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P文學
 
關鍵詞:長生不死  武動乾坤  異界魅影逍遙  重生之賊行天下 靈羅戒 弄潮
您當前所在位置:PHP文學>> 爽文小說>>逆天邪神

第329章 焚天之怒(|||)

更新時間:2015-09-05  作者:火星引力
在搜索引擎輸入 "逆天邪神 PHP文學" 或者 "逆天邪神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書

逆天邪神 第329章 焚天之怒(|||)
“所以呢?”焚絕城緊擰著眉頭,面目稍顯猙獰:“我們應該馬上把他的兩個親人放了,然后去向云澈求饒?這樣就能保全我焚天門的威名?”

“你!”焚斷魂手掌揚起,就要扇焚絕城一個耳光,但看到他重傷在身的凄慘樣子和臉上的怨恨,這一掌還是沒有扇下去。

“我們整個宗門的尊嚴,都在我迎親那天,被云澈毀了個體無完膚!現在蒼風國,誰不在笑話我們焚天門!我們焚天門的千年之威,此刻全成為襯托云澈威名的一個陪襯!如果大長老七人全部死在云澈手里的消息再傳出去,那我們就徹—豬—豬—島—小說ww.{zhu}{zhu}{dao}徹底底淪為了一個笑話!而這種情況之下,如果我們卻選擇投鼠忌器,暫且忍耐,就連身為少門主的我,都會看不起焚天門!”焚絕城咬著牙,幾乎吼叫著說道。平時在焚斷魂面前無所不從的他,今天卻是寸步不讓。

“而只有殺了云澈,才能挽回我們失去的名望,也才能對得起死去的長老和列祖列宗!為此,我們不擇手段又有何錯?!如果父親怕因此而污了自己的名聲,在殺了云澈之后,大可將一切都推到我的頭上,說是我焚絕城私自去擄來云澈的家人,和焚天門其他人都毫無關系。”

焚絕城的話一個字比一個字陰厲,他這么做,所謂的宗門聲名只是一小部分,更多的,當然是為了向云澈報復他的切骨之恨!作為焚絕城的父親,焚斷魂自然知道焚絕城真實的想法是什么,但他說的話,卻又句句直擊要害……在長老會之中,他聽到的,也大都是這樣的聲音。如果不是絕大多數的人贊成如此做,身為門主的他,又怎么會在今天才得到消息。

別人都可以沖動,可以因為自己一個人的情緒而不擇手段,但他不能,身為焚天門的門主,任何事情,他都必須考慮全局,權衡利弊……但事已至此,除了借此將云澈引來后誅殺,他已別無選擇。

“罷了。”焚斷魂垂下手來,無奈的嘆息一聲,但眼神依舊無比冷厲:“你從小到大,幾乎從未被人忤逆過,更別說欺凌。卻是三番兩次折辱在云澈的手上,我知道你不報此仇絕不甘心。殺大長老等人的仇恨,也的確非報不可……我便由你任性這一次,我會親自去安排誅殺云澈的陣勢……但只有這一次,若以后你再敢如此不計后果的自作主張,我定不饒你!”

焚斷魂的門主威勢,自然不是焚絕城真正能扛下來,他上身微微一顫,馬上道:“我對云澈恨意極深,二長老等人也都急欲殺掉云澈為大長老報仇,所以……所以才瞞著父親做出這件事……絕城保證以后再也不會有類似的事。殺掉云澈后,自作主張之過,也任憑父親責罰。”

“哼!”焚斷魂淡淡一聲冷哼,拂袖而去,到了門口時,他腳步停下,忽然問道:“你為什么要讓塵兒帶人去做這件事?他性子剛烈,絕不會接受這種脅迫家人的手段,你又是怎么說動他的。”

