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P文学
 
关键词:长生不死  武动乾坤  异界魅影逍遥  重生之贼行天下 灵罗戒 弄潮
您当前所在位置:PHP文学>> 励志小说>>猎户出山

第336章 脸上芝麻一样甜

更新时间:2018-07-24  作者:阳子下
在搜索引擎输入 "猎户出山 PHP文学" 或者 "猎户出山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书

猎户出山 第336章 脸上芝麻一样甜
面馆里坐着不少人,穿着打扮各异,都是在这附近上班或者是住在这附近的人。

他们大多神色疲惫,机械的吃着面,就像是完成一件任务一样。辛苦劳累了一天,他们已经懒得再多说一句话。哪怕是相邻两个坐着吃面的人,相互之间也只是互为空气般的存在。

他们在白天的工作中竭力的展现自己,在吃这一碗面的时候,已经无力关注身边的一切。

“哇”,一走进店里,叶梓萱深吸一口气,闭着眼睛,一脸的陶醉。

“这里的面好香”。

“这家‘重庆小面’我来吃过两次,味道不错”。

叶梓萱伸出****舔嘴唇,一脸的迫不及待,指了指门口处一个正在吃面的人,“我要吃像他那样的一大碗”。

两人找了一张小桌子坐下,“要辣椒不”?

叶梓萱看了一眼周围人吃的面,眉头微皱,“你要辣椒不”?

陆山民点了点头,“当然要,不放辣椒就不叫‘重庆小面’了,味道也会差很多”。

叶梓萱**双拳,眼神闪烁,纠结了半天,最终吃货的本性战胜了理智,“好,我也要”。

接下来的这一顿面吃得很精彩,叶梓萱满脸通红,洁白如玉的鼻头上汗珠细细密布,唏嘘的喘息声连续不停。

这个平时叽叽喳喳,喜欢不停说话的女孩儿,这一顿饭硬是连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陆山民有些担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叶梓萱张大嘴巴哈了两口气,咿咿呀呀的指着喉咙,示意她现在说不出话来,样子特别滑稽。

陆山民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出手指在叶梓萱脑门儿上弹了一下,“叫你逞强”。

叶梓萱气呼呼的瞪大眼睛,苦于辣得说不出话,伸出拳头对着陆山民就是一顿小拳拳捶你的胸。

逗得陆山民哈哈大笑。

吃完面,叶梓萱喝了整整一瓶矿泉水才缓过劲儿来。伸出**,用手扇着风,“啊,真是太爽了”。

看着叶梓萱可爱的样子,陆山民呵呵直笑,“都辣成这个样子了,还爽”?

“嘶”,叶梓萱擦了擦汗水,“你不知道,我在家的时候,爸妈不让我吃辣椒,说吃辣椒对我身体不好”。

陆山民摇了摇头,打趣道:“啧啧,那你还真是可怜,活了这么大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美味儿”。

叶梓萱**一声,瞪大眼睛说道:“陆山民,我发觉你不仅是个骗子还是个大坏蛋”。

陆山民愣了一下,莫名其妙,“我哪里坏了”?

“你勾引我犯罪,引诱我吃辣椒”。

陆山民呼出一口气,满头黑线,“大小姐,你好歹也是大学生,请注意用词,‘勾引’和‘引诱’这两个词可不能随便乱用”。

叶梓萱伸出**调皮的做了个鬼脸,双手托着下巴,“嘿嘿,不过我喜欢”。

陆山民笑了笑,好奇的问道:“你在家里不吃,难道在学校也没有偷偷吃过”?

叶梓萱嘟了嘟嘴,“你以为人家像你这么坏啊,我可是大家闺秀,很传统的女孩儿,爸妈说不能吃就不能吃”。

“那你今天还吃”?

