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四章 亂心林(下)

  第十四章亂心林(下)

  “嘿,入亂心林?洗顏古派的一個草包廢物能行嗎?”在亂心林外,有九圣妖門的弟子冷笑地說道。

  有弟子也附和地說道:“徐師兄當年考核,他曾經入亂心林五層,現在他已經是真命境界,他已向華蓋境界邁向。不論是道行,還是道心都比當年強很多很多,以我看,入第七層不成問題。”

  修士境界,由低到高分別是:叩宮、拓疆、蘊體、辟宮、壯壽、真命、華蓋、涅浴、天元、育神……

  當達到真正無敵,承載天命的時候,就是仙帝。

  世間也未聞有仙,更別說是統御眾仙的帝王了。但是,世間有這么一句話:我命由我不由天!

  天命一格,唯仙拘之,所以,當修士達最巔峰無敵的時候,追求的就是拘下天命,自己承載著天命,真正達到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境界!

  唯仙者,可拘天命,而帝者,萬萬壽也,所以,仙帝就意味著可以承載天命的永生仙人!仙帝是不是長生不死,但到現在為止,一直都是一個謎。

  而同時,在同一個大時代,天命是唯一的,一個大時代,成就仙帝,也是唯一的。

  此時,亂心林外聚集著無數的九圣妖門的弟子,都在大談此事,在所有人眼中看來,此次文考,李七夜根本就不是對手!

  “一個修武技的人,連道心都不具備,何言談入亂心林。”有人不由冷笑一下說道。

  亂心林,乃是九圣妖門考核門下弟子天賦、慧根、道心的地方,在這里,最重要的是道心!

  亂心林,一共有十四層,整座廣闊的亂心林看起來與普通的樹林沒有太多的區別,但是,這亂心林乃是由九圣妖門的始祖九圣大賢親手所打造。

  一旦踏入亂心林,就會產生幻象,而且如真實一般,就算是慧眼都破不了眼前的幻象,除非你比當年的九圣大賢還要強大,否則,這里產生的幻象就是真的一樣!

  比如說,踏入亂心林,你有可能會產生處于火海的幻象,而且,你就真的如處身于火海一樣,全身被焚燒,能清楚無比地感受到那種痛苦,繼續深處,這種痛苦就越強烈。

  當然,在這過程之中,你也可以施展功法,以抵御這種痛苦,也可以施出絕世功法抵擋這強大的焚燒,但是,這都是無法讓你絕對穿過整個亂心林,除非你比九圣大賢還要強大,你才能用功法絕對的擋住這種幻景,直接穿過去。

  “無知小兒,你先進!”在亂心林之外,徐輝冷笑了一聲,對李七夜不屑地說道。對于這樣的文考,他是絕對是有著無與倫比的信心,他自信地認為,他進入第八層亂心林絕對沒有問題!

  看著亂心林,李七夜不由翹了一下嘴角,亂心林,當年老雞頭親造,這絕對是考驗人道心的地方。

  “我?”李七夜慢吞吞地說道:“亂心林這種東西,對于我來說,太沒有挑戰性了。如果我先進,只怕你連出場的機會都沒有,你先吧,免得又說我不給你機會。”

  李七夜又是口出狂言,這讓莫護法、南懷仁都恨不得想把他嘴巴封住,你少吹兩句牛皮,這會死嗎?整天在吹牛皮!

  “無知的東西!”許護法冷哼一聲,冷冷地說道:“連道心都不知為何物的廢物,也敢大言不慚!”

  徐輝被氣得哆嗦,一個凡體廢物,竟然敢如此輕視他!他怒極而笑,說道:“好,好,好大的口氣,我倒要看你能入幾層!”

  “幾層?這太沒挑戰了,穿過十四層,那不是個事。”李七夜慢條斯理地說道:“所以,我才要讓你先進去,免得太打擊你了!”

  “呸——”李七夜如此狂妄的話,讓無數九圣妖門的弟子都受不了,有弟子冷冷地說道:“洗顏古派的人都是這么不要臉嗎?吹牛不打草稿!”

  莫護法與南懷仁老臉都沒地方擱,他們真心想把李七夜丟在這里算了,這簡直就是越吹牛越離譜。九圣妖門的亂心林他們再清楚不過了,能入第七層,已經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對于年輕一代的弟子來說,能入第七層,要么是道心極堅,要么是道行甚高!

  作為席大護法的郁河都不由搖了搖頭,洗顏古派怎么竟會收這樣的極品為席大弟子呢,穿過亂心林十四層?這簡直就是吹牛皮吹破天,他都沒有那個實力穿過十四層的亂心林。

  “十四層?”徐輝不由狂笑了一下,看著李七夜,嘲笑地說道:“你能穿過十四層,我叫你一聲爹!”

