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二章 兩敗俱傷

  “你說的沒錯,我的確是為絕地之秘而來,但我不會獨享,而是與你們共享,另外我也說過了,我不會讓青州生靈涂炭的,你既然不信,我也沒有辦法。”

  “慕容燕關,不要廢話了,動手吧。”灰袍人淡淡的說道。

  “弟,你讓不讓開,再不讓開,就別怪大哥無情了。”慕容燕關,咬牙切齒,目光閃爍,可見他也未能狠下心。

  “你個叛徒,不要假惺惺的,連第六護法都被你殺了,如今卻還在這里裝模作樣。”

  “白虎五護法,山莊眾精英,隨我將這群叛徒全部誅殺。”

  慕容云亂怒了,他大喝一聲,體內的玄力便沖天而起,與此同時,其身后的五位玄武境強者,以及幾十位元武巔峰的強者,全都將體內的力量并發而出。

  強橫力量在空中凝聚,形成一道幾十只巨大的犀牛,這些犀牛雖皆是元力與玄力凝聚而成,但卻如同真的一般,栩栩如生。

  最主要的是,它們的身上散發著一層光芒,那光芒將慕容云亂等人籠罩其中,散發著堅不可摧,勢不可擋的威勢。

  “吼!”

  突然,這群犀牛,居然散發出如猛虎一般的咆哮,踏空而走,開始向周圍狂奔而去,每踏一步,周遭的一切都會為之顫動,仿佛可以碾壓一切,踏平所有。

  這的確是一種大陣,一種攻防兼備的大陣,這等威勢的大陣,相當于玄武六重高手的全力一擊,威力非常恐怖。

  “弟,事后你會知道,我的的確確是為我白虎山莊著想,我做的是對的。”慕容燕關,眉頭緊皺,而后大喊一聲:“布陣”

  只見此聲落下,以他為首,幾百人的元力全都狂涌而出,元力翻騰,如同驚天駭浪一般,在半空涌動,一波接著一波的,向那群犀牛圍攻而去,到的最后竟然化作一只只兇狠的惡狼。

  惡狼數量之多,簡直不計其數,已是與犀牛廝殺在了一起,盡管餓狼的力量不如犀牛,但數量實在太過恐怖。

  二者交織在一起,都無法再進半步,開始在原地發出道道碰撞,刺耳的轟鳴響徹不斷,強橫的漣漪更是在此處肆虐,大地的搖晃宛如地震一般,甚至特殊打造的巖壁也是出現道道細小的裂痕。

  這種沖擊實在太強了,這招交鋒也著實恐怖,最可怕的是,因為是陣法的原因,兩方的玄力以及元力,都非常的充足,這使得這超交鋒持續了很久。

  但無論是多強的底蘊,也終有耗光之時,當這兩種強橫的大陣,對撞長達幾個時辰之后,元武境的人幾乎全部倒下了,他們的元力已經全部被抽干,連一絲也沒有剩下,仿佛將死之人一般,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唯有慕容云亂與其身后的五位護法還在支撐,至于慕容燕關,那就更慘了,他這幾百人中,唯一還站立的只有他和灰袍人兩位。

  灰袍人始終未曾出手,只是靜靜的觀察著一切,而那慕容燕關也的確不弱,手中的黑劍不斷發出詭異的力量,一層一層的灌輸他的體內,正是這股詭異的力量,使得他能夠以一敵六,不落下風。

  “叛徒,我今日就算耗光我的壽命,也要誅殺你二人。”突然,慕容云亂一聲大喝,體內的玄力如潮水一般涌動而出,如火山爆發一樣涌動開來,力量瞬息強大了數倍。

  而其身后的五位護法,也受到他意志的影響,將自己體內的玄力全部涌出,投入這陣法之中,這是想要一擊滅掉慕容燕關以及那灰袍人。

  六位玄武境高手的全力一擊,在空中形成了一頭巨大的犀牛,那種威勢絲毫不比之前,幾十頭犀牛的威勢差,甚至還要過之。

  “弟,別怪大哥手下無情。”

  慕容燕關右手猛然一握,那把黑色的長劍竟然化成數道黑色的霧氣,那黑色的霧氣如小蛇一般鉆入他的右臂,一種詭異而強大的力量,便凝聚而出。

  “破天一拳”

  突然,慕容燕關猛然一拳,沒有任何的氣體凝聚,但是那種威勢卻是勢不可擋,仿佛真的可以將天空一拳打穿。

  “轟”

  而這樣的一拳與那巨大的玄力犀牛相互碰撞之后,頓時化作恐怖的玄力漩渦,因為雙方都已是全力一擊,沒有任何保留,所以當著玄力漩渦橫掃之際,已是沒有人任何人可以抵擋。

  玄力漩渦席卷開來,如同末日一般,所有元武境強者都大口吐血,許多人都被硬生生的震昏了過去,這樣的威勢,的確不是他們能夠承受的。

  然而,當那恐怖的玄力漩渦結束之后,人們卻發現,大家都還好好的活著,雖然都受了一些傷勢,但卻沒有一個人被那恐怖的玄力漩渦致死。

  而就在這時,人們也驚愕的發現,那位灰袍人還站在原地,并且在他的手中一道粉紅色的光芒正在凝聚,很快便消失不見。

  “是你出手救了我們?”慕容云亂感到難以置信,此人明明居心叵測,為他白虎山莊的絕地之秘而來,怎么會救他們性命。

  “我都說了,這位高人乃是好人,他來這里不是害我們,而是幫我們。”慕容燕關辯解道。

  “放屁,他鼓惑你我兄弟自相殘殺,如今我白虎山莊死傷慘重,都是拜他所賜,你竟說他是為我們著想?”慕容云亂怒吼道,他真心被自己這愚蠢的大哥氣傻了。

  對于兄弟二人的糾紛,灰袍人不予理會,而是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那命脈,來到命脈前他開始布陣,陣法運轉,那如心臟一般的命脈,竟然開始縮小,當那命脈消失之后,一道黑色的大洞便浮現而出。

  這不是簡單的黑洞,是由氣體凝聚而成,如同一個黑色的漩渦,在緩緩旋轉,仿佛具有吞噬之力一般,讓人只看一眼便為之發寒,好像只要進入其中,便再也無法出來,從此生死兩隔。

  可就是這樣恐怖的詭異黑洞,那灰袍人不但不怕,反而是為之竊喜,盡管看不到他的容顏,但在他的身上,卻的確能夠感受到那種欣喜的狀態。

  他向黑洞走去,只不過當其來到洞口時,卻停了下來,微微側過頭,看向慕容燕關道:“你弟說的對,這絕地之秘,如此了得,我怎會與你共享!”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