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P文学
 
关键词:长生不死  武动乾坤  异界魅影逍遥  重生之贼行天下 灵罗戒 弄潮
您当前所在位置:PHP文学>> 仙侠小说>>仙路春秋

第两千一百六十九章 妖魔之路

更新时间:2016-04-30  作者:高慕遥
在搜索引擎输入 "仙路春秋 PHP文学" 或者 "仙路春秋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书

仙路春秋 第两千一百六十九章 妖魔之路
大劫结束了!

那碾压过来的空间波澜,停了!

星空之中,无数修士,传递着这个好消息,个个兴高采烈。却不知道,新仙界里,一片哀伤。

季苍茫死了!

这个天之骄子,这个原本应该带着无数荣光,在未来前往神域,去探索更广阔天地的修士,也死在了半路上。

修道之路,就是这么残酷。

叶白,纪白衣,顾始终等人,在出席了季仙尘加冕成为第三仙帝之后,便告辞离开,一路之上,叶白与众人,又商议了不少事情。

离开新仙界的时候,叶白已经又老了许多,白发添了许多,仿佛五十多岁人了。

时间不会在他身上留下痕迹,但经历会,尤其是那些令人痛苦的往昔。

修真界里,自然是到处都在庆贺大劫过去,叶白黯然回归远古雷庭。

至于这劫,是如何过去的,叶白和纪白衣等人,已经通过气,说是合九人之力,再加上季苍茫牺牲自己,粉碎了这场浩劫。

消息传开之后,自然是群修震惊,对于季苍茫此人,众修也是感激钦佩异常,其他几人,同样受到膜拜。

事实也是差不多,不过关于季苍茫引起这场劫的事情,被瞒了下去,季苍茫已死,又何必在他死后去再论是非。

况且,那事情的因由,真的是他的错吗?

那两团鸿蒙始源,仍旧在叶白手里,叶白也不知道,在顾始终,大千道君,冷红唇三人之中。该挑哪两个,索性先搁置下来吧,反正他们暂时也用不上。

回到远古雷庭。叶白立刻进入了闭关之中。

他阴沉着脸色回来的时候,大劫已经消弭的消息。还没有传开,但竟连半个远古雷庭的修士,也不敢上去询问什么,全都感觉到那时的叶白,如同一个随时要暴走的凶兽一样。

等到季苍茫以一死,来消弭这场大劫的消息传到远古雷庭的时候,众人终于知道原因了,季婉君等人。自然是悲痛欲绝。叶平安也是带领一干子孙,和轩辕肃,季婉君一起,赶赴新仙界去祭拜了一场。

修真无岁月。

修士是个很复杂的物种,他们最是记仇,也最擅长忘恩,季苍茫和九祖传人消弭这场劫的事情,渐渐被遗忘。

修真界里,忙忙碌碌,吵吵闹闹没有停。依旧到处是打杀,争名夺利。

新仙界是为数不多的安宁之地之一,在季仙尘统帅的年代里。新仙界吸引了极多热爱和平与安宁的修士来投,越发兴旺。

顾青锋的运气,比季苍茫当年好多了,轻易的就找到了生生不息令的新传人,这个人是——王仲陵!

消息传到叶白耳中的时候,叶白也是欣然,这无疑是告慰季苍茫的一个极好消息。

然而,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修真界就更不要提了。

季苍茫就是那场劫的起因。不知从哪里传了出去,而且越演越甚。喧嚣尘上。

修真界里,暗地里骂声一片。内心肮脏的修士们几乎把季苍茫宣扬成了一个魔头般的人物,新仙界更是被钉上了违背天道,必将受到天罚的传言,有修士甚至翻出了遥远时代里的旧仙界和第一仙帝的事情来作为铁证。

一时之间,人心惶惶。

季苍茫在死了不知多少年后,被翻了出来,以最恶毒的流言猜测着,咒骂着。

纪白衣,顾始终等人,得到消息之后,自然是立刻站出来表明态度,绝无此事,但传言却依旧越来越多。

新仙界里,第三仙帝季仙尘虽然心中悲痛,但却首次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桩事情,盘算着是否能以时间去冲淡一切。

但一个人,却被惹炸了。

远古雷庭,叶白怒火中烧。

“岂有此理,大师兄已经以一死,来消弭当年那场大劫,这些混帐小辈,竟敢还向他身上泼脏水!”