“嘿嘿,不都说了嘛,还不是怪你,是你引诱我”。

陆山民学着叶梓萱的样子做了个鬼脸,“这怎么能怪我,明明是你自控能力不够强,经不住美食的**”。

叶梓萱双手托腮,十个指头有节奏的敲打着漂亮的脸颊,“嗯?怎么说呢?这种感觉就像偷情一样,贼刺激”。

“噗”,陆山民刚喝进嘴里的矿泉水一口喷了出来,像看妖怪一样看着叶梓萱,这丫经常语出惊人,一时单纯得像是什么都不懂,有时候说些话能雷死人。关键是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神特别的干净,就像是再说吃饭喝水一样自然,让人完全无法联想到那些不雅的事情。

“大姐,你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叶梓萱嘟了嘟嘴,嘿嘿一笑,伸手蜻蜓点水的拍了陆山民脑袋一下,“你可以叫我美女,美女**,小姐姐或者大小姐,但不准叫我大姐”。

说着煞有介事的叹了口气,“像你这样又没有绅士风度,又不会说好听话哄女孩子的直男癌,我真担心你以后找不到女朋友”。

陆山民瘪了瘪嘴,“像你这种傻乎乎的女孩儿,还是多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小心被真正的坏蛋给骗回家,给人家生一大堆傻乎乎的孩子”。

砰、砰两声,一只沾满油污的肥厚手掌重重的在桌子上拍了两下,吓了叶梓萱一大跳。

四肢粗壮,全身是腰的中年老板娘插着腰,张着血盆大口,满脸怒气的吼道:

“忍你们两个很久了,吃完了赶紧结账走人,要谈恋爱去公园,站着茅坑不拉屎,还让不让人做生意了,你们擦亮眼睛看看,我这里是打情骂俏的地方吗”。

老板娘中气十足,唾沫横飞。

陆山民尴尬的付了钱,两人赶紧起身逃离了这家‘重庆小面’馆。

出了面馆,叶梓萱笑得前仆后仰,捂着肚子好半天才缓过来。

叶梓萱掏出餐巾纸,一边咯咯笑着擦脸上被老板娘**的口水,一边说道:“笑死我了,那阿姨的口水比洪水还厉害”。

陆山民也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还好我跑得快,否则非得被那位大妈的口水淹死”。

叶梓萱擦着腰喘了半天才平静了下来。转头看着陆山民,突然一本正经的说道:“别动”。

陆山民也止住了笑声,呆呆的站在原地,一脸茫然,“怎么了”?

叶梓萱上前一步,拿出餐巾纸,仔细的擦着陆山民的脸,“你的脸上也有口水”。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吃了辣椒的原因,叶梓萱呼吸急促,脸蛋微红,美得不可方物。左边脸颊长出了两三颗青春痘,点缀在脸上显得有些俏皮。她的眼睛很干净,干净得能清晰的看见自己的样子。

叶梓萱稍显娇羞的缩回手,后退一步,转过头去,“好了”。

两人并肩而行。

“陆山民”?

“嗯”?

“认识你这么久,今天还是第一次见你哈哈大笑”。

陆山民想了想,小时候在爷爷四书五经的教育下,没怎么开怀大笑过,来到东海之后,更是没有放声笑过,像今天这样不自觉的开怀大笑,好像还真没有过。

“其实你笑起来挺帅,以后不要老是像根木头一样,那样是不会讨女孩子喜欢的哟”。

“额,我是不是一个很无聊的人”?

“嗯?让我想想”,“你确实很无聊,不过,呵呵,很有趣”!

无聊的人也会很有趣吗?陆山民不解的摇了摇头,叶梓萱说话,除了数学领域之外,往往让人摸不着头脑。

‘重庆小面’馆就在百汇公园旁边,两人不知不觉再次走进了公园。

“哇”,叶梓萱突然蹦了起来,吓了陆山民一跳。

“你看,你看,你看”,叶梓萱拽着陆山民的衣袖,指着天空。

陆山民抬头望去,圆月当空,周围是星星点点闪烁着的繁星,这样的景色在山里的时候经常能看到,并没有什么稀奇。

“这有什么好看的”。

“哇,好漂亮,你不觉得很漂亮吗”?叶梓萱眼里满是激动。

陆山民这才想起,这是东海,不是山里的马嘴村,这里住着几千万人口,每天车水龙马,这座繁华的城市早已被工厂烟囱里冒出的白烟和汽车尾气挡住了天空,很难能看到这样的圆月和繁星。

陆山民怔怔的望着天空,以前在山里不觉得,此刻看来,真的很漂亮。

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叶梓萱满脸陶醉,一手托腮,一手指点着天空。

“一颗、两颗、三颗、四颗、、、、、、”。

“陆山民”?

