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P文學
 
關鍵詞:長生不死  武動乾坤  異界魅影逍遙  重生之賊行天下 靈羅戒 弄潮
您當前所在位置:PHP文學>> 歷史小說>>貞觀大閑人

第八百四十三章 武氏問情

更新時間:2017-07-14  作者:賊眉鼠眼
在搜索引擎輸入 "貞觀大閑人 PHP文學" 或者 "貞觀大閑人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書

貞觀大閑人 第八百四十三章 武氏問情
愉快聊天的前提是大家最好都別說廢話,見面互問“吃了嗎”,如果沒有真心請對方吃飯的想法,這句話就是一句毫無營養的廢話。

當然,國人含蓄的文化和性格注定了聊天之前要有一些鋪墊,鋪墊的過程其實也就是堆砌幾句廢話,然后話題循序漸進,漸漸引到正題上。

像武氏這么開門見山的聊天方式倒是不太常見,如果換了王樁王直他們,李素會很喜歡這種方式,可惜他此刻面對的是武氏。

不得不說,李素對這個女人有著很深的忌憚。

畢竟在真實的歷史上,她可是把整個李家江山都改朝換代了,而且以一個女人之身公然稱帝,中國幾千年的歷史上,只有這么一位女皇帝。可想而知,這個女人有多么厲害。

面對未來的女皇,李素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隱藏在人性里“惡”的一面不斷的提醒他,趁著這位女皇如今正是低谷期,索性尋個由頭把她殺了,以李素如今的地位,殺府里一個丫鬟根本不算事,死了充其量被官府罰二百文錢而已,卻能把未來對自己不利的危險因素徹底扼殺在搖籃中,百利而無一害。

說實話,這個念頭不止一次在腦海中閃現,每一次都被自己人性中“善”的一面生生壓了下去。

武氏再可怕,再厲害,她終究沒做過任何對李素不利的事,至少目前為止沒做過,所以對李素來說,她就是一個無辜的女人,毫無理由的對一個無辜的女人痛下殺手,李素怎么也過不了心里的那道坎。

李素是權貴,可一言而定別人生死的權貴,可他終究與別的權貴不一樣,他仍堅守著心中的善良,他不是沒有殺過人,最近的馮渡被刺就是他一手安排的,但他可以拍著胸脯說,這輩子自己殺的每一個人都有他的取死之道,他從未對無辜的人動過手。

人生在世,終歸要活得有意義,富貴也好,貧窮也好,都是命中注定,唯有人性中的天良才能證明自己活得無愧此生。

武氏實在應該慶幸自己遇到的不是別人,而是李素,否則現在的她早已成了荒郊野外的一捧黃土,如果命再背一點的話,說不定還有人在她墳頭蹦迪……

此刻武氏心里很惶恐。

她雖被李素當成幕僚,但名義上她只是李家的一名丫鬟。

這個年代的丫鬟是沒有人權的,主家就算毫無緣由的把她扔井里,也不會吃上官司,武氏之所以敢當著李素的面坦承自己見過李治,其一是因為這件事根本不可能瞞住李素,索性直說,其二也是因為這兩年的相處下來,武氏多少對李素的性格有所了解,她相信李素不會因為此事而對她動殺心。

饒是如此,坦承之后的武氏仍有些緊張,長吸了一口氣,閉上眼一副任你宰割的模樣,非常的悲壯。

李素靜靜地看著她,然后噗嗤一聲笑了。

“見就見了,你這副不想活了的樣子啥意思?”李素頓了頓,好奇道:“……晉王非禮你了?”

“李公爺你……”武氏又羞又怒,剛才那股視死如歸的氣勢頓時全泄了。

李素伸了一個長長的懶腰,舒服地嘆息了一聲,然后笑道:“當年你進我李家時,我曾對你說過,如果你有更好的地方,盡管離開,我絕不攔你,如果沒有,不妨暫時屈居我家,待有合適的機會,我為你尋一條敞亮的前程,我說過的話自然算數,你我好聚好散,無恩無怨,就此相別,恰到好處,武姑娘,你不必多想。”

武氏露出感激之色,同時不自覺地松了口氣,垂頭低聲道:“奴婢不是好人……”

李素一愣:“這年頭很難聽到別人如此客觀的評價自己了,呃,然后呢?”