小南峰头,叶白厉声大喝。

这么多年来,季苍茫几乎成了叶白心中的一块逆鳞,如今被人掀起,痛的同时,更是愤怒异常。

轩辕重默然无声,神色亦显悲愤,季苍茫也是他的曾外公。

“阿重,给我去查,看是谁放出来的消息,查不出来,便给我杀,将那些乱嚼舌根的修士,都给我宰了!”

叶白令下,这声令下之后,也是在修真界里,掀起了一场巨大的腥风血雨。

鲜血!

死亡!

一场因为季苍茫的旧事,而带来的鲜血和死亡,在修真界里蔓延,已经是修真界第二势力的远古雷庭,在叶白的命令下,搜捕着所有的乱传此事的修士。

季苍茫如果还活着,绝对不会愿意见到这样的血腥之事上演。

但他死了,而叶白也变了!

季苍茫的死,给他的触动太大,不光令他变的越来越孤独,越来越沉默,也令他变的越来越霸道与专横。

这场腥风血雨,不光令远古雷庭,成了人人惊惧的势力,更是再一次把叶白,推到了一个饱受争议的位置上,背上骂名。

“那个苍老的暴君!”

是修真界里,无数修士对叶白暗地里的称呼。

但他——从来不是一个完美无缺的英雄,甚至在许多修士眼里,都不是一个英雄。

最终,这场血雨腥风,在李冬阳,连夜雨,海狂澜,郭白云,卫红颜等一干老友的联合苦劝下,才终于令叶白下令停止。

手段虽然残酷,但效果却不错。

再没有修士,敢议论季苍茫,这件事情,随着时间,渐渐被淡忘了下去,只存在在少数老辈修士的记忆里。

十万年。

三十万年。

百万年。

更多年。

又是无尽岁月过去。修真界里,后浪一批批涌现,叶白。海狂澜,郭白云等这一批修士。彻底成了老家伙,后辈天才们,纷纷涌现。

可惜他们错过了最好的时光。

气运神物,轮不到他们了!

甚至那些通天仙宝,也轮不到他们了!

你领悟了本源和道心朝彻又怎样,哪有那么多的通天仙宝拿来斩出仙神之身,被卡在彼岸后期这一步的修士,越来越多。彼岸修士。彻底不再是稀罕之物。

某一个等阶里,修士多了,自然就会引出无数的勾结与争端,有人勾结势力,争夺灵山宝地。有人为了通天仙宝,处心积虑,因此修真界的撕杀,比起以前,只多不少,只是没有那么高端了。

如紫海。邪雷天这样的,有星主坐镇的老牌势力,自然是长盛不衰。不过他们最担心的,还是叶白这样的九祖传人,会去找他们的麻烦,好在九祖传人,个个隐居修炼,寻常根本不现世,如大千道君,冷红唇那样的散修,甚至无人知道他们在哪里。

时间一天天。一年年过去。

这一日,又是一条爆炸性的消息。在星空里蔓延!

大浩劫又来了!

如同上一次一样,又是空间壁垒碾压而来的浩劫。

消息传开之后。又是慌乱蔓延。

消息当然也要传到远古雷庭,传到叶白耳中,第二场劫到了,轮到他登场了。

“第二场劫,怎会这么快来?”

得到消息之后,叶白大惊,如果是由新的纪元之子引起的,他绝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修到如同季苍茫当年的祖境才对。

很显然,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大劫提前了!

