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八十三章 誰都別想欺壓我

  “你這是想跟我生死局么?”龔路云冷笑。

  “就是要和你生死局,怕了?”楚楓問道。

  “怕?我會怕你?哈哈....可笑至極。”龔路云大笑起來,笑的異常大聲,仿佛聽到了世間最好笑的事情,而后對眾人說道:

  “今日,我與此子定下生死局,一年之后,還在此處,一決高低。他若能擋下我三招,我龔路云便自刎于此,絕無半句怨言。”

  龔路云的話語霸道直接,狂妄無比,可見他對自己充滿了信心,而最奇怪的是,人們竟然也認可他的自信,仿佛這一刻,人們已經看到一年后,楚楓慘死此處的模樣。

  一年,一年的時間能做什么?莫說楚楓還是靈武境,就算他已是元武境,也不可能在一年之內邁入玄武境。

  更何況,龔路云是如今青龍宗,公認的第一天才,這一年之內他的實力恐怕又要提升許多,所以人們都覺得,楚楓獲勝的幾率,幾乎為零。

  “不過,一年之后,你若擋不下我三招,我會把你活活拍死,誰都救不了你。”

  龔路云指著楚楓惡狠狠的留下這句話,冷哼一聲便快步離去,而那些與他一同來此的人,也都冷笑著看了楚楓一眼,才追了過去。

  “楚楓,對不起,都怪我...”蘇美來到楚楓身邊,看著那臉上布滿血痕的楚楓,心疼的再次哭了出來。

  “沒事的,只是小傷,別哭了。”

  楚楓擦了擦蘇美臉頰的淚水,然后將目光投向,不遠處的司徒宇等人,笑道:“你們不用怕,既然都已不是翼盟成員,我們就沒有任何關系,我不會連累你們。”

  “楚楓,我們....”

  聽得楚楓此話,司徒宇等人臉色一陣變化,他們的確是不敢再靠近楚楓,他們的確是怕楚楓連累他們,誰讓楚楓得罪了第一弟子龔路云。

  “呵,你們也不用那么假惺惺的看著我,我楚楓不欠你們的,你們也不欠我楚楓的,從此陌路人。”

  楚楓對著司徒宇等人擺了擺手,雖然嘴角掛著笑意,但是目光卻異常冷漠,他的身邊,不需要這種虛情假意的朋友。

  而見楚楓如此,司徒宇等人也不做作,意味深長的看了楚楓一眼,便各自離去,眼下他們必須與楚楓撇清關系,否則都將大禍臨頭。

  “這位小友,一年時間,你有幾成把握可以贏那龔路云?”就在這時,李長老開口問道。

  “呵呵,不瞞這位長老,現在的我連一成把握都沒有。”楚楓倒也坦誠。

  “什么?一成都沒有,你就敢定下生死局,你這不是坑我老人家么?”李長老頓時吹起胡子瞪起眼。

  “嘿,剛剛多謝長老出手相助,不過楚楓現在雖連一成把握都沒有,但一年之后定然會有十成把握?”楚楓笑道。

  “你小子,哪來的這么大自信?”李長老斜眼看著楚楓。

  “我的自信來自于壓力,一年后不勝則死,所以我必須勝。”楚楓再次笑了笑。

  “哎,現在的年輕人啊。”李長老沒有再說什么,而是從從乾坤袋中,取出一卷紙,來到了廣場的一個公告墻前,將一張張的卷紙打開,貼了上去。

  這一刻,好多弟子都圍了上去,因為他們知道那是什么,那是楚楓等人的考核成績,而此刻最想知道的是,楚楓究竟是何等天賦,竟敢這般挑釁龔路云。

  然而當楚楓的資料貼上公告墻后,所有人都傻眼了,天賦不明,這是什么情況?待在核心地帶這么久,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的天賦不明的。

  “呵,他未能激活測試石,所以天賦自然不明。”似乎知道眾人的疑慮,李長老笑著解釋道。

  “什么?未能激活測試石?那不就是說他連下等天賦都不是,我靠,裝得這么叼,搞了半天是個廢材啊?”

  人們驚呼不已,看向楚楓的目光更加鄙夷,而對于眾人的言論那李長老也不評價,在將十二張卷紙貼完之后,便揮揮衣袖,走入了自己那座古老的宮殿中。

  “這位老人,當真不簡單。”

  楚楓本想再去道謝一番,但是見那李長老連看他一眼都不肯,他也是沒有過去,因為他知道,那李長老救他肯定有自己的打算,只是他還不知道原因。

  而他現在說再多感謝的話,也都沒用,因為感謝不應該用嘴說,而應該用實際行動來做,楚楓要做的,就是一年后打敗龔路云,只有這樣才是最好的感謝方式,至少讓所有人知道,這李長老今日救他,做的是正確的。

  在無數人的議論聲中,在無數人的白眼下,楚楓拿著那塊核心弟子令牌,前往自己在核心地帶的居住之所。

  而從始至終,蘇美都陪在自己的身邊,根本不理會他人的話語,只是心疼的看著楚楓,這讓楚楓的心里很是溫暖。

  “楚楓,都怪我不好,連累了你。”

  “你離開青龍宗吧,去我的家族,由我的家族保護你,千萬別和那龔路云打。”進入宮殿后,蘇美便急忙開口道。

  “你這是什么意思?想讓我做縮頭烏龜?”楚楓有些不悅,盡管他知道蘇美是為他好,但還是很不舒服。

  “你是不知道那龔路云的背景,他家族的勢力,絲毫不比青龍宗差,他之所以來青龍宗修煉,為的乃是成為青龍宗的宗主,想要占據這里。”

  “先不說一年之后你贏他的希望很小,就算你可以贏他,也不可以殺他,因為你若殺了他,他的家族一定會殺了你。”

  “總之這場約戰,你幾乎沒有贏的希望,他和他的家族,不會給你這個希望的。”蘇美凝重的說道。

  “呵,若真是這樣,我就不會只殺了他,而會滅了他的家族。”

  “蘇美,我知道你是為我好,但是我楚楓向來不怕事,今日我既然敢與他約戰,他日我就一定會赴約,哪怕到時候死的是我,我也認了。”

  “我楚楓不怕死,只怕窩囊的活著,今日他龔路云這般羞辱于我,他日我就要百倍的羞辱回去,否則我活著的意義何在?難道我活在世上,就是任由他人侮辱的?”

  “不,我楚楓天生就不是受氣的主,無論對方是誰,都休想打壓于我,我可以忍一時之辱,但我不會忍一世之辱,所有欺壓過我的人,我都會讓他付出代價。”

  “他龔路云敢欺壓我,我就敢殺他龔路云,他家族敢欺壓我,我就敢滅他家族,若全天下人敢欺壓我,我就屠盡天下人,除非我死了,否則整個天下,誰都別想欺壓我楚楓!”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