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六章 奇跡出我手(下)

  第十六章奇跡出我手(下)

  仙骨鏡被請了出來,光滑的鏡面有仙紋流動,整面仙骨鏡吞吐著可怕的氣息!那怕是郁河這樣的大人物,在仙骨鏡這樣的氣息之下,都不由為之敬畏!

  仙骨鏡照在了李七夜的身上,李七夜映照出來,壽輪、命宮都一一浮現!壽輪慢慢地轉動,血氣一般,命宮未開,凡命之象!

  “凡體、凡輪、凡命,命宮未開,還未修道!身上未攜帶任何仙帝寶物!”最終,郁河得出了結論!

叩宮,是修士的最低境界,只要修練的修士,那怕資質太差,少則一天,多少十天八天,都能叩開命宮,但是,李七夜命宮未開,這是沒有修練的跡象。追小說哪里快去眼快  在仙骨鏡之下,李七夜無可遁形,一切都呈現在大家的眼中。

  “許護法,郁護法,這一下滿意了吧!”莫護法冷冷地說道。被逼得照仙骨鏡,這可以說是他們洗顏古派的恥辱!

  “抱歉了。”郁河還算是一個有氣度的人,他點了點頭,說道:“李七夜并沒有作弊!”

  得到了郁河的承認,此時,所有人都無話可說!但是,都還是難于相信一個十三歲的少年竟然能穿過亂心林,一個凡體、凡輪、凡命甚至還沒有開始修道的人,這樣的人,在所有修士眼中,那是廢物!但是,就是這樣的一個廢物,卻穿過了亂心林。

  “但,這,這,這不可能!”徐輝無法承認這樣的事實。

  李七夜看了他一眼,慢吞吞地說道:“看來你是不服氣,不過,我會讓你慢慢地跪著爬過去的。亂心林,有什么了不起,只有你這樣的蠢材才會走到第七層。把你的狗眼睜大一點,大爺我再走一次給你看看。”說著,轉身就走入了亂心林。

  此時,無數雙眼睛緊緊地盯著亂心林,所有人都怕錯過一點點的細節。

  “第一層、第二層、第三層……”此時,南懷仁的目光追隨著李七夜的步伐,一層又一層地算下去。

  “第十四層!”最終,南懷仁大叫一聲,雖然再一次親眼看到奇跡,但是,都還是震驚,這簡直就是怪胎!

  此事,在場的所有人都說不出話來,郁河這樣的人都久久沉默不語,經過仙骨鏡照看,郁河清楚,李七夜的天賦體質,不足為道,但是,現在他卻擁有一顆無與倫比的道心,一顆無法撼動的道心。

  一個十三歲的少年,擁有一顆無法撼動的道心,這是經歷了怎么樣的磨礪?郁河無法相信,他修道上千年之久,但是,他都不可能擁有這樣的道心!

  “爬過來吧。”李七夜走回來,張開馬字腿,乜了徐輝一眼,淡淡地說道。

  “你——”徐輝一時之間,全身哆嗦,臉色鐵青無比,當著無數人的面,要跪著從李七夜胯下爬過,以后他的顏臉往哪里擱。

  “我們九圣妖門輸得去!既然是賭了,就愿賭服輸!”郁河點了點頭,說道:“徐輝,賭局是你提出來的,你就去實現你的諾言吧。”

  徐輝差點都暈了過去,現在連郁護法都開口了,他師父也救不了他。他臉色一陣紅一陣青,最后,他一咬牙,在李七夜面前,一下子跪了下去,他身體僵了很久很久,此時,這是他一生中最恥辱的時光。

  最終,徐輝不得不從李七夜的胯下爬過!當徐輝爬過去之后,李七夜一腳踏在了他的身上,俯視地看著他,說道:“人敬我一寸,我敬人一尺,如果他人得罪我一寸,那我就得罪人一尺!天才弟子,在我眼中,什么都不是,九圣妖門,在我看來,也算不了什么!”說完之后,轉身就走,迤邐而去!

  “噗——”徐輝全身哆嗦,張嘴噴了一口鮮血,一下子倒在地上,他被氣暈了。

  “輝兒——”許護法忙是抱起徐輝為他推拿過宮!

  此時,在場的所有人都呆住了,囂張狂霸,一個凡體的廢物,這簡直就是太不可思議了!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凡體的李七夜,依然是如此的口出狂言,連道法都沒有修練過的他,竟然敢狂言不把九圣妖門放在眼中!

  回到了主峰之上,許護法、郁河、莫護法都歸原座,李七夜坐于下,悠然閑定,他那一副派頭,不知道讓多少九圣妖門的弟子想狠狠地抽他一把!

  許護法盯著李七夜,可怕的目光之中竄動著怨毒!愛徒受刺激,這讓他作為師父的當然是同仇敵愾了。李七夜如此羞辱他的徒弟,就是等于羞辱他!

