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章未婚妻(上)

  第五章未婚妻(上)

  對于長老的怒喝,換作其他弟子只怕是戰戰兢兢,但是,李七夜只是一笑而己,他從容地說道:“長老休怒,具體情況南師弟也跟我說了。如果我真的經過了考核,對于洗顏古派,那可是大功勞,有功必賞,我提條件,這是應該的。”

  “那也等你通過了再說!”這位長老冷冷地說道,對于李七夜這種挑釁的行為,十分不滿。

  “這個可以提。”大長老只是點了一下頭,說道:“你放心,只要你通過了。宗門內的功法除了天命秘術、核心仙帝功法之外,其他的任你挑選!前提是你能通過考核!這一點,我想諸位長老都不會有意見。”

  在場的其他長老都相視了一眼,如果李七夜真的是能通過,這樣的要求,還不算過份,但是,李七夜通過的機率基本上是等于零!

  “其他條件,可以等我通過再言。”李七夜笑了笑,說道:“不過,其中一個條件,我可是需要現在提,希望諸位長老有所準{頂}點{小}說.23x備。等我達到一定的蘊體境界之后,我需要一份圣體膏!”

  “獅子大張口!”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六位長老都不由臉色一變,其中一位長老厲喝道。

  李七夜不為所動,閑定地說道:“長老,此話已過。試想一下,有九圣妖門與我們聯姻,這是一樁何等大的功勞,圣體之膏雖然珍貴,但是,我覺得是物有所值!”

  “哼,圣體膏,談何容易!”這位長老十分不滿,冷哼一聲!

  大長老看著李七夜一會好,最終沉聲說道:“如果你成功了,論一份圣體膏,也不算太過份。但是,現在宗門無法滿足你。現在宗門煉成一份圣體膏,還缺不少靈藥!”

  看著大長老,李七夜心里面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看來他還是高估了今天的洗顏古派,今天的洗顏古派真的是沒落了。在當年,明仁仙帝建立了洗顏古派,擁有的寶藏何等的豐富,莫說區區的圣體膏,就算是仙體膏也不成問題。

  “那好,我退一步,我要皇體膏,最好的皇體膏!”李七夜只好退而求其次。

  六大長老相視了一眼,最終大長老點頭說道:“這個我可以答應你,前提你能成功!”

  對于大長老的話,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然后說道:“不過,去九妖圣門之前,我還有一點小小的要求。誰都不知道去九圣妖門是生是死,所以,我需要學點功法,有一二件兵器護體。”

  “你倒點小聰明,見勢謀利。”六大長老之一的雄長老冷哼一聲,也是不滿。

  大長老倒算不失公正,點頭說道:“這樣吧,宗門內堂主之下的功法與及兵器,你可以各選一件,諸位長老意下如何?”

  其他長老雖然不喜歡李七夜討價還價,但是,還是同意了大長老的提議。他們都明白,李七夜通過考核的機率是等于零,拿出來的兵器與功法,那也是等于肉包子打狗,但,他們還是不死心,想試一下!

  “諸位長老多慮了,小子又何敢獅子大開口。”李七夜當然知道六大長老心里面怎么樣想的,他笑了一下,閑定地說道:“聽說宗門內有一門‘奇門刀’的有速成的功效,所以,小子就選此術,再選一把能配合此術的雙刀如何?”

  李七夜這樣說,在場的六位長老都不由相視了一眼,他們以為李七夜會獅子大開口,甚至想要帝術,沒有想到,他竟然要這樣的一門功法。

  “‘奇門刀’?”聽到李七夜的話,大長老沉吟了一下,說道。

  另一位長老說道:“回古兄,那是宗門內的一門武技,不足為道。”他負責宗門的功法分配,所以對于宗門的一些功法很清楚。

  聽到這長老一說,對“奇門刀”陌生的長老也都不由為之一怔,武技,能于修士來說,的確是不足為道,隨便普通的功法都比武技強!現在李七夜竟然選擇了一門武技,這讓長老們都不由怔了一下,在他們看來,廢物就是廢物,不識貨!

  “沒問題,懷仁,你把’奇門刀’的秘笈送到孤山,給他挑一把適合此術的最好的雙刀。”對于李七夜這種要求,大長老一下子準許了。

  “你還有什么小要求嗎?”對于李七夜沒有獅子大開口,在場的長老還算是有三分的滿意,所以,問了這么一句。

  “小子暫時沒有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

  “好,回去吧,好好準備一下,三天后起啟!待你回來之后,再讓你拜祖師!”大長老沉聲說道。

  當然,能不能活著回來,那都還是一件未知事!