“父親可能有所不知。”焚絕城道:“三弟當初之所以未能參加排位戰,便是因為云澈。在時,云澈不但將他擊敗,還將他踩到腳下……當初二弟一句言語之辱,就讓他離開宗門,數年不歸,誓要二弟付出代價,云澈卻將他的尊嚴踩在腳底。被云澈所殺的斷滄閣主,更是他一生最為敬重的人。他對云澈的恨意,絕不比我少!我許諾他,在云澈奄奄一息的時候,會讓他肆意凌辱,然后親手將他解決,他便答應了下來……而之所以讓三弟去……”焚絕城垂下頭來:“只有三弟離開宗門數日不歸,父親才不會懷疑和提前發覺什么。”

“哼!”焚斷魂轉過頭去,不再說話,怒氣沖沖離開。十息之后,他低沉的聲音便滲透至焚天門每個角落:“各大長老、閣主聽令!半刻鐘之內全部到議事大廳集合,有要事商議!”

“老九!那兩個人被關在哪里?”焚絕城叫喚道。

門外,一個后背微顯佝僂的人走了進來,低聲道:“蕭烈被關在囚龍獄的最底層,至于那個叫蕭泠汐的女孩子……被三少主安排關在了絕塵天閣。”

“絕塵天閣?”焚絕城一愣:“是焚絕塵自己下的命令……呵,這可真是有意思。絕塵天閣一直是屬于他的禁地,連我隨便上去都要挨他臉色,他居然把一個用來當誘餌的女人關到那里去。”

被稱作老九的人用晦澀的聲音道:“蕭泠汐雖然是云澈的姑姑,但年紀看上去比三少主還要小上一些,長相極美,而且有一種獨有的靈氣,三少主或許對她起了什么別的心思。”

“哦,是嗎?”焚絕城歪了歪嘴角,忽然陰沉的笑了起來:“和我去一趟絕塵天閣……云澈得到消息過來,至少還要七八天的時間,這段時間,可有不少的事情可以做!”

“是!”

焚天門位于焚天谷之中,宗門駐地并非平地,而是高低起伏的山地,其中,更是穿插縱橫著一道道或高或低的山壁。絕塵天閣是焚絕塵的居所,而它之所以被稱作“絕塵天閣”,是因為它就建造在焚天門內最高,高度足有近三十丈的那處山壁之上。

這里是焚絕塵的居所,有時也會被當做練功之地,從不允許任何人隨意踏入。當然,若焚絕城執意要進入的話,也沒有人敢于阻止。

焚絕塵并不在絕塵天閣之中,焚絕城一路暢通無比的進入絕塵天閣中,推開大門,一眼,就看到了正站在木窗邊緣回首,一臉驚慌的少女。

看到這個女孩,焚絕城的雙眼一下子亮了起來,露出餓狼一般的淫邪光芒。

眼前的女孩看上去才只有十七八歲,雖然他得到的資料,云澈的姑姑年紀不大,但他也沒想到居然如此之小,分明比云澈還要小上一些。少女嫩顏雪潤嬌美,紅潤香唇鮮艷欲滴,嬌翹的瑤鼻秀氣逼人,烏黑的眼睫下是一雙雖然盈動著驚慌,但依然如星鉆般晶瑩美麗的眼睛。她身上的長衣很是普通,還稍顯破舊,但穿在她的身上,卻呈現著一種清麗脫俗之感。

焚絕城雙目盯緊她,半天都沒舍得移開。流云小城,一個他根本不屑一顧的地方,他絕沒想到,這樣一個地方,竟然能孕育出如此集天地之靈秀的絕美少女。相比于她嬌美的容顏,更讓人心動的是她那種仿佛沒沾染過一絲凡塵污濁的靈秀,和清晰映在她身上,讓人不由自主產生呵護欲望的嬌嫩與柔弱,尤其是她一雙美眸,如一潭晶瑩泉水,清徹透明,楚楚動人。

