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P文學
 
關鍵詞:長生不死  武動乾坤  異界魅影逍遙  重生之賊行天下 靈羅戒 弄潮
您當前所在位置:PHP文學>> 歷史小說>>貞觀大閑人

第八百五十三章 揣度天意

更新時間:2017-08-08  作者:賊眉鼠眼
在搜索引擎輸入 "貞觀大閑人 PHP文學" 或者 "貞觀大閑人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書

貞觀大閑人 第八百五十三章 揣度天意
人的品德和涵養是隨著年紀的增長而增長的,兩者的關系應該是正比。

可程府前堂的兩位老人家偏偏把品德和歲月活成了反比,不僅品德越活越回去,連打架的招式也越來越退化,一個揪胡子一個拽頭發,八歲孩童打架都不屑使出的招式,這兩位卻使得爐火純青登峰造極。

一旁看熱鬧的李績和牛進達二人一邊鄙夷一邊興致勃勃的看熱鬧,完全沒有勸架的意思。

戰況僵持膠著,直到程咬金和尉遲恭開始互吐口水時,李素終于看不下去了,揪胡子拽頭發也就罷了,互吐口水教他這個有潔癖的人如何忍得下去?

感覺在旁邊觀戰都會令人節操掉光啊……

扭頭望向李績,李素苦笑道:“舅父大人,您……就不管管?他們好歹也是國朝宿將,這實在太難看了……”

李績捋著青須瞇著眼,氣定神閑道:“無妨,讓他們丟人現眼,國朝宿將多矣,死一兩個不要臉的將軍不是壞事。”

李素:“…………”

這是典型的看熱鬧不嫌事大……

扭頭再望向牛進達,牛進達哈哈一笑:“懋功所言甚是,這種不要臉的老貨,多死幾個實乃國朝之福,吾皇治下盛世指日可待,實在可喜可賀……”

說完牛進達還一臉喜慶狀朝太極宮方向遙遙拱手,顯然他說的“可喜可賀”確實是由衷而發,絕無半絲摻假。

李素眨了眨眼,到這個時候,他終于咂摸出一絲不對勁的味道了。

今日在場的四位老將……似乎都帶著一股火藥味?

難道四人賭錢時有人出老千了?

李績和牛進達不陰不陽的一番話,程咬金和尉遲恭都聽到了,二人互視一眼,通過眼神交流瞬間達成共識:絕不能讓這倆老匹夫如愿,我們必須不要臉的繼續活下去。

于是二人非常有默契地同時松了手,斗毆結束。

“狗嘴不說人話,老夫豈會上你們的當,”程咬金整了整剛才斗毆時被扯得稀爛的衣裳,順便狠狠瞪了尉遲恭一眼,然后哈哈大笑:“不告而來是為惡客,老夫就不招待各位了,來人,送客!”

李素瞠目結舌,這老流氓……好耿直。

李績大笑兩聲,指著程咬金笑罵道:“一點待客的禮數都沒有,真是越活越沒出息了,行,老夫走便是了……”

指了指李素,李績道:“子正,隨老夫一起走,你舅母昨日還在念叨你呢,正經的自家長輩不拜望,偏跟這些不三不四的人攪和一起,信不信老夫讓你爹抽你?”

李素正想逃離這龍潭虎穴,于是忙不迭點頭。誰知程咬金卻忽然冷笑道:“李老匹夫你走便走,子正這娃子是老夫請來的,給老夫留下。”

李績笑道:“老貨總算交底了,怕老夫帶走子正壞了你的算計?”

李素滿頭霧水,聽這話的意思,今日程府的雞飛狗跳以及四位老將之間彌漫的火藥味……似乎跟自己有關?

李素不得不開口了:“呃,四位皆是子正的長輩,但有所命,子正絕不推辭,不知四位今日為何……”

程咬金哼了哼,斜瞥了三人一眼,道:“老夫向來光明磊落,事無不可對人言,子正,聽說陛下在宮內設凌煙閣功臣畫像是你所奏?”

“是。”李素眼皮跳了跳。

程咬金威脅般朝李績一掃,接著道:“甚好,你又辦了一件好事,也給咱們當年這些為陛下立過汗馬功勞的老東西們揚了千古美名,一事不二謝,當初老夫已代那些活著的死去的袍澤們謝過你一次了,今就不謝你了……”

李素惶恐狀道:“程伯伯言重,小子擔當不起您的謝字。”

“老夫說你當得起,你自然便當得起,李家祖墳好風水啊,出了你這么一號俊秀英杰人物……”程咬金感慨了一聲,或許想起自己生的六個不爭氣的貨,不由愈發氣悶,反思了一陣老程家祖墳的風水究竟哪里出了問題后,又道:“子正,老夫又聽說,陛下數日前召你進宮奏對,讓你推薦合適上功臣畫像的人選?”