  李七夜回到孤山之后,南懷仁為李七夜送來了“奇門刀”的秘笈與及一把很稱手的雙刀。

  李七夜掂了掂如彎月一般的短刀,也是滿意。此刀月弧,隱隱有寒光,此刀雖然不是修士所用的真器、寶器,但,作為凡體所打造的短刀,它打造的時候揉雜了一點的赤月金,這樣的短刀,在凡間算得上是吹毛斷發的寶刀,不過,對于修士來說,根本算不了什么。

  南懷仁走了之后,李七夜慢慢地翻過了《奇門刀》,一字一句地閱讀起來,隨著李七夜一字一句的閱讀,他腦海中浮現了一句句的功法。

  當年,他化身為陰鴉的時候,后來他用驚天的計謀擺脫了仙魔洞的控制,但是,他的狀態還是不穩定,有時還會受到仙魔洞的影響,所以,一旦狀態不隱定,他就把自己封印起來,讓自己陷入沉睡。

  他經歷了一世又一世的苦難,經過了無數的歲月,入仙土,進葬地,在荒莽的時代,他曾經是落入過無敵強者的手中,經歷了無數的磨難。正是因為如此,他曾經接觸過無數功法,甚至有些是帝術、仙秘。

  他怕有一天狀態不穩定控制不住自己,被弄回仙魔洞,所以,每一世他都會把自己關于各門功法秘術的記憶抹去,以免一些驚天之術被仙魔洞得到。但是,他與藥神、血璽仙帝他們用了一種極為神秘的手段。雖然這些記憶被抹去了,但,他日一旦有機會再讀這些功法的時候,這門功法的所有奧義都會再一次浮現!

  隨著李七夜閱讀《奇門刀》,當年被抹去的有關于《奇門刀》的所有奧義再一次慢慢浮現在李七夜的腦海之中!

  花費了不少的時間,李七夜終于召回了當年被抹去《奇門刀》的奧義之后,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仔細對照了一番手中的秘笈,對照之下,李七夜發現,他手中的《奇門刀》有些缺失,這讓李七夜不由為一些事情擔心起來。

  事實上,像《奇門刀》這樣的功法有所缺失也是正常的事情,畢竟,武技這種東西,不足為道,在修士眼中,那是雕蟲小技,洗顏古派千百萬年以來,只怕練過《奇門刀》的弟子是寥密無幾!

  用不了多少時間,李七夜就完全領悟了腦海中浮現《奇門刀》所有的奧義,領悟了奧義,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

  雖然說,他的體質、壽輪、命宮是凡人的層次,不足為道,根本比不上那些天才,但是,一世又一世的記憶,他接觸過無數的功法秘笈,甚至是驚天的仙秘,雖然這些功法秘術全部被抹去,但是,李七夜對修練的見解、領悟、角度這遠遠不是那些天才所能相比的。

  更重要的是,化為陰鴉,他經歷無數的苦難,甚至被人囚禁起來上萬年不見天日!經歷了無數的折磨之后,這讓他有一顆無人能比的道心,他的道心堅如磐石,無物可以撼動!

  輕撫著手中的《奇門刀》,李七夜不由輕嘆息一聲,這勾起了他一些回憶。《奇門刀》有著不為人知的秘密,只怕洗顏古派的弟子都不知道。

  當年明仁仙帝還沒修道之前,是一個熱衷練武的小子,他修練的就是《奇門刀》這一門武技。后來,明仁仙帝承載天命,君臨九界之后,對于年少青蔥,他不由有些唏吁,他后來還把自己年少所修練的《奇門刀》打磨了一番。

  當然,這種武技無法與明仁仙帝所創的帝術相比,更別談是天命秘術了。當然明仁仙帝也不希望后代修練武技,所以,這門《奇門刀》被隨意地放在了洗顏古派的藏經閣之中。千百萬年以來,修練過此門刀術的弟子少之又少,更別談能領悟其中真正的奧義了。

  當年明仁仙帝打磨一下《奇門刀》的時候,身為陰鴉的李七夜還眼明仁仙帝開玩笑說,雖然你這奇門刀如果練到巔峰還能斬王侯,但是,你這區區武技,只怕后代沒有人會愿意去練!

  對于這樣的話,明仁仙帝也只是笑了一下。不過,這一點當年的李七夜的確說對了,洗顏古派后來的確是沒幾個人練過《奇門刀》。

  李七夜收回了思緒,深深地呼吸一口氣,雙手反持短刀,慢慢練起奇門刀術來,李七夜一招一式地練著此刀術,他不追求速成,對于招式的拿捏嚴格無比,每一招每一式恰到好處。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