但此刻的叶白,还是祖境,并未冲击到鸿蒙圣境,要知道,当年的阵祖,有着大功德在身,也是用了几十万年的时间,才修到了这一步。

如今的叶白,没有大功德,只能靠毅力和智慧来迈出这一步,哪有那么容易,雷祖临死前所见,果然是半点不假。

叶白无法赶在这场大劫前,达到鸿蒙圣境,那就必须拥有媲美鸿蒙圣境一击的手段。

或者,找到新的纪元之子,将他杀了!

“吩咐下去,传出消息,请九祖传人来远古雷庭见我,商议此劫之事。”

震惊之后,叶白立刻布置起来。

至于寻找新的纪元之子的事情,叶白早就请纪白衣悄悄安排人手去寻找了,但至今没有消息,而大劫还是来了,可见始终没有找到。

照叶白估计,他布置归布置,但多半也是找不到此人的。否则雷祖何必留言他才是消弭大劫之人。

那么,这位新的纪元之子,到底在哪里?

忘川南岸,本我灵轮之下,妖魔星渊之中。

妖魔一族,仍旧每隔万年,都要受到一次人族修士的联手围剿,一代代下来,不知死了多少族人。

他们被天道玩弄的,悲惨的命运,还要继续下去吗?

银色的月华,洒落在乌黑的大地上,将大地上的某一座巨大城市,照的明朗而又狰狞。

这座城池的名字,叫做十绝妖城。

十绝妖城的中央处,一尊百多丈高的雕像,昂然屹立着,这尊雕像,自然是妖魔雕像,穿着一身半金半银的袍甲,身材雄健,仿佛高山一样,予人厚重而又迫人的感觉。

面孔并非一般妖魔狮鼻阔口的狰狞之相,反而更接近人族,说不上英俊,但格外的方正,轮廓分明里,透着某种浓烈的雄性气概。

两角锋利如剑,两只乌黑的如同深海宝石一般的眼睛里,射出冷漠而又坚定的眼神,那眼神里,是满满的雄主气息。

这尊雕像,就是当年的十绝妖皇的雕像。

雕像之下,站着一个青年模样的妖魔,身材自然是雄壮如山,相貌于十绝妖皇有几分相象,尤其是两只眼睛,如同十绝妖皇一般,充满了雄主气概,而且比起十绝妖皇。更有由坚毅之感,透着永不动摇的信念。

“……十绝祖先,我一定会是实现你的遗愿。带领我们妖魔一族,崛起于天地之间。开辟出一片,属于我们妖魔一族的生存空间。然后——展开复仇!”

仰视了许久之后,青年妖魔在心中道了一句。

这头妖魔,名为元阳,是十绝妖城如今的主人,也是十绝妖皇的后代。

“请你再给我一些时间,等那几个家伙,离开了这个世界。就是我们妖魔一族,出世之时!”

唰!唰!

元阳正要转身离去,两道撕空之声,响起在他的身后。

来人是一男一女,一老者一少女,都是人族模样。浑身散发着浓郁的灵根气息,那感觉,便仿佛是宝茶道人,太玄木,乾湿婆。苍生神主等灵根的气息层次一般,事实上,二人也均是一头碧绿色的长发。那是灵根一族,最常见的发色。

“陛下,万年之期又要到了,长老们请你回去议事。”

老者轻声道了一句。

“走吧,吩咐下去,准备战斗,让我看看这一次来的人族修士的脑子里,手里都有什么好货色,脑子们都藏着什么高明的法门。”

元阳点了点头。冷冷一笑,昂首阔步而去。

此人一副自信满满模样。浑然不介意来的修士的实力。

他是有这样的资格的,自从他杀了一个来十绝妖城寻找自己轮回印记的修士。从他手里夺到一件宝瓶样的法宝之后,他的自信,就与日俱增!

而他的肉身,更是特别!

他的肉身里,没有其他人的轮回印记,当他修炼到彼岸后期境界后,自动诞生了属于自己的轮回印记,如同当年的季苍茫一般。

那轮回印记,与他彻底融合,令他突破了彼岸境界……如今,已经不知道有多高明!