武氏面現羞愧之色:“奴婢……失了本分,我的命不好,當年選進宮時風光過一陣,一朝被貶,嘗盡炎涼,全靠李公爺將奴婢救出苦海,奴婢本應以此殘身為公爺死而后已,可是奴婢終歸還是不甘心,在宮里時我輸得一塌糊涂,差點喪命,這輩子還長著,我總想再試一次,成也好,敗也好,死也死得瞑目了,奴婢不敢說心太高,只能說心太野了,辜負了公爺的恩情和一番好意……”

“奴婢離開公爺還有一個原因……”武氏說著忽然抬起頭直視著李素,道:“公爺太聰明了,可謂算無遺策,這兩年奴婢跟在公爺身邊,眼見公爺遇到危難時從容淡定,輕松化解,奴婢自問不及公爺萬一,奴婢留在公爺府上,越來越覺得自己是個毫無用處的累贅,公爺,您其實根本不需要什么幕僚的,對不對?以您的能耐,世上應該沒有能夠難倒你的事了,奴婢甚至相信,若是公爺不那么淡泊,想創一番功業的話……”

武氏說著聲音忽然壓得很低:“……公爺就算立旗謀反,改朝換代,想必也不是什么太難的事,對吧?”

李素眉梢一跳,笑意頓消,陰沉著臉瞪著她:“都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你是想死了嗎?這種話敢隨便亂說,你想害死我?”

武氏掩嘴輕笑:“公爺其實和奴婢都是同一類人,都是有能力改天換地的人,不同的是,公爺志不在此,淡泊名利,而奴婢本事不及公爺,卻有一顆潑天的膽子……”

李素瞪她半晌,終于嘆了口氣道:“我現在覺得把你送走真的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你……是個禍害,留在我家遲早會讓我倒霉。”

武氏笑道:“公爺慧眼,奴婢亦不及也。”

李素闔目片刻,緩緩道:“武姑娘,你我也算一場主仆緣分,好聚好散亦算一段人間佳話,臨走我有一言相告。”

武氏肅容襝衽:“奴婢洗耳恭聽。”

李素睜開眼盯著她那張俏麗的臉龐,道:“從此你便是晉王殿下身邊的人了,以你的能力,令晉王對你刮目相看須臾可至,以后你將會在晉王心中占據越來越重要的位置,你我如今同為晉王效力,可以說,他就是我們的主心骨,晉王年輕,天性善良,我最看重的也是他的善良,所以才甘心情愿為他效力,我只希望你在他身邊后,不要破壞了他的善良,明白我的意思嗎?”

武氏神情一黯,低聲道:“公爺的意思,奴婢明白了,奴婢……確實算不得善良的人,公爺是怕奴婢污了晉王殿下。”

李素笑了笑,道:“你我之間毋庸掩飾,你和我都不算善良的人,兩個不善良的人共同輔佐一個善良的人,說來確實有些可笑,但我還是希望等到晉王年老時,他的善良依然未變,也算是對你我自己的一個救贖吧,武姑娘,你覺得呢?”

武氏垂頭道:“公爺宅心仁厚,奴婢欽佩。”

李素接著笑道:“所以呢,以后遇到事,不管多么危難艱困,那些陰損的缺德的害人的主意,你就不要亂出了,就算達到目的,卻也失了本心,算起來得不償失,武姑娘,這便是你我的君子協定,如何?”

武氏點頭:“是,奴婢答應公爺,絕不出害人的主意。”

李素眨眼:“說好了,不許反悔哦。”

武氏沉默片刻,忽然道:“奴婢若不小心違誓了,公爺當如何?”

李素笑容漸漸泛起冷意:“很簡單呀,想辦法把你弄死,那時想必晉王已成了太子,甚至是皇帝,如果你死了,知道叫什么嗎?……叫清君側。”

武氏一顫,看著李素陰冷的笑容,不由滲出一身冷汗,臉色也不由自主地蒼白起來,此時此刻,她終于發現,眼前這個人,果真不是一個善良的人,他說要弄死自己,武氏絕不能把它當作一句玩笑話,因為她相信李素的本事,只要他想,就一定有辦法弄死她。

“是,奴婢明白了,有生之年,奴婢絕不敢教唆晉王做惡。”武氏垂頭惶恐地道。

笑容里陰冷的意味漸漸淡去,李素的臉上恢復了燦爛:“你看,現在多么和諧美好,曾經的主仆緣分已盡,如今互為同僚,又是一段新的緣分,你我今生皆是有緣人,但愿我們共同珍惜緣分。”

武氏抿唇一笑,心中倍感壓力的同時,也徹底放下了心事。

將來會怎樣,誰都說不準,但是現在,想必李素已真的不介意她投到晉王門下,如果離開李家,是否算擺脫了他的陰影,從此天下可任她籌謀縱橫?