李素額頭微微滲出了汗,直到此刻,他大概明白今日程咬金叫他來的目的了。

話不好接,可李素作為晚輩,這話必須接下去,于是李素只好苦笑道:“陛下當時只是隨口一提,諸位皆是為國征戰數十年的開國老將,小子何德何能敢越俎代庖推薦各位?程伯伯多慮了。”

程咬金笑道:“老夫從來不多慮,而且老夫知道‘君無戲言’這句話,既是陛下說過要你推薦人選,斷然不可能是隨口而言……”

李素愁眉苦臉嘆了口氣,拱手道:“程伯伯以及各位長輩們戰功彪炳,勝績無數,諸位必然能上功臣畫像的。”

程咬金哼了哼,道:“盡說些廢話,老夫為陛下鞍前馬后那么多年,上功臣畫像是板上釘釘的事,不過這功臣畫像上面也該有個名次,誰是真正的定國安邦的名將,誰是徒有虛名只知在背后撿老夫這種老實人便宜的雜碎,畫像名次上終要見個分曉。”

說完程咬金還不懷好意地瞥了李績一眼,目光很惡毒。

“噗——”

李績牛進達尉遲恭三人同時噴了。

“天下老實人何辜,竟被這老匹夫如此侮辱……”李績搖頭笑嘆道。

李素的表情愈發苦澀,他總算明白程咬金今日要見他的原因了,龍潭虎穴不是浪得虛名,李素覺得自己每次進程府都能遇到倒霉事。

“呃,程伯伯,功臣畫像雖是小子所諫,但如何排名次……小子可真的說不上話了,陛下乾綱獨斷,小子怎敢多言?”李素艱難地道。

程咬金哼了哼,道:“小娃子年歲漸長,性子倒變得畏縮了,莫非你還不知自己在陛下心里的分量?如今你可是被陛下待之以國士,哪怕你說的話再離譜,陛下都會鄭重其事仔細思量,功臣畫像是你提出的,你編個理由,給老夫安排個好名次易如反掌。”

李素小心翼翼道:“不知程伯伯想排第幾名?”

程咬金瞥了眾人一眼,露出傲然之色,挺胸道:“第一鐵定是長孫老兒的,這個老夫有自知之明,就不跟他爭長短了,所以老夫便委屈一下,位列第二吧,這個名次想必亦是眾望所歸……”

話沒說完,李績尉遲恭二人頓時炸了,齊聲怒道:“老匹夫厚顏無恥!”

程咬金環眼圓睜,喝道:“不服氣便過來與老夫大戰三百回合!”

尉遲恭脾氣最暴躁,當即便怪叫一聲,怒道:“打便打!老夫生平殺敵無數,多殺一個不要臉的老貨有甚打緊。”

猝不及防間,二人又打了起來。

李素驚恐地看著前堂內的飛沙走石,一時間茫然無措。

旁邊的牛進達拍了拍他的肩,笑道:“子正莫怕,倆老匹夫向來不對付,見面胡亂找個理由便打起來,這些年我們都習以為常了。”

李素擦了擦額頭的汗,干笑道:“叔伯們太奔放,小子跟不上長輩們的節奏,實在羞愧……”

牛進達嗤笑:“該羞愧的是他們,你羞啥?”

李素眨了眨眼,壓低了聲音道:“您幾位今日來程家,也跟程伯伯一個意思吧?牛伯伯若想爭個名次,小子過幾日進宮……”

話沒說完,牛進達搖了搖頭,斷然道:“老夫對功臣畫像殊無興趣,再說,當年跟隨陛下征戰的從龍功臣多矣,老夫或許還排不上號,今日老夫只是被懋功拉來看熱鬧的。”

李素頓時肅然起敬:“牛伯伯高風亮節,有儒將君子之風,晚輩心慕之。”

牛進達大笑道:“你小子這張嘴越來越油滑了,老夫缺你這晚輩一聲夸獎不成?這倆老貨打起來沒完沒了,此地不宜久留,沒事咱們就走吧,剛才程老匹夫說的話你就當放屁,如此大事豈有為難一個晚輩的道理,一把年紀了還不懂事,走,莫在烏煙瘴氣的地方待了。”

李素求之不得,聞言毫不猶豫地贊同。

堂內程咬金和尉遲恭二人打得昏天黑地渾然忘我,李素牛進達和李績三人招呼都沒打,大搖大擺便離開了程府。

出了程家門,沒多遠便是李績府邸,都是開國功臣,住的地方并不遠。

李素三人走了一會兒便進了李績的家門,李素先按禮數分別拜望了舅母等長輩,這才進了前堂,三人賓主而坐。

李績捋了捋青須,道:“子正,你牛伯伯不是外人,老夫便敞開說了,功臣畫像一事在長安城里鬧出不小的動靜,尤其是有從龍之功的軍中將領,更是對功臣畫像分外眼紅,今日程老匹夫算是開了個頭,不過你萬莫蹚這渾水,這灘水深不可測,一不小心會罪人傷己,屆時得不償失。”

牛進達在一旁連連點頭贊同。

看著二人關懷的目光,李素心中感動,李績是自己的親舅舅,牛金達是自己的授冠人,二人對自己的關懷委實是真心實意,不摻半點虛假的。

“是,外甥謹記舅父大人教誨。”

李績看著他,笑道:“你的前途不可限量,未來的成就或許比老夫更高,咱們李家眼看要家族興旺世代公侯了,越是如此,子正你越要言行謹慎,不可輕易涉險,凡事求個穩妥,寧可退步妥協,亦不可冒進……”

李素笑著應是,心下有些奇怪,恐怕李績這番話不僅僅是指功臣畫像一事。

一旁的牛進達迅速與李績交換了一下眼神,然后道:“前陣監察御史馮渡被刺一案鬧得滿城風雨,因事涉儲君之爭,我等軍方老將俱未發一語,畢竟我們手握兵權,在軍中多少有些威望,若貿然插手必是帝王大忌,不過此案從頭到尾我們都看在眼里,此案涉及晉王與魏王,恐怕與子正你也脫不了干系吧?”

