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七十一章 霸氣的師尊

  而就在這道聲音響起的之時,那氣息籠罩之際,一道身影,已是如同鬼魅般的站在了楚楓的身前,將楚楓與蘇柔擋在了身后。

  此人白袍披肩,遮蓋容顏,不是別人,正是青龍宗高價邀請的界靈師,號稱青龍宗第二高手的諸葛流云。

  “這...竟是諸葛長老,這是怎么回事,諸葛長老為何要幫楚楓說話,難道他們之間有什么關系?”

  如果說,李長老的出現,還算意料之中的話,那么諸葛流云的出現,就絕對是預料之外,可以說是震撼全場。

  要知道,在整個青龍宗內,最讓人懼怕的不是青龍宗宗主,也不是護宗六老,更不是鐘離一護,而是此時此刻,站在楚楓身前的這位老者,諸葛流云。

  不過相比于外人的迷茫,蘇柔則是大喜,曾親身經歷,諸葛流云要收楚楓為弟子的她,深深的知道,這位老者為了楚楓,斬殺了跟隨自己多年的冷無罪,此刻他老人家出場,還真是沒人能動得了楚楓了。

  激動之余,蘇柔偷偷將目光掃向楚楓,發現楚楓淡定自若,雖然臉上同樣掛著喜悅之色,但是卻沒有太多意外,仿佛一切盡在預料之中。

  見狀,蘇柔撇了撇嘴,心中暗道:“這家伙,難怪敢這么肆意妄為,原來早就知道諸葛流云會出手幫他!”

  “諸葛流云,老夫解決個人恩怨而已,你何必與老夫過不去?”鐘離一護眉頭緊皺,不由得放低了說話的語氣,可見他對諸葛流云也是心存忌憚。

  “個人恩怨?什么個人恩怨?”諸葛流云淡淡的問道。

  “此子殺了我弟子,作為師尊,為弟子報仇,這可算恩怨?”鐘離一護反問道。

  “恩,這的確算是一樁恩怨,不過若是這樣,那此事我就更要管了。”諸葛流云笑了笑。

  “你這是什么意思?”

  此話一出,不僅使得鐘離一護有些發懵,幾乎在場的所有人都是滿頭霧水,不由得加深了,楚楓與諸葛流云關系的猜想。

  “你要殺楚楓,是為你弟子報仇,作為師尊,這么做理所應當。”

  “但那楚楓是我弟子,作為師尊的保護弟子,這也無可厚非吧。”諸葛流云攤開雙手,很是隨意的道。

  然而他這看似隨意的一句話,卻如同晴天中的一道霹靂,鏡湖中的一道響雷,頓時在人群之中掀起了一場軒然大波。

  “什么?楚楓是諸葛流云的弟子?這是什么時候的事?”

  “不會吧,我是不是聽錯了?冷無罪跟隨諸葛流云那么久,諸葛流云都未曾正式收其為弟子,這楚楓什么時候成為了他的弟子?他是看上了楚楓哪一點?”

  “是楚楓的修武天賦么?還是說,那楚楓也具備精神力,諸葛流云想將其培養成一名界靈師?”

  人群徹底炸開了鍋,都在對此事進行著猜測,因為這一切來的太過突然了,讓在場的人皆是毫無準備,實在是沖擊到了他們幼小的心靈,一時間無可適從。

  “諸葛流云你開什么玩笑,你說這小子是你的弟子?”鐘離一護也是滿面吃驚,甚至是根本不信。

  因為如果說他古怪,那這諸葛流云比他還要古怪,他收弟子條件苛刻,諸葛流云收弟子的條件,比他還要苛刻,他之前甚至覺得,諸葛流云一輩子都不會收一位弟子,如今怎么會突然收了弟子,而且還是這楚楓?

  “怎么?難道我說的還不夠清楚么?”諸葛流云笑了笑,而后道:“那好,我就再說一遍。”

  “在場的所有人都給我聽好了,這楚楓,是我諸葛流云的唯一弟子,誰要是敢動他一根手指頭,就是與我諸葛流云為敵,不管是誰,我都照殺不誤!”

  諸葛流云的聲音很是渾厚,具有極強的穿透力,穿越人海之后,又如鐘聲一般在這生死臺內回響,聽得所有人都是為之一驚。

  這一刻,很多人都無言了,但是在他們心里卻得到了一個答案,他們終于知道成為何敢挑戰龔路云,為何敢廢除內門弟子修為,為何敢斬殺巫九,因為他有一個不得了的師尊,諸葛流云。

  “鐘離一護,你還要動我的弟子么?”諸葛流云淡淡的道。

  “哼。”鐘離一護面色發紫,五官扭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冷哼一聲便要向生死臺下走去,因為他絕對不會為了巫九,而和諸葛流云交手。

  “站住!”可還不待鐘離一護離去,一道結界便封鎖了整座生死臺,已將鐘離一護硬生生的鎖在其中。

  “諸葛流云,你想怎樣?”見狀,鐘離一護也是有些慌了,他想不到他都不追究了,這老家伙竟然還不肯放過他。

  “我在問你話呢,你聽不見么?”諸葛流云也是不悅,話音明顯轉冷。

  “你想讓我怎樣?”

  鐘離一護真的怕了,在這青龍宗,他可以說是天不怕地不怕,但唯獨怕一個人,那就是諸葛流云,因為無論是論手段,還是修為,他的確不如對方。

  “如果你不懂的話,我可以提醒你,放棄對楚楓不利的想法,如果楚楓遇到什么麻煩,我第一個就會找你,到時候沒人保得了你。”諸葛流云說的很大聲,不給鐘離一護留任何情面。

  對于這樣一幕,所有人都是不由倒吸一口涼氣,在這青龍宗內,敢這么和鐘離一護說話的,想必也只有諸葛流云了。

  “好,我答應你,日后絕不動這楚楓。”然而最令人意外的是,面對諸葛流云,這當著眾人之面的刁難,鐘離一護沒有反駁,竟然服軟了。

  然而人們怎么知道,在鐘離一護的內心深處,對諸葛流云有多恐懼,這種恐懼,唯有見識過諸葛流云那陰狠手段的人,方能感受。在那種恐懼的面前,面子?根本一文不值。

  “呵,這才像個樣子。”而諸葛流云則是得意一笑,伴隨著笑聲的響起,那籠罩生死臺的結界也是消失不見。

  鐘離一護顏面盡失,沒有再做過多停留,身形一縱飛快的掠出了生死臺,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之中。

  而諸葛流云則是掃向下方的人群,最終將目光鎖定在了內門刑罰處主事人,劉承恩的身上。

  這一刻,劉承恩的臉色大變,身體不由劇烈一顫,心臟也是砰砰直跳,甚至額頭開始流出大片冷很,因為他萬萬也想不到,楚楓的身后竟然有個諸葛流云,這可是整個青龍宗所有人,都懼怕的存在。

  他是真的怕了,怕到渾身顫抖,不過當諸葛流云開口之后,他才知道自己真的是要大難臨頭了。

  “就是你要治我弟子的罪?”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