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五十五章 斬殺龔路云

  “滅族之仇?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楚楓與龔路云之間,還有這滅族這樣的血海深仇?”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聽聞早在大半年前,在紫金城內發生了一場慘絕人寰的慘案,紫金城被人一夜之間屠的一干二凈。”

  “而楚楓的家人,也剛好在那紫金城內,并且死的最慘,幾乎所有楚家人,都是被斬掉頭顱,并且懸掛示眾,據說在紫金城之內,還寫著幾個血字,說紫金城的人,全是因楚楓而死。”

  “紫金城的事我也聽說了,但卻不知道楚家人也在其中,那血字是真的么?如果是真的,那么紫金城的慘案,還當真是沖著楚家去的。”

  “楚楓如此年紀,怎么會惹到這樣的大敵,難道說,紫禁城的慘案,真的是龔路云所為不成?”

  一句滅族大仇,激情千層浪花,一些消息靈通的人,第一時間將紫禁城的血案,與龔路云聯想到了一起。但是這不聯想不要緊,聯想之后,都是嚇了一跳,人們皆是不由的,對龔路云投去了怪異的目光。

  因為當初紫禁城的的血案,實在太過殘忍,全城百姓,老幼婦孺全無活口,那滅絕人性的手段,簡直令人發指,若這真是龔路云所為,那么龔路云也未免太過狠辣了一些。

  “楚楓小友,飯可以亂吃,但話可不能亂說,當日紫金城的事,早已調查清楚,乃是五虎寨所為,而五虎寨也早已因此得到了應有的報應,那事早就水落石出,真相大白,你可不要冤枉了他人。”見楚楓竟當眾給他兒子扣罪名,林然的的話語開始轉冷。

  “五虎寨是什么地方,相信在座的各位都清楚,若不是沒有人雇傭,它們且會無緣無故對我楚家動手?而我可以告訴大家,其實當初雇傭五虎寨的人,就是這龔路云。”楚楓不理林然,而是對著眾人高聲喝道。

  “放屁,你說此話,可有證據?”林然被楚楓氣的不清,與此同時龔天平等人,也是對楚楓怒吼起來。

  “證據?我不需要證據,如今龔路云的命就在我的手中,我想取就取,我要證據何用?”楚楓冷笑連連,說話間不由握緊了手中的大刀。

  “你敢,你敢動再動他一下,我就踏平你青龍宗”

  林然也是徹底怒了,而他此話一出,其身后的麒麟王府大軍,皆是做好了戰斗準備,一聲怒吼震天地,散發出勢不可擋的威勢,這才是真正的王者之師。

  “我不敢?我現在就讓你看看我不敢不敢!!!”

  而楚楓確實哈哈一笑,隨后手中的金刀便化作一道半月形的金芒,向那龔璐云的脖頸處揮砍而去。

  “不…”

  見狀,林然與龔天平皆是大驚,就連那先前嘴角還洋溢著笑容的龔路云,此刻也是面容大變,一雙眼睛瞪得溜圓,目光之中滿是惶恐,因為他這一刻,真的感覺到了死亡的味道。

  “唰”

  金芒掠過,只聽“噗嗤”一聲,大片的血水片傾灑而下,而那龔璐云的腦袋,也是在眾目睽睽之下飛奔而起,被楚楓砍了下來。

  “啪”一刀過后,楚楓又探手一抓,將龔璐云的腦袋從半空抓下,對著那還在競技場外的林然,便丟了出去,吼道:“還給你!!!”

  “天哪,這…”

  “楚楓竟然真的殺了龔路云,他竟然當著林然的面,殺了龔路云。”

  “他這也未免太過膽大了吧,難道他真多天不怕地不怕不成?”

  楚楓的此舉,幾乎將在場的所有人,都嚇的一激靈,當楚楓那一刀落下之際,不僅是龔路云感到了痛楚,幾乎所有人的心臟也是隨之一動,那是被楚楓的舉動,所嚇的。

  如果說,之前楚楓斬殺龔路云,那都在情理之中,因為這本就是一場生死戰,勝者有權利斬殺敗者。

  可是,當林然已經放話,楚楓若是再敢動龔路云,便將整個青龍宗踏平后,事情就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林然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什么實力?在他老人家的面前,青龍宗的規矩根本就不算規矩,可是楚楓卻這樣掘他的面子。

  眼下,已經不僅僅是楚楓斬殺龔路云這么簡單,而是他違背了林然的意愿,當著百萬人的面,打了林然的臉,這事,鬧大了!!!

  “你…你…”

  林然手捧龔路云的頭顱,看著那雙眼還沒有閉上,仿佛在看著自己的兒子,他的身體在劇烈的顫抖,一種無法言語的怒火,正在他的體內涌動。

  “啊”突然,林然仰天怒吼一聲,震蕩的大地都是一陣晃動,隨后指向競技場內,指向楚楓,指著所有人,冷然喝道:“我要將這里的人全部斬殺,片甲不留!!!!!”

  “遵命!”而他話音落下的同時,其身后的麒麟大軍也是雷霆回應,在林然的帶領下,夾帶著滔天的殺氣,向競技場內殺來。

  “不會吧,這是什么情況?將在場之人全部斬殺,難道說,我等也要被殺么?”

  而這一刻,在場的所有人都慌了,不單單是青龍宗的人,就連那些外宗之人,也是面容大變。

  因為他們都能夠看到,此刻的林然有多憤怒,那血紅的雙眼,顯然已經喪失了理智,而其身后的麒麟大軍,更是對他唯命是從,恐怕他們真的是要大開殺戒了。

  麒麟大軍太過強大,先不說林然那玄武八重的修為,就足可以將在場之人抹殺,那麒麟大軍的數萬大軍,可沒有范范之輩,最弱的都是元武五重,很多都是玄武境,這樣的陣容,絕對可以將青龍宗踏平,可以將這里的所有人抹殺。

  “完了,死定了,楚楓徹底惹怒了林然,我們都被他牽連了。”

  這一刻,許多人都面如死灰,無力的癱坐在地,面對那群披帶金甲,胯騎金馬的麒麟大軍,他們能做的只有等死的份,甚至許多人當場便被麒麟大軍的氣勢嚇暈了過去,覺得自己今日已是命在旦夕,必死無疑。

  “身為青州的主宰,卻如此草菅人命,麒麟王府,真乃垃圾!”

  而就在這時,一道蒼老的聲音突然響起,隨后在貴賓觀看席的某處,二十道流光猛然掠出,最后穩穩的落在了競技場的大門,竟然攔在了那麒麟王府的數萬大軍之前。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