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P文學
 
關鍵詞:長生不死  武動乾坤  異界魅影逍遙  重生之賊行天下 靈羅戒 弄潮
您當前所在位置:PHP文學>> 古代小說>>妾本賢良

063章 無欲無求 064章 大公子

更新時間:2011-12-13  作者:一個女人
在搜索引擎輸入 "妾本賢良 PHP文學" 或者 "妾本賢良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書

妾本賢良 063章 無欲無求 064章 大公子
古代言情

063章無欲無求

丁侯爺聞言氣得轉過身子來指著紫萱喝道:“你不要太過份,以為我拿你沒有辦法——你的所為讓人知道就是一輩子的罵名,我丁陽就可以名正言順的休了你,到時候皇上也不會說什么的,而你就再也不是一品誥命夫人”

紫萱差點沒有笑出來:“丁侯爺,你也是帶過兵打過仗的人,兩軍交戰你就這樣威脅敵軍?名聲,姐狠狠的啐你一臉,拜你們丁家所賜,這三年下來我還有什么名聲就算是有姐也不在乎,人家要罵我是惡婦還是潑婦,隨他們的便,姐只要過得開心。用名聲來威脅我,你今兒忘了吃藥吧。”

“休書?姐啐你一臉信不信。你還想休我,姐現在恨不得休了你如果你能拿出休書來,姐現在就走,多看你們丁家一眼姐以后就跟著你姓丁。”紫萱罵得正痛快呢,琉璃小聲提醒她一句:“姑娘,你現在就姓丁。”

紫萱白了琉璃一眼,現在是計較這個的時候嗎?現在氣勢很重要:“一品誥命我很稀罕啊,可惜沾了你們一個丁字就臭得讓我不得不棄了,你現在就可以拿休書來,我把一品誥命的東西全留給你們姓丁的,半個布片也不會拿走。”她鄙夷的看著丁侯爺:“姐告訴你,姐不稀罕名聲,姐也不稀罕你們丁家,少給姐來這一套。”

丁侯爺被罵得瞪大了眼睛,想反駁想來想去也只有惡狠狠的一句:“再猖狂就請出家法來打你個半死。”除了這個他也不知道能說什么了,所以這話說得并不是那么有底氣。

名聲,朱紫萱不在乎,說人家大不孝可是他們丁家欠了人家的天大的恩情,真得想以此治朱紫萱的罪,對丁家的名聲也是極大的不好:朱紫萱有嘴巴的,豈會不把這三年來的事情說出去?原本朱紫萱是個口拙的還不用太擔心,但現在的朱紫萱可當真是牙尖而嘴利啊。

名份她也不在乎,她是真得不在乎,不然也不會對他下得去口,對他下得去手了。現在的朱紫萱,讓他根本找不到下手的地方——她不在乎丁家、不在乎他丁陽,也不在乎她自己的名聲,他怎么收服她?

“才打個半死,真得懷疑你是不是個男人;”紫萱的嘴巴越來越毒了:“要打就打死,打個皮開肉綻,打個連出氣都沒有。要不要請家法,我等著呢。用死來嚇唬姐,姐都死過一次的人了,陰曹地府都逛過了,還怕你的家法。”

丁太夫人也默然了,現在的朱紫萱真是扎手的很,連命也不在乎的人你能拿她如何?過個一年兩年的她有得是法子整治朱紫萱,想耳根清靜殺個把人并不是什么難事,可是眼下她是不能讓朱紫萱在丁家出差錯的。

她拉一把兒子:“走了,不要和個婦人一般見識。”越糾纏丟的臉面越多:“也是怪我,看她那三年待你也算是有點心的,看你又軟下心腸來想著家和萬事興,才來找她為你們夫妻說和,不想她倒是半點也不領情,三年的夫妻是半點情份也不念……”

“母親,你說什么?”丁侯爺聞言回過頭來:“你來找她是因為兒子?你和她說了什么,說我心軟想和她做夫妻?”他感覺自己可以挖個坑把自己埋起來了。

丁太夫人拉著他就走:“差不多吧。不過我不是那么說得,我們丁家是什么人家,所以我把意思說得很清楚,是我們可憐也她,是我們恩賞她;可是她那人死過一次就中了邪,居然半點也不領情,張口說出的話能氣死我,所以我才讓人動手的……”她的話沒有說完,丁侯爺已經住腳不走了。

他的雙拳緊握,聽到丁太夫人喚他,他才粗聲粗氣的道:“兒子還有事情未處理完,母親先回去吧。”他現在不只是想挖坑把自己埋起來,更想找塊石頭撞死得了。

而且朱紫萱居然對他不屑一顧,也讓他心頭燒起一把火來,可是卻又讓他無法發泄出來:三年來他一直討厭朱紫萱,巴不得她離開丁家滾得遠遠的,滾出他的視線才好——再如何責慣朱紫萱對他這丈夫絕情呢?