忐忑盡去之后,武氏的心底深處忽然浮起許多不舍,還有那一絲若有若無的情愫。

此生未曾愛過,武氏盡管身陷低谷,但仍舊心高氣傲,世間男子極少能入她眼,如果一定要找出一個來,眼前的李素可能是唯一的一個了。

當初甘心留在李家,除了不得已的身不由己之外,大抵還是對李素有一些好感,隨著日子的流逝,好感漸漸變成了朦朧的喜歡,很多次武氏都在想,如果李素愿意接受自己,哪怕只是李家的一個妾室,她也情愿在李家終老一生,世上只有一個李素能讓她做出這樣的決定。

很可惜,李素并不愿接受她,甚至一直有些提防她。

兩年后,武氏終于死心了,在這個男人的心里,她占據不到一絲一毫的位置,自己做的一切都只是徒勞,埋藏在心底深處的渴望和情愫,終究只是一場鏡花水月。

今日離別在即,武氏心中忽然有一種沖動,她很想再試一次。

“公爺,奴婢認識你已兩年了……”武氏低聲道。

李素笑道:“你是想感慨歲月如梭,光陰如白駒過隙什么的?”

武氏搖頭:“不,奴婢只是……舍不得你。”

李素一愣,接著苦笑:“你太耿直了,叫我怎么接話?我若說我也舍不得你,你是不是就不走了?”

武氏猛地抬頭,望向李素的目光里一片灼熱:“只要公爺說一句舍不得我,我愿為公爺留下,一輩子留下!”

李素再次愣住,接著搖頭嘆道:“你我有緣,但非男女之緣……”

武氏情緒忽然有些激動地道:“你心中但凡為我留些許方寸之地,怎會沒有男女之緣?從認識我那天起你便認定我是壞女人,我便注定只能是壞女人,所以你對我又是提防又是躲避,現在你跟我說無緣,怪我么?怪我么!”

武氏眼眶泛紅,眼淚如雨而下,垂頭無力地喃喃自語:“我知道我壞,可是我能怎么辦?誰叫這世道如此黑,我只是一個想活下去的弱女子而已,所有的不擇手段,只是為了活下去,公爺,我也是出身國公家的閨秀,你以為我愿意如此么?天不給我活路,我能怎么辦?”

看著哭得不能自已的武氏,李素有些感動,隨即嘆息道:“武姑娘,我從不覺得你壞,我只是……今生無法再背負第三個女人的情債了。”

武氏頓覺心涼,她再次嘗到了被拒絕的滋味,這一次她已完全失望了。

不論理由是真是假,武氏只知道一個事實,李素不會接受她的,他的心里永遠不會有她的位置。

自己的一廂情愿,也該到此結束了。

鏡花水月,果然是鏡花水月!

武氏使勁吸了吸鼻子,激動的情緒迅速平復下來,臉上淚痕未干,卻朝李素嫣然一笑,最后屈膝盈盈行了一禮。

“奴婢失態了,公爺莫怪。今日就此告別公爺,公爺對奴婢的大恩大德,奴婢永志不忘,定當報還。”

武氏離開了李家。

簡單的幾件舊衣裳,用一個包袱皮一裹,便算是對她在李家這兩年的一個交代。

臨行前,武氏非常識禮地向李道正,許明珠,薛管家以及李家諸多相熟的部曲,丫鬟,雜役們各自道別辭行。

還有那位從掖庭便一直陪在武氏身邊的小宮女杏兒,李素將她送給了武氏,兩個從掖庭逃生出來的女子坐上牛車,向長安城行去。

牛車上,兩個女人互相摟著,沉默地將頭靠在一起,手里各自拎著一個小包袱,像兩片相依為命流浪天涯的浮萍,漸行漸遠。

李素站在門口看著她們的背影消失,表情有了幾分松動。

他突然很想把武氏叫回來,告訴她,好好留在李家,李家不大,但沒有外面的風急雨驟,余生至少有一片地方遮蔽風雨。

咬了咬牙,李素終究忍住了心里的沖動。

一只纖細的手搭上了他的肩,許明珠在他身后幽幽地道:“夫君想留下她,為何不叫住她?”