与他一样的,还有那一男一女,两个灵根修士。

远古雷庭,群修再聚。

叶白,纪白衣,顾始终,莫二,温良玉,王仲陵,大千道君,冷红唇,顾青锋全都到了,个个气息,深不可测,王仲陵当然是最弱一些。

但叶白一眼看去,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没有半个修士,达到了鸿蒙圣境。

在之前的岁月里,叶白就已经把剩余的那两团鸿蒙始源,分了出去,顾始终得了一团,最后一团,叶白没有给王仲陵,而是给了大千道君和冷红唇二人,之所以是他们二人,是因为这两个修士,竟然最终走到了一起,结为道侣,如今甚至有了一个宝贝女儿。

至于这团鸿蒙始源,他们两口子怎么分,叶白也管不了了。

大殿之中,众人等待,因为还缺一个人。

叶白扫过纪白衣,顾始终等人,眉头大皱。

“大师兄挑的那个小子,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这一次又没来?”

叶白满面不悦之色。上一次不来,还有境界低微这个借口,这一次不来,又算是特么的怎么一回事?

纪白衣等人,上一次就已经知道,永生瓶的新主人,是一个叫虞峻城的小子。

“叶兄,再等一等吧,那个小子或许有事耽搁了。”

顾始终淡淡道了一句。

关于这一次大劫的事情,叶白再上一次与众人的分别的时候,就已经和他们说过,几人心中,已经有着心理准备,叶白也曾提过,跟他们借气运神物,有人当场答应,有人说到时再说。

“不等了!”

叶白霸气说道,轰然一声,把殿门关上。

“诸位,这一次浩劫的事情,上次分别时,我已经提过,雷祖前辈说,除非我们能突破到鸿蒙圣境,否则都不可能过这一关,上一次的经历也验证了,如今我看诸位的气息,都没有达到那个境界。”

叶白沉声说道。

几人闻言,均都惭愧,尤其是得到鸿蒙始源的几人,但他们真的已经修炼的十分刻苦了。

“我也要十分惭愧的告诉诸位,如今我的全力一击,依旧达不到鸿蒙圣境的层次。”

叶白再道。

众人闻言,面色再次沉了沉。

叶白扫过众人道:“其他方法,也不必再试了,若诸位没有其他想法。我想请你们,把气运神物借给我,我要靠他们。来感悟一式终极神通,粉碎这一次的浩劫。”

几人在很久以前。就知道此事,如今时隔这么多年,早就想通了,倒也爽快,大方取出了自己的气运神物。

八件气运神物,一起现世,那景象,那气息。那光芒,已经不用多提,绝对是平生首现!

叶白取了气运神物,又与众人商议了几句,便立刻再次闭关起来。

这一次,是他毕生之中,最重要的一次闭关。至于永生瓶的坑,自然是只能冀望虞峻城尽快赶来,或者顾青锋的热血丹心,能起到一些作用。

纪白衣回归黄泉界。顾青锋,温良玉和王仲陵回了新仙界,顾始终回了金星域。只有莫二,大千道君,冷红唇,这三个散修般的人物,留在了远古雷庭,也算是为叶白做守护。

这一次的浩劫,和之前一模一样。不免会令一些老辈,联想到关于季苍茫的那些传言。

为了保住自身的性命,不免有人。希望能够再一次,有人像季苍茫那样。牺牲自己,来消弭这一次的浩劫。第三仙帝季仙尘。成了众人心中的那个人,也是众人心中的那个魔!

在有意无意的推波助澜下,新仙界和季仙尘,成了这一次大劫的罪魁祸首。这论调,随着空间壁垒的逼近,越发的风行起来。

老辈修士们,还记得叶白当年,一怒之下,掀起漫天腥风血雨的事情,不敢有所动静,新生代们,已经蠢蠢欲动。

不少修士,自忖不是新仙界的对手,便联合起来,要去新仙界请愿,请季仙尘一死消劫,可惜他们连新仙界的门都进不去。

顾青锋,连夜雨等人得知此事,几乎是暴跳如雷,只恨自己当年,不该阻止叶白。若非众人拦着,保管也是出去大杀一场了。

时间一天天,一年年过去。

有宗门所在的星辰,位于星域外围,将先被碾爆的修士,纷纷赶往忘川城,或是无上剑宗,或是远古雷庭,请求几位行踪可知的九祖传人出手,消弭此劫,可惜均无肯定答复,只嘱咐他们撤退宗门和凡人生灵。

