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二章 我囂張,我跋扈(下)

  ,去眼快杠杠的。你們不想按理出牌,我也一樣奉陪!今天我在此,屠滅你九圣妖門,送你們下去見見老雞頭!”

  “好,好,好,無知小兒,今天本座就先抽你的筋,拔你的皮,本座看一看你還怎么樣滅我九圣妖門!”徐輝怒極而笑,這是他這一輩子聽過最好笑的笑話,狂妄以如此無知的地步,他還真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人!

  莫護法與南懷仁此時都羞得恨不得挖一個洞鉆入地下,李七夜連道法都從來沒有修練過,竟然敢大言不慚屠滅九圣妖門,這太無知了!當今九圣妖門是大中域強大無比的門派,能掌握一個疆國,有幾個人能屠滅他們!

  然而,對于徐輝的話,李七夜聽都不聽,看都不看他,往外走去。徐輝被李七夜的如此狂妄自大氣得吐血,怒喝一聲道:“小畜生,受死!”話一落下,他一劍斬向李七夜。

  “住手——”就在這個時候,九圣妖門的天空上響起了一聲雷喝,聲音如滾雷一樣,這滾雷一樣的聲音充滿了無上的威嚴,一聲雷喝,讓人不能抵抗!

  這無上威嚴的一聲雷喝,不論是徐輝還是付堂主都不由雙腿一軟,他們心里面都不由顫了一下。

  “長老——”聽到這聲音,付堂主不由打了個哆嗦,沒有想到這種小事情竟然驚動到了長老那里!

  “公平決斗,被殺,只能怪學藝不精!”九圣妖門長老的聲音在天空中響起!

  這讓九圣妖門的許多弟子甚至是中高層的堂主護法都不由大吃一驚,這樣的事情竟然驚動了大長老,這事情不一般!

  莫護法與南懷仁心里面都不由哆嗦了一下,這可是九圣妖門的大長老,傳說,九圣妖門的大長老已經是一位真人了!這些年來,洗顏古派不止與九圣妖門交往了多少次,連大長老甚至是掌門都親自來拜訪過九圣妖門。

  但是,洗顏古派的長老很難見得到九圣妖門長老級別的人物,更別談是大長老或者是輪日妖皇了!

  今天這樣的事情竟然驚動了九圣妖門的席大長老,也就是云長老!這的確有所不同的意義。

  “九圣妖門與洗顏古派聯姻之事,乃是門規。”此時,九圣妖門大長老對杜遠光的事只字不提,他如滾雷一樣的聲音響起:“但,聯姻大事,不可兒戲!洗顏古派想取九圣妖門的傳人,必須證明自己要有這樣的實力!”

  “九圣妖門總算出了個敢擔當的人物。”對于九圣妖門大長老的話,李七夜如此淡定地評論說道:“當然,你們按規紀來,我也一樣按規紀來。你們不就是想考核我嗎?可以,我奉陪就是!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娶不娶你們九圣妖門的傳人,那是我的事,不過有人要看扁我,那我就不客氣教訓教訓他便是!”說著,往外走去!

  李七夜這樣的話太囂張了,連莫護法與南懷仁都想跪著求他別再吹牛了,再吹下去,牛皮都給吹破了!這個時候,莫護法與南懷仁都恨不得挖個洞鉆進去!這簡直就是丟臉丟大了。

  此時,南懷仁與莫護法十分后悔接了這一趟差事。好不容易九圣妖門大長老出面,化解了杜遠光這一樁風波,換作其他的人,早就借這個機會下臺階,把小事化無,拉好與九圣妖門的關系,就算娶不到李霜顏也沒關系。

  然而,李七夜竟然還吹牛皮說要教訓九圣妖門,這簡直就是不知死活!這個時候,南懷仁與莫護法都覺得李七夜太無知太狂妄了!

  “就今日吧。”九圣妖門的大長老傳下了金言玉旨,說完了這句話之后,再也沒有聲音。

  徐輝則是被氣得哆嗦,李七夜如此囂張,如此狂妄,他是恨不得斬了李七夜,李七夜敢挑釁他,輕視他,他是恨不得斬斷李七夜的手腳,讓他生不如死,但是,大長老金言玉旨,他不敢反抗!