“嗯”?

“好美啊”!

“嗯,确实很美”。

“你能为我做一首诗吗”?

“啊”?

“此情此景,美女在侧,应当作诗一首”。

“这个、、”?

“书上不都这么说的吗”!!

“可是我不会作诗啊”!

“可是我现在就是想听你作一首诗”,叶梓萱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望着陆山民。

陆山民擦了擦汗,一阵为难,冥思苦想了半天也憋不出一个字儿。

叶梓萱倒是一点不着急,抬头又看向天空,“没关系,慢慢想”。

顺着叶梓萱的目光,陆山民呆呆的看着天上的明月与繁星,又看了看托着腮一脸陶醉看着天空的叶梓萱,不知道是不是吃了‘重庆小面’的原因,脸颊上又冒出了几颗青春痘。

“那我试试”?

叶梓萱微微的点了点头,“嗯”。

“咳、”陆山民清了清嗓子。

“天上月亮圆又圆”,

“地上姑娘俏脸盘”。

“莫笑你有星陪衬”,

“脸上芝麻一样甜”。

叶梓萱愣了半晌,摸了摸脸上的青春痘,尖叫一声,一把掐在陆山民胳膊上。

陆山民配合着‘啊’的叫了一声。

叶梓萱又气又笑,“你取笑我”。

陆山民赶紧讨饶,“大姐,我是真不会写诗啊”。

叶梓萱嘿嘿一笑,松开了手,抬头痴痴的望着天上的圆月和繁星,默默的重复念着,‘莫笑你有星陪衬,脸上芝麻一样甜’。

“呵呵呵呵,好诗!好诗!”!

陆山民愣了一下,很是意外的问道:“我真的,写得好”?

叶梓萱双眼迷离,“嗯嗯,真的好,比李白写得还好”。

陆山民开心的呵呵直笑,“你也学会撒谎了”。

叶梓萱转头,痴痴的看着陆山民,“这是我听过的,最美妙的诗”。

“呵呵呵”陆山民得意的笑了笑,“没想到我还有当诗人的天赋”。

叶梓萱肯定的点了点头,“嗯,你以后有空的时候,多给我写几首诗,好吗”?

“啊”?陆山民苦逼的张大嘴巴,这下装逼装过头了。

“叮铃铃”,一阵手机的声音打破了诗情画意般的场面。

陆山民在一旁接了一通电话,不好意思的对叶梓萱说道“我、”

没等陆山民开口,叶梓萱就气鼓鼓的嘟着嘴巴,“你不会又有事吧”?

“额?你真聪明,确实有点事我,我得先走了”。

叶梓萱咬着牙,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留下我一个人真的好吗”?

陆山民歉意的笑了笑,“额,急事儿”。

叶梓萱泫然欲泣,“像我这样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美女,你就不担心我遇到色狼”?

陆山民无奈的笑了笑,“不会的,色狼不忍心欺负你这么可爱的女孩儿”。说完也不等叶梓萱说话,拔腿飞奔跑了出去。

留下叶梓萱举起两只小猫爪子张牙舞爪的对着陆山民的背影一阵瞎挠,“哼,大骗子,大坏蛋,一点儿绅士风度都没有”。

兰博基尼飞驰在佘山的山道之上,车头大灯像一道划破夜空的闪电。

“远山叔,有暗中的保镖跟着,你没有必要亲自跟着我”。

“这里毕竟是别人的地盘,最近我隐隐感觉到暗流涌动,恐怕在接下来会发生大事,金帝会所不是普通的地方,往来的都不是普通人物,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

“暗流涌动”?曾雅倩皱了皱眉头。

“我也说不上来,表面上一片和气,暗地里的小动作已经开始了”。

“哼,有钱能使磨推鬼,有的人为了钱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商业竞争的血腥一点不亚于战场上的厮杀,古今中外都是如此”。

“不仅是血腥,里面的苟且和污秽更是不堪入目,难怪华夏几千年都瞧不起商人”。

方远山点了点头,“你叫上了陆山民”?

