊是“天妖唯我”,而右邊卻是空白,所以,九圣妖門的歷代弟子都認為,這有可能是對聯,只要對上了,就能打開圣洞。

  但是,也有人認為,“天妖唯我”這四個這蘊藏著無上的道法,因為這四個字的每一筆一字都與大道嗚和,只要參悟了這四個字的真正奧義,就能打開圣洞。

  不論是哪一種猜想,九圣妖門的歷代弟子都嘗試過,有九圣妖門天賦最高的弟子曾在此悟道,欲參悟這四個字的最終奧義,也有九圣妖門的掌門人,曾入凡世,請來了最有才華的才子,欲對上右邊的對聯。

  不論是哪一種方法,但是,千百萬年以來,都未有人能打開過圣洞!

  “天妖唯我”,看到這四個字,李七夜不由莞爾一笑,當年的一幕不由浮上腦海。當年,他曾請九圣大賢出山,為明仁仙帝護道。

  在當時,九圣大賢還不叫九圣大賢,他自稱九圣天妖,他霸氣囂張。對于李七夜這一只陰鴉的邀請,九圣大賢在當時是一口拒絕了,他的口號還囂張無比,稱道:“天妖唯我!”

  所以,今天再看到這件事,李七夜不由莞爾一笑。明仁仙帝承載天命之后,他的狀態不穩定,他準備進入沉睡,把自己封起來。

  當時他鎖關的時候,九圣大賢曾經企盼他的九圣妖門能綿延下去,所以,留下了圣洞,告訴了李七夜,他希望在未來,李七夜能念在他的情份上,照拂九圣妖門一二。

  一看到這四個字,李七夜一下子就知道怎么樣打開圣洞了,不過,在九圣妖門的諸位長老的從目睽睽之下,他當然不能一下子就打開圣洞。

  李七夜走近圣洞,這里摸摸,那里敲敲,一副煞有其事的模樣,李七夜折騰了許久,搖了搖頭,最后,一副認真無比的模樣,琢磨著“天妖唯我”這四個字。

  見李七夜折騰了這么久,圣洞依然沒有任何動靜,這讓九圣妖門的長老都有些沉不住氣,但是,他們還是沒有出聲,屏住呼吸,盯著李七夜的一舉一動。

  最終,李七夜索性在圣洞之前盤坐下來,一副入定瞑想的模樣,時間一刻一刻流逝,從上午到下午,最終,太陽西下,夕陽染紅了天空。

  李七夜就是這么一坐,足足坐了一天,終于,連九圣妖門的長老這樣的大人物都沉不住氣了。

  “這行不行?”有長老忍不住嘀咕說道:“這小子,不會是裝神弄鬼吧!”

  見李七夜沒有什么動靜,其他的長老在心里面都沒有底,但是,他們又不得不承認李七夜的邪門,先是穿過了十四層的亂心林,后又能與守護神溝通,這實在是說不通,邪門透頂。

  “哼,說不定他只是一時幸運而己。”有長老不滿地說道。畢竟,圣洞乃是九圣妖門的禁地,現在讓一個外人來參悟,這已經讓一些長老心里面不滿了。

  “拿筆墨來!”最終,在九圣妖門諸老躁動不安的時候,李七夜一下子站了起來,從容閑定地說道。在這里坐了一天,他屁股都坐疼了。

  有長老立即送來筆墨,李七夜是裝神弄鬼的模樣,搖頭說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九圣大賢果然了不得。”說著,蘸墨提筆,就在右檻大書。

  “一地雞毛!”李七夜的字談不上什么名家之作,他隨手而寫,無法與九圣大賢那種筆走龍蛇的氣勢相比。

  “天妖唯我,一地雞毛!”完全不配的對聯,兩種完全不相襯的字體,說來多搞笑就有多搞笑,這在別人眼中看來,完全是惡搞!

  李七夜寫出“一地雞毛”這四個字的時候,頓時有長老臉色大變,這四個字簡地就是侮辱他們九圣妖門,這四個字是有辱斯文,根本就跟圣洞前的“天妖唯我”這四個字配不上。

  “放肆,羞辱我九圣妖門!”有長老臉色難看,沉喝道。

  李七夜乜了他一眼,閑定地說道:“你一介武夫,懂個屁文字的精奧。連你們祖先的良心用苦都不知道,在這里吆喝個屁!”

  “你——”李七夜如此的囂張,讓這位長老臉色漲紅,目光一厲,頓時欲飆。

  “軋——軋——軋——”就在這位長老要飆的時候,一陣沉重的聲音響起,圣洞竟然慢慢打開了。

  一時之間,在場九圣妖門諸老的眼睛都睜得大大的,他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九圣妖門歷代掌門、元老,曾經讓最有天賦的弟子參悟“天妖唯我”這四個字的奧義,也曾請最有才華的才子欲對上“天妖唯我”的對聯。但是,不論哪一種方法都不行!

  然而,今天歪歪扭扭的“一地雞毛”這四個字,竟然能打開圣洞,這完全讓人不敢相信!“一地雞毛”這四個字,不論是哪一方面都與“天妖唯我”這四個字襯配不上,但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卻竟然打開了圣洞。

  一時之間,讓九圣妖門的所有長老都不由為之傻眼了。

  “這,這,這怎么可能!”有一位長老喃喃地說道,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件事情太離譜了。

  李七夜翹嘴,笑了一下,閑定地說道:“那是因為你們始祖是一只雞精,所以才是一地雞毛!”

  李七夜當然不可能告訴他們秘密了,當年,九圣大賢心高氣傲,對于李七夜的邀請,一口拒絕,但是,這囂張而強大的九圣大賢最終還是栽在了化為陰鴉的李七夜手中,被李七夜鎮壓,李七夜當時就逼得他現了原形,扒光了他全身的雞毛,笑稱“一地雞毛”!

今天第二更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