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十九章 父子相見

  楚家某座府邸的廳堂內,一名中年男子與一名少年,坐在其中。

  少年身著白袍,長得眉清目秀,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獨特的氣質。

  這位正是楚楓的大哥,青州第一宗門,凌云宗的內門弟子,楚孤雨。

  至于那名中年男子,便是楚孤雨與楚楓的父親,楚淵。

  “吱”二人正在交談,但那緊閉的房門卻被緩緩推開。

  “誰讓你不敲門便進來的,滾出去。”

  與兒子談的正歡,竟有人擅自闖入,楚淵一拍桌子怒吼起來,可是當房門徹底打開,一道瘦弱的身影走進后,楚淵憤怒的表情卻瞬間凝固了。

  “嘿,父親,大哥。”楚楓撓了撓,笑嘻嘻的看向廳堂內,這兩位他最親近的人。

  “弟弟是你?”見到楚楓,楚孤雨喜出望外,幾個健步來到楚楓身前,竟一把將楚楓抱起:“弟弟,你終于回來了,大哥想死你了。”

  “大哥,我也想你。”楚楓同樣用力的抱住楚孤雨。

  “五年不見,你長高了,變俊了,差點就認不出來了。”楚孤雨又仔細的打量起楚楓,眼中充滿了喜悅。

  “但還是沒有大哥高。”楚楓嘿嘿笑道。

  “你才多大,再過幾年你肯定會比大哥高。”楚孤雨溺愛的揉了揉楚楓的腦袋。

  “回來怎么也不打聲招呼。”楚淵也是走了過來,臉上掛著無法掩飾的狂喜之色,雖說楚家人都不當楚楓是楚家人,但是在楚淵心中,楚楓就是他兒子,與楚孤雨一樣沒有分別。

  看著楚楓那紫色長袍,楚淵又道:“進入內門了?”

  “恩”楚楓笑著點了點頭。

  “好,我就說我楚淵的兒子沒有那么廢。”楚淵大笑起來,笑的異常開心。

  父子三人五年未曾見面,有著說不完的話,足足聊了半日時間,連午飯都沒有去吃。

  “楚淵大人,家主大人叫你和孤雨少爺過去一趟。”就在下午的時候,府邸外傳來了一聲呼喚。

  這是趙總管的聲音,楚家的功臣,雖說不是楚家人,但在楚家的地位卻很高,所以此刻,楚楓等父子三人,都是走出了府邸。

  “趙總管,不知父親叫我們過去何事?”楚淵客氣的問道。

  “是探討族會的事情,楚家所有成員都去了。”頭發花白的趙管家微笑道。

  “原來是這樣,孤雨,楓兒,我們過去吧。”楚淵看了眼楚孤雨和楚楓,便要向楚家的會議大廳行去。

  “楚淵大人,家主大人只叫你和孤雨少爺過去。”可剛要動身,便被那趙管家阻攔住了。

  “你這是什么意思。”見狀,楚孤雨勃然大怒。

  “呵...”趙總管倒也從容,淡然的笑道:“這是家主大人的意思,老朽只是傳話而已。”

  這一刻,不止楚孤雨,楚淵的臉色也很難看,說好了家族會議,卻唯獨沒叫楚楓,這話中之意已是非常明確。

  “父親,大哥,你們快去吧,別讓爺爺不高興。”就在這時,楚楓笑著開口了,他笑的很從容,情緒未受一絲影響,在楚家這么多年,這種事他早習慣了。

  而看著這樣的楚楓,楚淵更是心如刀絞,覺得自己不是一個稱職的父親,拍著楚楓的肩膀道:

  “楓兒,父親對你保證,下次的家族會議一定有你。”說完這句話,楚淵便帶著楚孤雨向會議大廳行去。

  “靈武九重”楚楓大喜,先前楚淵向他的體內灌入了一絲氣息,那是靈武九重的氣息。

  楚楓知道這代表著什么,因為在整個楚家,除了老一輩人物外,還沒有人達到靈武九重,所以這將是楚淵競爭家主的最大籌碼。

  靈武九重,只差一步便可邁入元武境。

  元武境,掌握的不再是靈氣,而是元力。

  一種遠在靈氣之上的力量,一種完全超越靈武的境界,如今楚家的家主“楚元霸”也只是元武一重而已。

  而楚淵能在這個年紀,便達到靈武九重,距離元武境只是一線之隔,楚楓真心為他感動高興。

  “楚淵大人,不好了!”

  就在這時,道道倉促的聲音連連響起,一位大漢滿面慌張的跑了進來。

  “張叔,出什么事了?”這位大漢楚楓認識,是楚家的一位下人。

  “是....是楚楓少爺么?”看著楚楓,張叔臉上露出差異之色。

  楚楓當年離開楚家時,還是個十歲的孩子,五年的時間變化很大,但張叔還是依稀認出了楚楓。

  “是我。”楚楓笑著點了點頭。

  “楚楓少爺,不好了,后山礦脈發現了兇獸。”張叔慌張的道。

  “兇獸”楚楓心中一緊,想也不想便向后山飛奔而去。

  楚家后山的礦脈,是楚家非常重要的收入來源,只不過礦脈內的礦工,大多是普通平民,就算是有修武的人,實力也很低。

  兇獸,楚楓曾經見識過的,哪怕是最弱的一階兇獸,也不是那些礦工可以對付的,所以只要想到那些礦工將要遇到兇獸,楚楓根本來不及多想。

  可是就在楚楓離開之時,那位張叔的嘴角,卻掀起一抹陰謀得逞的笑容。

  “張叔,辛苦你了。”在楚楓離開不久,楚尋走了過來,并且順手塞給了張叔一些銀兩。

  “嘿嘿,這都是應該的。”張叔順手接過銀兩道:“楚尋少爺,兇獸都在后山深處,你是怎么將它們引到礦脈附近的?”

  “這是秘密。”

  “楚尋少爺,真是好手段,不過那兇獸似乎越聚越多,并且一只比一只嚇人,我看我們還是快跟過去吧。”想起剛剛在礦脈附近,見到的那幾只兇獸,張叔汗毛直立。

  “怕什么,后山中的兇獸,最強的也不過是三階,他楚楓好歹也在青龍宗修煉了五年,如果連這么幾只兇獸都對付不了,那倒不如死了。”

  楚尋冷哼一聲,他費了這么大勁,就是想讓楚楓吃點苦頭,怎么可能去救他。

  “可是楚尋少爺,若是那楚楓真的出了三長兩短,楚淵大人追究下來,恐怕不好吧。”張叔有些擔心。

  “那好吧,我們跟過去瞧瞧。”楚尋思索一番,感覺張叔說的不無道理,楚楓死也就死了,但若是楚楓死后,被楚淵查出跟他有關,那可就不妙了。

  可是楚尋與張叔,剛剛進入后山,還沒抵達礦脈,便發現楚楓正在一大群礦工的簇擁下,向他們走來,并且礦工們還扛著幾個龐然大物,仔細一看,竟是兇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