  “本座等著你!本座會讓你生不如死!”最后,徐輝恨恨地說道,帶著人離開了。

  “不知天高地厚!”當付堂主他們帶著人離開之后,莫護法說什么都不讓李七夜走出去,此時他也不顧護法的身份,連拖帶拽,把李七夜拖了回來。

  “莫護法,用得著這樣戰戰兢兢嗎?”李七夜十分無奈,被拖進院中之后,推開莫護法的雙手,說道。

  莫護法被氣得哆嗦,狠狠地瞪了李七夜一眼,此時他是恨不得狠狠地喘李七夜一頓,但是,為了等一會兒的考核,他是忍下了心口的一口惡氣。

  “無知的東西!”莫護法恨恨地說道:“你這是自尋死路!你要送死也就罷了,莫拖洗顏古派下水!”

  “莫護法看得太嚴重了,小事而己。”李七夜閑定地說道,根本沒當作一回事。

  莫護法被氣得哆嗦,恨恨地說道:“你——你——你——”他“你”了大半天,說不出來,他被李七夜氣得喘不過氣來。

  南懷仁也是無語,他覺得李七夜是瘋了,無知到這種地步,狂妄到這種地步,這已經是無藥可救了,他都想抽李七夜一個耳光。

  “大爺,你知道九圣妖門現在有多強大嗎?他們的不少護法都有資格封王侯!更別說是他們的長老與輪日妖皇了。若是輪日妖皇出手,一只手就可能滅了我們洗顏古派!”南懷仁不由抱怨地說道。

  “剛才九圣妖門的大長老化解了杜遠光的事,你本就應該借坡下驢,娶不娶九圣妖門的公主,那是小事,如果能與九圣妖門的長老拉好關系,這不單是對你,對于我們整個洗顏古派都是一件好事情,你也能借此立了一件大功,你終生受益無窮。”八面玲瓏的南懷仁不由為李七夜分析其中的利害。

  “那又如何?這樣的事情嘛。”李七夜溫吞地說道:“我更喜歡用拳頭來解決!”

  李七夜當然不能說出他心里面的秘密了,如果九圣妖門不按規紀來做事,他就借這個機會起了九圣妖門的底蘊,雖然當年他答應過九圣大賢,但是,他的后代不知死活,他不在乎借這個機會給九圣妖門清洗一次!他也正好借用九圣妖門的所有底蘊!

  南懷仁不由翻了一下白眼,他不愿意再說話了,他覺得自己是對牛彈琴,李七夜這樣的白癡,他不想再管他了。這種無知的廢物,他是浪費口水。

  南懷仁在心里面都不由誹腹,就憑你那點武技?就算能幸運殺死杜遠光,在九圣妖門面前,那也只是微不足道,憑你這點實力,也敢口出狂言用拳頭來解決?

  南懷仁覺得李七夜僥幸殺死了杜遠光之后,自信已經脹漲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

  莫護法都氣得無語,最后恨恨地說道:“你給我規規紀紀地考核,再鬧出什么事情來,你,你,你就不用回洗顏古派了!到時,誰都救不了你!”

  “如果九圣妖門都不安全,其他地方就更加不安全了。”李七夜老神在在地笑著說道。

  莫護法被氣得吐血,這種白癡,不想再跟他說話了,跟他說話根本就對牛彈琴,這樣的白癡不讓他受受教訓,就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

  在莫護法與南懷仁被氣得吐血的情況之下,這一次考核在九圣妖門的一座主峰舉行,此次考核,九圣妖門一方竟然連一位長老都沒有露臉,九圣妖門出來了兩個人主持,兩個都是護法,一個是徐輝的師父許護法,另一個則是九圣妖門護法中最強大的席大護法郁河!

  徐輝的師父許護法,他全身吞吐著可怕的光芒,他整個人宛如神金所鑄一樣,至于席大護法,就更可怕了,王侯氣息滾滾,血氣浩瀚無比,這絕對是強大無比的王侯,到了這一級別,可以說是翻手為云,覆手為雨!

  九圣妖門由許護法與席大護法郁河作裁判,而洗顏古派,則是由莫護法充當裁判。

  此時主峰之中,乃是里三圈外三圈被圍得水泄不通,無數的年輕一代弟子都來旁觀,都來看熱鬧!

  九圣妖門與洗顏古派聯姻,當然是年輕一代的男弟子最反對了,他們的反彈聲最強烈,李霜顏可是他們心目中的神女,李顏霜可是他們九圣妖門的公主。

  像洗顏古派這種小門小派,根本就沒資格與他們九圣妖門聯姻,更別說李七夜這種凡體、凡輪、凡命的草包廢物了,這種人,連給他們九圣妖門的公主提鞋都不配!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