  “我沒有你這么不孝的兒子!”李七夜老神在在,瞥了徐輝一眼,悠然自得。

  徐輝一聲失態,被李七夜占了便宜,頓時狂怒,他目光森冷,盯著李七夜,說道:“好,既然你口出狂言,敢不敢與我賭一局!”

  “賭?賭什么?”李七夜笑了笑,說道。

  徐輝冷笑起來,陰陰地說道:“如果你能穿過十四層,我自行認輸!如果你做不到,就從跪著從我胯下爬過去!”

  徐輝這樣的賭局,讓莫護法與南懷仁不由臉色一變,這不單是考核,這是變相是羞辱李七夜,也是羞辱洗顏古派,但是,他們也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這是李七夜自尋其辱!

  “如果我穿過了十四層呢?你是不是也要從我的胯下爬過呢?”李七夜乜了他一眼,淡淡地笑著說道。

  “你——”徐輝被李七夜如此激將,臉色怒紅。

  “如果你穿過十四層!他就跪著從你胯下爬過,你做不到,就從他胯下爬過!”此時,許護法冷冷開口。李七夜殺了杜遠光,他都恨不得親手殺了李七夜,現在殺不了李七夜,好好羞辱他一番也行!

  李七夜看了許護法一眼,然后認真地點了點頭,說道:“好,既然你們這么想賭,那我同意就是!”

  “徐師兄,就讓他好看,跟他賭一把!”在場九圣妖門的弟子叫囂地說道。

  徐輝陰冷地看了李七夜一眼,森然說道:“我等著你跪著從我胯下爬過!”說著,轉身就走,踏入亂心林。

  “嘿,這一次洗顏古派是顏臉丟光了,他們的席大弟子從徐師兄的胯下爬過!”九圣妖門的弟子怪笑地說道。

  莫護法與南懷仁都別過臉去,不愿意多看,李七夜如果能勝得了徐輝,那都是一個奇跡了,穿過十四層的亂心林?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他們恨不得現在就離開,李七夜真的是跪著從徐輝的胯下爬過去,這一次洗顏古派的顏臉真的是丟光了。

  此時莫護法都不由恨李七夜,恨不得狠狠地教訓他一頓!

  徐輝一踏入亂心林,眼前頓時一黑,他竟然踏入了一片鬼域,萬里之廣的大地,鬼氣沖天,一具具的白骨吱吱作響,有尸體從泥土中爬了起來。

  徐輝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運轉功法,堅守道心,無視這片鬼域,慢慢地向里面走去。

  “第一層——”外面的所有人都目不轉睛地盯著亂心林中的徐輝,毫無懸念,徐輝很快地穿過了第一層亂心林。

  “第二層——第三層——”徐輝的確不錯,不論是道行還是道心,都是很出色,他以很快的度穿過了第三層。

  到了第四層的時候度開始慢了下來,因為鬼域的白骨兇鬼開始攻擊他,一開始他還能無視,但是,幾次被撕斷了手臂,痛得他慘叫起來,他本能地反抗!

  “開——”到了第五層的時候,徐輝完全是陷入了鬼域之中,他狂吼一聲,祭出了寶物,神劍沖天,張嘴噴出真器,真器垂落一道道法則,橫掃四周。

  徐輝腦后浮現壽輪,血氣滔天,他施出無雙法則,一口氣殺了進去。

  “徐師兄竟然修練了’烈屠劍訣’的大賢命功!”看到徐輝以強橫無比的功法殺過第五層亂心林,有九圣妖門的弟子既是羨慕,又驚艷。

  功法,有壽法命功之說,更是有體術!命功主殺伐,特別像九圣大賢留下來的大賢級別的功法,那就更加強大了!

  看徐輝殺過第五層,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亂心林、亂心林,都說是亂心了,以功法殺過去,那根本就是誤入歧途!當年九圣大賢設下亂心林,目的是磨礪門下弟子的道心!

  “第七層——”弱于,徐輝殺入了第七層,這表現讓無數弟子為之驚艷。

  連許護法都是很滿意,作為他的弟子,徐輝的確是他的驕傲。雖然徐輝的天賦是遠遠無法與公主李霜顏相比,道行也遠遠比不上大弟子冷承峰,但是,他有今天這樣的造詣,作為師父,他已經很滿意了。

  “砰——”的一聲,徐輝剛殺入第七層沒多遠,他再也堅持不住,承受不了亂心林的威力,一下子被亂心林彈了出來。

  “差一點!”被亂心林亂了現來的徐輝,好一會兒才錯亂之中回過神來,他不由嚎叫一聲。他自認為能踏入第八層,沒有想到只踏入第七層,他還是低估了亂心林的威力。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