“嗯,不管有没有用,这种场面他多见识见识有好处”。

“雅倩,你有意介绍叶梓萱和陆山民认识,难道就不怕到头来引狼入室鸠占鹊巢,为她人作嫁衣裳”。

“我赌上整个曾家的命运,博上把爷爷逼入两难的境地,要是对他连这点信心都没有,怎么敢下这么大赌注”。

方远山笑了笑,“难道你没听说过,‘男人靠得住,母猪能上数’”。

“他和别人不一样”。

“出身在豪门之家,那些蝇营狗苟的龌蹉事你还见得少吗”。

“正是因为我看得太多,听得太多,本来我对这个世界上的男人已经彻底死心,是他,让我看到了黑暗中的那一抹亮光”。

“万一,我是说万一发生了怎么办”。

“不可能”,曾雅倩斩钉截铁的说道。

方远山哈哈大笑,“可惜你是个女儿身,要是个男人,一定会超过你爷爷的成就”。

曾雅倩笑了笑,“叶梓萱就等于是陆山民身上的一张护身符,现在叶家应该早已经注意到了陆山民,只是为了不打扰叶梓萱的正常生活没有现身而已。有叶梓萱在,在以后,不管是曾家还是孟家,想动陆山民,都得小心琢磨着叶家的态度”。

方远山苦笑一下,“为了陆山民,你还真是什么都敢做,爱情这玩意儿,还真是让人**”。

到门口报了曾雅倩的名字,保安顺利的放陆山民进入。

时隔半年,再次进入金帝会所,陆山民已经不会像第一次来时那样好奇的东张西望。

目视前方,缓步而行,踏着均匀的步子朝前方走去。

陈洋皱了皱眉头,发自内心的想与陆山民撇开关系,但曾雅倩坐在一旁,不得不堆出笑脸,移动着肥大的身躯,一脸热情的起身把陆山民迎了过来,把他安排在曾雅倩身边坐下。

一桌的人有好几个都是熟人,除了陈洋和曾雅倩,还有郝伟、邓超、罗燕,另外还有一个陌生**,看他的脸色,对陆山民很是鄙夷,鄙夷中还带着一丝恨意。

见陆山民来了,郝伟很高兴,一把搂住陆山民的肩膀。

“山民兄弟,你可真是我的偶像,我听说你代表金融高专参加东海大学生散打比赛获得了第二名,真是太厉害了”。

坐在对面的**哼了一声,“我听说被人打成死狗送进了医院,还真是厉害”。

陆山民呵呵一笑,“看样子我还挺出名,连我不认识的人也知道我”。

对面的**涵养倒是不错,没有气得暴跳如雷,不屑的说道:“牙尖嘴利,难登大雅之堂”。

曾雅倩淡淡一笑,对陆山民说道:“这位是金桂集团的孟浩君,听说孟老爷子取这个名字意在浩然正气,君子不器”。

陆山民笑了笑,疑惑的问道,“君子不气?是不是君子没有气量的意思”?

郝伟哈哈一笑,“山民兄弟真幽默,是‘器皿’的‘器’,不是‘气量’的‘气’”。

陆山民拍了拍脑袋,笑了笑,“不好意思,我是个小学毕业的山野村民,没什么文化,原来是‘不成器’的意思”。

孟浩君眉头紧皱,冷冷一笑,“既然知道是山野村民,就该有自知之明,不要信口雌黄。君子不器指的是君子心怀天下,不局限与器具之有形而无边际的包容万物”。

陆山民满脸疑惑的直摇头,“听不懂,听不懂”。

猎户出山 第336章 脸上芝麻一样甜

在搜索引擎输入 "猎户出山 PHP文学" 或者 "猎户出山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猎户出山目录  |  下一章
全站强推小说编号
所有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