紧张的气氛,越发蔓延。

动荡,疯狂,随之诞生。

哪怕传来消息说,远古雷庭的那一位,整个修真界最厉害的修士叶白,正在揣摩神通对付这次浩劫,也无法阻止慌乱的人心。

新仙界修士,在季仙尘的安排下,前往那些最边缘的星辰,撤退低阶修士和凡人生灵的时候,竟遭遇了莫名的攻击,死伤惨重。

人性深处的阴暗与丑陋,在大劫到来时候,显露无疑。

远古雷庭,小南峰上,叶白一直在闭关之中。

尊雷岛内外,不知道已经围了多少修士,在焦急的等待着叶白的出关。

每一天,都有修士来报,那空间壁垒又推进了多远,离尊雷星又有多远,要知道,尊雷星所在的位置,几乎已经是雷星域的中央,这里若是遭到攻击,基本上意味着,整个雷星域快完了。

除了那独立的黄泉界和新仙界,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遭到攻击之外,其他的所有星域,都是可预见的。

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远古雷庭里的修士,眉头越来越拧!

轩辕刚这个老家伙,早就彻底放弃了冲击星主第二境,在叶白闭关的时间里,重新出山掌控远古雷庭的局面。

每一天,听到那空间壁垒推进的消息,轩辕刚都忧心如焚。

这一日,山门来报,顾青锋和海狂澜来访,轩辕刚亲自去把二人迎了进来。二人当然不是一道来,是在山门处碰上的。

“道友,叶白还没有出关吗?”

二人在山中行走,顾青锋神色焦急。

“没有。”

轩辕刚苦笑说道。

“如今的形势,已经越来越糟糕了,各大星域,都已经被毁灭了大半了。我们孤灯崖所在的星辰,也快完了。”

海狂澜唏嘘说道。

轩辕刚道:“我当然明白,只是连我现在,都不敢去打扰铁心感悟。”

海狂澜和顾青锋闻言。眉头大皱,交换了一记眼色。

“他在哪里?”

步渊问道。

轩辕刚道:“小南峰。”

“带我们去!”

顾青锋果断道:“就算是暂时打断他的感悟,我们也必须把现在的情况告诉他。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争取到一点时间。”

“……好!”

轩辕刚微一沉吟之后,点头同意。

三人很快。上了小南峰。

房门推开之后,三人见到叶白,均都一愕,如今的叶白,已经全然是个老者模样,一头雪白色的长发,如同当年的季苍茫一般,或许是因为思考的太久的缘故。两只眼睛里,血丝密布。

“叶白……”

海狂澜只说了两个字,便说不出话来,神色沉重。

“爹,那个叫虞峻城的小子,还没有找到吗?他究竟躲到哪里去了,我需要冰霜的感悟。”

叶白见到三人之后,几乎是立刻先阴沉着声音问起来,白发飞扬的样子,格外的令人窒息。说好的需要九祖气运神物一起,少了一件也不行,热血丹心填不了这个坑。

这些年来。叶白迟迟推演不出这一招,就是缺少了冰的那一块。

轩辕刚道:“莫二他们,已经亲自去冰星域找他了,但始终没有消息传回,那个小子,仿佛凭空消失了一样。”

叶白闻言,长长叹息了一口气,神色失落。

海狂澜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叶白。不必太沮丧,就算没有永生瓶。我相信你也一定可以成功的。”

叶白微微点头,问起外面的情况。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而那空间壁垒,又推进了多远。

“叶白,有没有方法,为你争取一点时间?”