焚絕城的目光在貪婪和淫邪之中切換,他一腳踢上房門,一臉淫笑的走向蕭泠汐。

“你……你是誰?你們到底要做什么?”接觸到焚絕城的目光,蕭泠汐全身一寒,驚慌的后退著,右手死死的抓著自己胸口的衣服。

“哦,忘記自我介紹了。”焚絕城笑瞇瞇的道:“在下焚天門的少主,焚絕城。你可要好好的記住這個名字。你,就是云澈的那個姑姑?如果我沒記錯,你的名字,是叫蕭泠汐?能讓我焚絕城記住名字的,這個世界上可不多,不過好在你非但沒讓我失望,還給了我一個好大的驚喜。”

焚絕城一邊說著,笑的更加肆意起來。

焚天門,原本對蕭泠汐而言是只存在于傳說中的勢力,焚天門的少主,那更是傳說中的絕頂人物,本是她以為終生都不可能有任何接觸的。但一夜之間,無法預料的厄運就此降臨,她和父親,竟然被帶到了這個傳說中的龐大宗門之中……這一路之上,從焚天門幾人的交談之上,她斷斷續續的聽到了些什么,她隱約知道自己和父親被帶來這里,是因為云澈……而云澈,就是她朝思暮想,日益牽掛的蕭澈。

只是,她依然不明白,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么。

在整個蒼風都在流傳和談論云澈名字時,被封禁在后山的蕭泠汐與蕭烈卻是一無所知……也不可能知道什么。她對云澈的印象,依舊停留在那個玄脈殘廢、潺潺弱弱、需要她去保護與心疼、卻又可以在面對蕭宗壓迫時堅決擋在她前方的那個少年上。

“我……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在這里的每一秒,蕭泠汐都在惶恐不安中度過,焚絕城的眼神,更是讓她恐懼,她搖頭道:“我爹呢?我爹他在哪里?你們有沒有對他怎么樣?你們到底要做什么!”

“做什么?嘿嘿,這個你不用知道。”焚絕城抬起纏著繃帶的左手,散漫的活動了一下肩肘:“不過你馬上就知道我接下來要做什么了……哈哈哈哈,我忽然有些感謝云澈了,居然讓我無意間找到這么一個人間極品,在他來之前,先讓我在你身上,好好討點利息!”

說完,焚絕城一陣淫笑,撲向了蕭泠汐。

“啊……不要過來!”蕭泠汐驚叫著閃到另一個角落,手掌放在自己心口部位:“滾……滾開!你要是再敢靠近一步……我就……我就自斷心脈!”

“哈哈哈!”焚絕城肆意大笑:“你的玄力才是可憐的入玄境初期,在我面前還想自斷心脈?那你大可以試試啊……”

焚絕城一邊笑著,一邊又撲向了蕭泠汐……這時,后方忽然一聲震響,緊閉的大門被粗暴的踢開,焚絕城迅速回身,赫然看到焚絕塵正站在門口,一張臉陰沉如水。

“誰讓你進來的!”焚絕塵雙目死盯盯著焚絕城,如同在注視自己的仇敵。

“哦,三弟你回來了。”焚絕城轉過臉來,笑瞇瞇的道:“剛才看你不在,我就自己進來了。你回來的正是時候,這個女人,我可就帶走了。”

焚絕塵本就陰暗的臉色猛的再次一沉,目光之中,隱約帶上了一股陰寒的……殺氣,他冷冷的道:“她是我帶來的!我只說過將他們帶過來,但沒說要交給你處置……馬上給我滾!”

“哦?”焚絕城的眼睛瞇了起來:“嘖嘖,三弟這反應,還真是有些稀奇,莫非,三弟是看上這女孩了。”

“是又如何?”焚絕城這次不僅僅是目光,連氣勢上都帶上了殺機,仿佛焚絕城若是再不離開,他就會馬上動手。

“哦!”焚絕城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原來如此。三弟一向薄情寡欲,對女人從來不假辭色,我還一直擔心三弟會有斷袖之癖,看來是我這個當兄長的多心了……既然是三弟看上的女人,那我這個做兄長的當然拱手相讓……不過三弟可千萬不要忘記,她可是云澈的姑姑!”