李素一驚,這事他做得很隱秘,除了身邊極少數人外,別人斷無可能知道,實不知牛進達和李績是如何得知的。

見李素表情猶疑,李績笑道:“我與老牛皆是你最親近之人,今日堂內只有我們三人,你有何不敢承認的?”

李素咬了咬牙,索性痛快地道:“是的,此事是我所為。……只不知二位長輩如何知道的?”

牛進達嘆道:“我們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察覺你與晉王來往甚密,晉王年幼,在朝中素無根基,魏王勢大,朝中門卿如云,甚至連長孫無忌都偏向魏王,晉王身陷命案,卻莫名其妙贏了魏王,而且連山東士族都出來為晉王擔保,若說晉王身后沒有高人指點布局,他怎么可能從此案中脫身?更何況,此案過后,魏王被陛下罰閉門思過,晉王的地位卻一飛沖天,愈得陛下寵愛,二子奪嫡,晉王大獲全勝,背后必有高人,老夫與你舅父私下揣度,皆認為除了你,旁人不可能有如此手筆出奇制勝。”

李績眼中露出復雜之色,似是欣慰又是責怪,良久,悠然嘆道:“果真是好手筆啊!其中過程老夫并不知,可是單看結果便已欽佩萬分,魏王挾長孫無忌和朝中半數門卿之威,將晉王幾乎置于死地,如此劣勢之下還能完美翻盤,反敗為勝,委實精彩之極,更難得的是你心中有仁念,明知開口能請動我們這些軍中老將,行事起來事半功倍,可為了我們這些老家伙的安危,楞是在我們面前不提一字,將我們瞞得死死,這份胸襟,這份擔當,這份謀算,老夫似你這般年紀時自問做不到。”

李素羞愧道:“小子行事沖動孟浪,讓二位長輩擔心了,皆晚輩之過也。”

李績擺了擺手,道:“過程我們便不問了,必然也是有驚有險,況且我等手握兵權,宮闈之事知道得越少越好,老夫單只問你一句……”

“舅父大人請說。”

李績和牛進達互視一眼,李績神情忽然變得嚴肅凝重,放低了聲音緩緩道:“你……果真欲輔佐晉王爭奪東宮之位?”

李素沉默片刻,道:“是,小子確有此意,而且此意已決。事實上,馮渡被刺一案從頭到尾都是小子炮制出來的,為的就是達到如今的現狀,魏王失寵,晉王重用,再將山東士族拉到晉王的戰車上,如今晉王的贏面已經很大了。”

李績嘆了口氣,道:“此事你確實辦得漂亮,可……老夫還是不贊同你參與儲君之爭,太兇險了,一子落錯,滿盤皆輸,輸的可是你全家的性命啊,今日你勝了半子,明日焉知不會棋差一著?難道你沒有想過輸了以后的下場?難道你不怕自己的行徑被陛下知道?陛下縱然再寵信你,也斷然不會容許臣子參與爭儲之事里面……”

李素笑道:“小子猜測,當馮渡被刺一案水落石出時,陛下恐怕已經知道我參與其中了……”

李績一驚,急忙道:“何以見得?陛下若知你參與其中,為何沒有究你的罪?”

李素道:“舅父大人方才也說了,魏王勢大,朝中門卿眾多,已然獨成一系,古往今來的帝王沒有誰樂意看到臣子結黨獨大的局面,這是非常犯帝王忌諱的事,在馮渡被刺之前,我估計陛下已經對魏王心生猜疑了,所以才敢布下此局,讓晉王趁機上位……”

李績畢竟老謀深算,聞言頓時露出明悟之色:“你的意思是,陛下故意縱容你私下所為,他也想讓晉王上位?”

“是的,帝王之術的根本,其實就是‘制衡’二字,左右平衡才是最穩妥的,朝堂派系失衡,強弱差距太過明顯是帝王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陛下是雄才英主,尤其看重自己對朝堂的掌控,他絕不能容忍某一派勢力越來越強大,哪怕是自己的親兒子也不行,一旦有了苗頭,他便會扶起一派,打壓另一派,務求在有生之年維持這種左右平衡的局面,才能令朝臣對皇權和帝王心生敬畏……”

貞觀大閑人 第八百五十三章 揣度天意

在搜索引擎輸入 "貞觀大閑人 PHP文學" 或者 "貞觀大閑人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貞觀大閑人目錄  |  下一章
全站強推小說編號
所有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