顾青锋问道。

叶白闻言,皱眉思索了片刻,眼中先是亮了亮,随后就道:“有一个家伙,或许能算的出争取时间的方法来,但他不会算的。”

“你说的是有道?”

海狂澜问道,眼中也是大亮,暗责自己怎么会忘了高有道,顾青锋同样如此。

叶白微微点头。

海狂澜忙道:“他在哪里?我立刻去找他!”

叶白凝视了海狂澜,摇了摇头道:“没有用的,他不会算的。”

说完,将当年之事道来。

三人听完,均都默然。

“他在哪里,我去找他,整个大千世界都要完了,他还有苟活的可能吗?他必须给我算这一卦,若因为此事,要背负一个骂名,我来背!”

顾青锋昂然说道。

叶白思索了片刻,点了点头。这一次的情况,又与之前不同,这一次,再也没有一个如同季苍茫那样的人,主动牺牲了,为了整个大千世界,就算牺牲高有道,叶白也必须狠下心。

这一刻,高有道在他心里,彻底成了一个路人。

顾青锋得到地点,以一个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水星域的移海星。

轰开那阵法禁制之后,山谷中,早已经空无一人,只有一张玉简,放在桌上,落了一层灰,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

“这一卦,我依旧不算!”

这就是高有道留下的唯一一句话,这一句话,就可看出他的算道水准,越来越高了。

轰——

青帝一拳轰空,带上玉简,回归远古雷庭。

看过玉简,叶白面上,没有任何的愤怒表情,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海狂澜则是悲愤而又痛苦,一段老友情谊,真的是走着走着就散了吗?

“你们远古雷庭里,那个叫黄玄衫的算道小子,还活着吗?”

顾青锋陡然想起一事,问向叶白。这黄玄衫,就是银冠道人的传承者,当年帮季苍茫他们,算出了情义老仙的位置。

“别闹了,前辈,他虽然还活着,但以他的水准,是不可能算出这逆天一卦的。”

叶白摇头说道。

“试一试吧,到了此刻,已经无路可走了。”

顾青锋淡淡说道。

叶白闻言,和轩辕刚交换了一记眼色,仔细想了想,终是点头。

“见过两位老宗主,见过两位前辈。”

很快黄玄衫到来,声音依旧是温温吞吞,慢条斯理。

如今的黄玄衫,依旧是中年模样,一身白色长衫,相貌寻常,身材高瘦,几缕长须,颇有仙风,目光明亮温润如水,不过境界已经到了彼岸后期,这也是他能修到的极限了。

“玄衫,铁心需要时间,我希望你能算出一个为他争取时间的方法出来!”

轩辕刚开门见山的说道。

“遵老宗主之命,玄衫尽力而为。”

黄玄衫风度翩翩的行礼答应。

叶白却是眉头皱了皱,凝视着他,说道:“玄衫,我不知道你现在的算道水准,能不能算出这一卦,但若你真算了,只怕必遭天罚而死,这一卦,是必死的一卦。”

“既然如此,那再好不过!”

黄玄衫大笑着爽朗说道,听的几人却莫名其妙。

“诸般卦像之中,最强的那一卦,必定是以命一算,这一卦,我当然从没算过。这一次,既然是必死的一卦,不必天来罚死,我先以死算天!我刚才还没有一点把握,如今已经有了三成了!”

黄玄衫目光坦荡,一副放手一搏的架势。

众人闻言,说不出话来,尤其是叶白,满面悲伤。

“诸位不必为我悲伤,大劫既来,总有人要牺牲的。若人人都缩在后面,那谁也活不了。我虽然算道水准不高,但也愿尽绵薄之力。”

黄玄衫倒是看的透彻,又道:“玄衫只想请两位老宗主,在这一劫过后,照拂一下我的弟子。”

叶白和轩辕刚,默然点头。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但若是那个能力大的,不愿意出来担当呢?(

仙路春秋 第两千一百六十九章 妖魔之路

在搜索引擎输入 "仙路春秋 PHP文学" 或者 "仙路春秋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仙路春秋目录  |  下一章
全站强推小说编号
所有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