淡淡一笑,焚絕城灑然走出。在踏出房門時,他臉上的笑意消失不見,臉色陡然陰沉了下來,一抹殺機在眼眸中一閃而過。

若是平時,焚絕塵斷然不可能是他的對手。但他此刻左手重傷,右臂無法動彈,身體里還存有內傷,若是就此打起來,他還真不一定是焚絕塵的對手。更何況,焚絕塵是個動手后一旦處在劣勢,就會變成瘋子的人,他絕不愿意在傷勢未愈的狀態下和他動手。

“謝……謝謝你。”焚絕城離開后,蕭泠汐的驚慌才終于退去了少許,她撫著胸口,向焚絕塵輕聲道謝。

她和蕭烈,是被焚絕塵帶到這里,她這幾天的所有厄運,都是因他而起。她卻依然因為剛才他趕走焚絕城,而很是真誠的說著“謝謝”……她依舊如此單純、善良到讓人心疼。

焚絕塵的心弦被一種無法詮釋的感覺輕輕撩撥了一下,他坐到桌旁,動了動眉,好一會兒后,才忽然說道:“不用!你放心,你被帶到這里來,只是做一個誘餌……沒有人會傷害你!”

“誘餌?是為了……對付小澈嗎?”蕭泠汐一下子更加驚慌起來,她急急的道:“你們和小澈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你們為什么要這么對他,如果……如果他有什么你們的地方,我……我代他向你們認錯,向你們道歉好不好?求你們放過他……小澈他是一個最善良的人,他一定不是故意冒犯你們的。”

“認錯?道歉?”焚絕塵的牙齒咬起,用充滿恨意的聲音道:“真是可笑!他犯下的錯,必須用命來償還!”

蕭泠汐的心一下子揪緊,整顆心完全被恐懼所充斥……她恐懼的不是自己的處境,而是一直印記在她心間的那個最重要的人。她不明白,他怎么會招惹上了焚天門,還有了必須用命來償還的巨大恩怨。她咬了咬嘴唇,忽然有些憤怒的道:“如果你們真的有那么深的恩怨,為什么不用光明磊落的方法去解決!你們焚天門這么厲害,為了對付小澈,竟然……竟然劫持我和父親來當誘餌和要挾,你們……你們就不覺得卑鄙無恥嗎!”

蕭泠汐的話,讓焚絕塵的臉色一陣劇烈的抽搐,他雙手猛的攥緊,咬著牙道:“是……卑鄙……無恥……這么做,的確是卑鄙無恥到了極點!但……云澈他將我畢生的尊嚴都踩到了腳底下,還殺了對我來說如半個父親、半個師父的人!憑我現在的能力,根本不可能戰勝他……若能報此仇,卑鄙無恥一次又如何!!”

就在這時,焚絕塵忽然感覺胸口悶了一下,一股冰冷、鋒利、帶著深深怨恨的殺氣不知從何而來,讓他的驟然窒息……他這輩子,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恐怖的殺氣。而在這時,一聲嘶吼,就如九天怒雷般:

“焚天門的狗雜種!!全部給我滾出來受死!!!!”

驚天怒吼震蕩著整個焚天門,乃至整個焚天谷。那股凌然殺氣,更是將偌大的焚天門完全籠罩,讓焚天門中的任何一個人都如墜冰窟,全身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哆嗦。焚絕塵、還未完全走下絕塵天閣的焚絕城,以及議事大廳正在議事的焚斷魂以及各大長老齊齊色變。

他們擄來蕭泠汐和蕭烈,就是為了引誘逼迫云澈前來。

但他們絕沒想到,云澈竟然來的如此之快!快到了讓他們幾乎措手不及。

逆天邪神 第329章 焚天之怒(|||)

在搜索引擎輸入 "逆天邪神 PHP文學" 或者 "逆天邪神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逆天邪神目錄  |  下一章
全站強推小說編號
所有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