李素轉身看著她,笑道:“人各有志,強留不得,再說,留她在咱家,終究弊大于利,我不能留她。”

許明珠嘆道:“妾身不是不識大體的女人,別的權貴家中都是妻妾成群,咱家卻只有我這一個正室,說出去也不好聽,夫君身邊也該多添一個知冷知熱的人服侍您了。妾身覺得這位武姑娘不錯,知書達理,優雅大方,更重要的是足智多謀,能在朝堂事上幫夫君出謀劃策,夫君身邊確實需要這么一位女人。”

李素笑道:“夫人想得太簡單了,過日子可不是看她能帶給我什么好處,咱家里還是單純些的好。”

許明珠疑惑地道:“夫君的意思,那位武姑娘并不單純?”

李素攙住她的胳膊往回走,邊走邊笑道:“有的女人把日子過成了事業,生活里都遵循弱肉強食的規則,這一點不適合我,夫人當知我,我是把事業都過成了日子的人,與她恰恰相反,不能說她不單純,只是她的性情與咱家的氣氛不合,懂嗎?”

許明珠似懂非懂地點頭。

雙手撫上她的小腹,仍如往常般平坦,可李素知道里面有一個屬于他和她的小生命正在努力地吸收著母親的營養,一天比一天大,想到這里,李素心中便充斥著滿滿的幸福感。

“夫人仔細回憶一下,你有身孕前有沒有夢過什么奇異的事?比如天上忽然降下一條蛟龍跟你那啥啥,然后你就有了身孕,或者是鳳凰啥的……”李素嚴肅地問道。

許明珠一愣,接著大怒,用足了力氣使勁捶了他一記:“夫君又說甚胡話!妾身怎會做那種亂七八糟的夢!”

李素長松一口氣:“那我就放心了,生怕你將來臨盆時莫名其妙生下一只蛋,那該是多么悲傷啊……”

宗正寺和大理寺終于將馮渡被刺一案做出結案文書,送到了尚書省。

意料之中的,晉王李治被定成了此案的幕后真兇,從人證到物證俱有,官面文章作得天衣無縫,任何人看過一眼便不得不相信那個曾經純樸天真的少年李治居然真的殺人兇手。

長安朝堂的議論聲已不是竊竊私語,而是滿殿喧嘩了。

事涉皇子,本來是件很忌諱的事,可是有人帶了頭,朝臣們頓時便一擁而上了,于是雪片似的奏疏從四面八方遞進太極宮,群臣眾口一詞,紛紛要求嚴懲晉王李治。

李治在朝中并無人脈,所以墻倒眾人推并不出奇,只是這一次眾人推墻的速度未免太快了些,局外人尚不覺得如何,覺得這是天理公道,可局內人卻覺得有些不對勁,褚遂良原本是最憤慨的一個,昨日聯名上疏時他的名字署在第一個,僅僅只過了一天,褚遂良便發覺風向不對,原本要求嚴懲晉王最積極的一個人,今日卻熄了火,一聲不吭在朝班中裝老透明。

事情鬧大了,李世民無法再壓下去,只好當著群臣的面下旨,削晉王王爵,貶為庶民,圈禁宗正寺半年自省,以觀后效。

這個處罰不算嚴厲也不算寬松,當日幾位重臣商議時的結論,李世民折其中,算是給了天下臣民一個交代。

旨意下了,但常涂手下的人馬動作卻愈發頻繁,向來冷靜的常涂這次大反常態,估計是李世民向他下了嚴旨,定要為晉王洗脫冤名,于是常涂瘋了似的發動手下人馬四處尋找線索,意圖逆轉鐵案。

就在朝堂熙熙攘攘之時,宗正寺傳來一個不好的消息。

晉王李治服毒自盡了!

(天津)

貞觀大閑人 第八百四十三章 武氏問情

在搜索引擎輸入 "貞觀大閑人 PHP文學" 或者 "貞觀大閑人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貞觀大閑人目錄  |  下一章
全站強推小說編號
所有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