  這個時候,莫護法與南懷仁心里面都怪怪的,李七夜,這個才拜入九圣妖門沒有幾天的弟子,囂張得讓人都認為他是狂妄無知,自尋死路。

  但是,現在細細想起來,他似乎根本就不是囂張,他所說的話,好像只不過是陳述實情而己。

  這讓莫護法與南懷仁一時之間搞不懂李七夜,更是看不透李七夜。一個凡體的俗人,還未修道,背后也沒有靠山,他究竟有怎么樣的資本來囂張呢,他究竟有什么樣的資本與九圣妖門為敵呢?

  “文考已經通過了,那就趕緊一點武考吧。”李七夜用手指輕輕地叩著桌面,慢條斯理,淡淡地笑著說道。

  李七夜這樣的話太囂張了,如果沒有剛才李七夜的表現,只怕現在的九圣妖門弟子會以口水把他淹沒,但是,現在九圣妖門的弟子都不由沉默起來,剛才李七夜的表現,不單是狠狠地羞辱了徐輝,也是狠狠地抽了九圣妖門一個耳光。

  郁河都不由古怪地看著李七夜,作為有資格封王侯的強者,作為可以叱咤一方風云的大人物,怎么樣的風浪他沒有經歷過。

  在此之前,他覺得李七夜無知得可怕,狂妄到讓人以為他是神經病,但是,現在細細想,他好像真的有資本!

  一個連道法都未修的凡人,有什么靠山可以挑釁九圣妖門,難道說洗顏古派有什么殺手锏不成?

  作為席護法的郁河又立即否定了這樣的想法,這些年來,洗顏古派的情況九圣妖門再清楚不過了,如果洗顏古派還有后手可以挑釁九圣妖門的話,就不會有這些年來的窘境了,與不會說只能是歸入于寶圣上國之中了!

  而且,李七夜拜入洗顏古派的情況,九圣妖門有著準確的消息,李七夜只不過是持洗顏古令成為洗顏古派的席大弟子而己,就算是洗顏古派的六大長老,對于他都不待見。

  這么一個沒有靠山、沒有后臺的人究竟是有何樣的神通?這讓郁河完全想不透!

  回過神來,郁河緩緩地說道:“現在徐師侄身體不好,既然你要武考,我九圣妖門可以給你換一個對手。”

  “回護法,我沒事。”這個時候,徐輝再次站了出來,他筆直地站著,他臉色蒼白,但是,依然高高地昂起頭顱,當他的目光掃向李七夜的時候,無比的歹毒,恨不得把李七夜撕碎,甚至是恨不得咬死李七夜!

  他被李七夜如此的羞辱,他誓,他一定要親手殺了李七夜,他要讓李七夜生不如死,他要用李七夜的鮮血來洗盡自己的恥辱!

  徐輝筆直地站著,讓自己保持著最后的一縷自信,高昂頭顱,堅定地對郁河說道:“護法,我可以再戰!”

  郁河不由輕輕地皺了一下眉頭,徐輝怎么樣想,他當然清楚,他緩聲地說道:“徐師侄,你現在不適合出戰。”

  此事對于九圣妖門來說事關重大,現在李七夜已經是贏了一場了。

  “郁兄,徐輝這孩子心性堅定,就算他受了打擊,也不會自暴自棄,他是一個迎難而上的人,就給他一次機會吧。”許護法為自己的弟子爭取機會。

  徐輝一咬牙,將心一橫,沉聲地說道:“護法,武考之上,我若有閃失,以死謝宗門!”為了報仇,他立下了軍令狀!

  郁河不由沉吟了一下,在年輕一代的弟子之中,徐輝達到了真命境界,邁向華蓋,可以說,他這年紀在九圣妖門中已經是很優秀了。在年輕一代弟子之中,比他強的弟子并不多,更何況,他修練了大賢級別的命功“烈屠劍訣”!

  郁河清楚此劍訣的威力,如果徐輝真的拼起命來,想要擊敗他,莫說是洗顏古派,就算是九圣妖門,在年輕一代弟子中也沒有幾個,也就只有冷承峰這樣的真正天才才有這樣的實力打敗他了!

  “郁兄,徐輝這孩子一直以來都很強,他絕不會有所閃失,就給他一次機會吧。”許護法忙是說道。

  郁河細細想了一下,郁河拼命都不行的話,那么,他們九圣妖門年輕一代唯有讓冷承峰這樣的天才出手,又或者是讓公主李顏霜親自出手,這才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了!

  更何況,李七夜連道法都沒有修練過,郁河就不相信,李七夜憑武技能打敗一個真命境界,而且修練有大賢級別功法的高手了!

  “好,就由你來迎戰吧!”最終,郁河思來想去,同意了徐輝的請戰。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