丁太夫人正想再說話,丁侯爺卻轉身大踏步的走,這讓丁太夫人皺皺眉頭;她的兒子至孝之人,從來不曾在她面前失禮,昨天晚上是一次而現在更是無禮了。她轉過頭看一眼紫萱的院落,忽然認為打發紫萱離開是極好事情。

琉璃過來扶紫萱進屋:“姑娘罵得痛快,真好。”

文昭抬起頭來:“姐姐,我真得懂了什么叫做無欲則剛;當我們無所求無所懼時,誰也不能讓我們低下頭的。從前,在朱家就是我做錯了,我應該……”

“你還太小。”紫萱撫摸他的頭:“還疼不疼?無欲則剛是說對了,可是丁太夫人那天說得話并不是全無道理的,不能凡事都用拳頭;打人要用拳頭,可是想事情卻是要用腦子的,要做到我們打出這一拳去,疼得他要死也不敢還回來,那才打。”

“啊。”文昭聽得似懂非懂,連珍珠也道:“我看姑娘你醒來做事,不管什么人、什么事,你就只有一個打字應對,還、還用了腦子的嗎?”

紫萱一掌拍在珍珠頭上:“敢拐個彎兒罵我,小丫頭膽子不小。”她揮揮自己的拳頭:“很多事情其實并沒有那么復雜,只要你無所求的時候揮拳頭打過去,絕對是你贏。除非像原來一樣,我還想留在丁家、還要讓丁侯爺多看我兩眼,那就不是揮拳頭就能解決的事情;但是現在嘛,凡事不用問我們直管打過去,過上幾個月再打人就要好好的動動腦子才成。”

她伸個懶腰:“好在用不幾個月那么久。琉璃,東西都收拾好了嗎?我們一起出去逛逛吧。”她叫珍珠去備車。

珍珠遲疑:“出去不給太夫人和侯爺說一聲嗎?”

“用得著給他們說嗎?去吧,就說送文昭去醫館,總行了吧?珍珠你的膽子太小了,快去,我和琉璃、文昭馬上就過去。”紫萱轉身向屋里走去:“我去換身衣服。”

紫萱和琉璃收拾完,帶著兩個包袱讓人攙著沒有什么事兒,但頭卻包得很嚴實的文昭,坐上了馬車。

丁家的總管一臉帶笑的跑過來:“大夫人,您這是要出去?這個時候也不早了,不多時就要用午飯,有什么事兒你打發小的們出去就成,何必還要……”

“我要給文昭去看大夫,信不過你們丁家叫來的人給我滾開,好狗不擋道。”紫萱當然知道大總管一張笑臉下隱著的是什么,自然不會給他半點好臉子。

大總管哈了哈腰,抿抿嘴倒底不敢再攔著退開了;他雖然沒有親眼看到,可是卻聽說了,大夫人把太夫人和侯爺都收拾了,比京中最有名的悍婦柔郡主都要厲害三分,他還是乖乖的聽話吧。一面笑著行禮送紫萱等人離開,一面他打發人給太夫人和侯爺送信——那兩人包袱可不小啊,不會是大夫人知道闖了禍想逃跑吧。

他如此想著忽然一撫掌轉身人也跑了,正是去內宅的地方。

此時的水慕霞正一臉不耐煩坐在屋里:“不是說沒有事兒不要叫我嘛,這些事情你們還搞不定就再去外面花銀子找個能搞定的人,本公子已經沒有興趣了,只要不賠你們就看著來。本公子可是奉了皇命的,有正經差事要做。”

富家老爺樣的大白胖子擦擦額頭上的汗,連連的打躬:“公子勿怪,小的沒有事怎么敢驚動您?”他肚子里卻在腹誹:就算是皇上交待的差事,也絕對不會是什么正經差事,再說了多正經的差事到了自家大公子的手上,那如果還能正經的了,大公子鐵定是冒名頂替的。

但是大公子他可是惹不起,想到他走出在京城也算一號人物,至少王爺也會笑罵他一聲,可是在大公子面前他可不敢存半點自己有身份的想法,那簡直就是找死啊——大公子倒是不會拿他如何,可是二公子的脾氣……,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公子,小的不敢耽擱您的功夫,您看看這些東西。”他親自把幾張房契、田契放到了水慕霞的面前,后退幾步恭敬的道:“這些都是安國侯府丁家的東西,只是不知道為什么上面卻是丁家大夫人的名字,這些都驗過了是真的。”

水公子的臉色變了,一把抓起桌上的東西看了幾眼,然后對大白胖子笑了:“好樣的,本公子沒有看錯你,好,很好。”他拿扇子輕輕的拍拍大白胖子的肩膀。

被扇子拍過的大白胖子立時就好像輕了幾十斤,再加那幾個“好”他已經高興的不知道手腳往那里放了:“不敢當公子的夸獎,小的只是記得公子的話,不敢稍有差池。”

“我記下了,以后也要做事如此上心。”水慕霞把房契放回桌上:“說說吧。”

大白胖子雖然肥得如同一頭豬,但是他的腦子卻清楚的很、嘴巴更是利落,敘說起事情來居然沒有半句廢話:原來這些房契等物就是琉璃奉命拿出來賣得,還要快一點賣出,便宜點也無妨。

看看自家公子臉上的笑意,他真得猜不透自家公子心里在想些什么,但他還是把事情都說了出來:“奇怪的是賣莊子賣鋪子的小姑娘,居然到我們另外一家鋪子里說要買莊子,不要大但是要和村莊連在一起,且要求保密付了我們守密的五兩銀子。”

水慕霞的唇角上揚:“很好,白胖子。聽你回事就是省心啊,你說完我都不用再問什么。嗯,這鋪子和莊子用我的名義買下來,不要讓任何人查到,官府那里你去想法子。嗯,還有,價錢不要給高了,要不高也不是很低,你懂得我就不多叮囑了。”他摸了摸下巴看向白胖子“我記得你原來有處小莊子的?正好給了她吧,價錢嘛也不高不低的就成。”

白胖子的臉上笑得開了花:“謝公子謝公子。”

水慕霞站起來:“總不能讓你白忙活的,也不用謝了。京西的那處翠葉山莊就給你了。嗯,沒有事兒了吧,沒有事兒我就走了。”他走了兩步回頭:“不過,這事如果讓府里知道,那山莊自然也就不會姓白了。”

白胖子連連躬身答應著,恭謹送水慕霞到門口,并沒有出屋子就行了大禮。

水慕霞的身影消失在人流中時,紫萱和琉璃就到白胖子的店里,正是白胖子親自招呼的:能讓白胖子招呼的客人在京中那都是極有身份的人,只不過紫萱和琉璃并不知道。

白胖子讓人上茶:“這位夫人,莊子和鋪子倒是剛好有人問了,不急著出手的話少說也能多要出一成來;我們是老店了,當然要為您著想,您的主意是?”

紫萱想了想搖頭:“盡快出手吧,麻煩掌柜的。”

白胖子也就沒有多勸,雖然帶著不少的遺憾,答應三天后把銀子交給紫萱:近三百兩銀子。這已經讓紫萱很開心了,比她所想的價錢要高出幾十兩銀子來,所以走時對白胖子很客氣,斯文有禮的帶著琉璃離開。

“你說她是丁家的大夫人,那個京中有名的第二惡婦”白胖子差點把眼珠子掉出來,看著面前的小伙計:“你真打聽清楚了,不會是灌貓尿灌多了吧?誤了我的事,我把你的皮揭下來知道不知道?”

小伙計叫冤:“小的什么時候誤過掌柜的事情了?您不相信您另外讓人去打聽好了。”他也是個有才干的,賭氣跑進后院生氣不理大掌柜了。

白胖子沒有理會自家的伙計,而是探頭往外瞧著紫萱的背影,直到她上了馬車離開;他喃喃的道:“真得是丁家的大夫人,看起來不惡啊,而且又賣又買的她這是想做什么?”想到自家大公子,他忽然摸了摸自己的大拇指,在心里盤算著:要不要給府里報給信兒呢?想到丁家大夫人這幾個字他搖搖頭,他家公子從來不招惹有夫之婦,他多慮了。

他拿定主意自去忙了,卻不知道讓他生出疑問來的丁家大夫人卻有麻煩了:紫萱馬車被人攔下了,人喊馬叫倒是極為熱鬧。

票總是要求的,更新總是會有的,親們給票吧。.。

如果無意中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通過系統信件聯系我們,我們將在24小時內給予刪除。妾本賢良 063章 無欲無求 064章 大公子

在搜索引擎輸入 "妾本賢良 PHP文學" 或者 "妾本賢良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妾本賢良目錄  |  下一章
全站強推小說編號
所有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