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P文學
 
關鍵詞:長生不死  武動乾坤  異界魅影逍遙  重生之賊行天下 靈羅戒 弄潮
您當前所在位置:PHP文學>> 歷史小說>>嬌妻如云

第八百七十四章:決戰汴京

更新時間:2012-04-11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在搜索引擎輸入 "嬌妻如云 PHP文學" 或者 "嬌妻如云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書

嬌妻如云 第八百七十四章:決戰汴京
第八百七十四章:決戰汴京

第八百七十四章:決戰汴京

汴京城的一處院落,這里顯得很不起眼,從前曾是一個富戶的住處,后來富戶搬去了泉州也就荒廢下來,也就在這幾日,突然有人搬了進來,從此有了點兒人氣。

一個打扮普通的壯漢騎馬到了院落前,拍門進去,門房這邊打量他一眼,與他低聲說了幾句話,隨即便閃身讓這壯漢進去。

壯漢一路到了正堂,跨入檻去納頭便拜:“京師內城百戶所周濤見過先生。”

這先生自是陳濟,陳濟一雙咄咄逼人的眼眸抬起來,眼中的血絲密布,他淡淡道:“有什么消息?”

“三皇子昨夜午時的時候服毒自盡了。”

陳濟并沒有現出意外之色,平平淡淡地舔舔嘴,淡淡道:“當真是服毒的?”

“這就不清楚了。”周濤露出慚愧之色,道:“原本在三皇子的府邸里也安插了人,可是昨日夜里,三皇子關在殿中,后來李邦彥進去與他說了話,今日清早的時候才得知三皇子已是服毒死了。”

陳濟呵呵一笑,道:“其實三皇子是畏罪自殺還是被人殺死并沒有什么干系,重要的人別人相信什么。周濤,換作是你,你會相信什么?”

周濤毫不猶豫地道:“三皇子是被當今天子殺死的。”

陳濟頜首,正色道:“不錯,這樣的皇帝何以服眾?不能廣開言路,剛剛登基便迫不及待地弒殺自己的兄弟,與那夏桀、商紂又有什么區別?”

周濤道:“先生的意思是……”

陳濟依然淡淡道:“沒有什么意思,咱們錦衣周刊也被查抄了吧?事先安排好了嗎?”

周濤道:“安排好了,宮里動手之前,上上下下的人都撤了出去,沒有留下什么痕跡。”

陳濟的眼眸閃過一絲冷色,道:“告訴他們,該他們動手了,沒有刊館,就躲在院落里排版,印刷的器械之類由內城的百戶所想辦法去弄,這錦衣周刊還要辦下去,老夫要這汴京在明日的時候,大街小巷上都有錦衣周刊,明日就著重寫三皇子,多寫一些秦二世和隋煬帝的典故。”

周濤抱拳道:“卑下明白了。”

陳濟才哂然一笑,道:“武備學堂那邊去通個氣,沒有輔政王的詔令,他們就永遠是天子親師,是忠于先帝還是忠于新君,就看他們自己了。”

次子清晨,驚恐不安的人們從夢中醒來,立即發現整個汴京又是一個模樣,大街小巷,有人打開門,便看到地上擺著一份周刊,這周刊的紙質有些低劣,不過字跡都清楚,不止是如此,就是許多墻上,也都貼了文章上去,已經有不少人圍看了。

京兆府這邊也是嚇了一跳,哪里想到好不容易彈壓下去的非議一夜之間又卷土重來,于是連忙派出差役,四處將墻上的違禁文章全部撕下。

可是已經遲了,坊間又是一陣議論,要管住人的嘴、管住人的心,哪里有這般容易?事情傳到李邦彥的府邸,李邦彥不禁打了個冷戰,這一切似乎都是有預謀的,他連忙對下人吩咐:“錦衣周刊!快去,將近來幾期的錦衣周刊全部拿來給老夫看。”

只消一盞茶功夫,便有主事給他尋了錦衣周刊來,那主事道:“這錦衣周刊是新近辦出來的,名不見經傳,不過勝在價格低廉,其他周刊是四十文,錦衣周刊只要十文就足夠,從起刊至抄沒,大致也就三期。”

李邦彥蒼白著臉,一邊聽這主事的話,一邊拿起周刊翻閱,里頭的內容都是與三皇子有關,不禁吸了口涼氣道:“老夫明白了。”

這周刊本就是用來誘導殺三皇子的,若是沒有這周刊,三皇子或許還能有一線生機,可是新皇帝看到這周刊,看到文章中將三皇子幾乎吹捧成了圣賢的化身,再聯系各家周刊的影射,以趙桓隱忍多年的性子,對三皇子動手就會成了必然。

也即是說,殺三皇子看上去是趙恒是他李邦彥,而真正的幕后黑手,卻是這錦衣周刊,可是錦衣周刊之后又是誰呢?

李邦彥長吸了一口氣,終于發覺這汴京之中隱藏著一個更大的對手,此人定是沈傲的心腹,正如一個棋手,舉止之間,影響著整個大局。

此人借著趙恒的手殺了三皇子,而現在卻又拿三皇子的死來做文章,直指新君,言辭激烈到了極點,此人如此做,難道……

或許在從前,李邦彥原以為沈傲要做的,無非是擁立三皇子而已,可是現在這背后之人的目的卻讓李邦彥明白,一切都不如他想象中這般簡單,逼新君殺三皇子,再借此將矛頭指向新君,他們這是要謀朝篡位……

李邦彥打了個冷戰,以他的智慧都被此人玩弄于鼓掌之中,心里立即生出一種朝不保夕的恐懼之感。忍不住喃喃念道:“所圖甚大……所圖甚大啊……老夫該怎么辦?”

李邦彥沒有意識到那主事還立在邊上,一雙眸子閃爍著驚慌,隨即又長嘆了口氣。

他沒有選擇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能逃到哪里去?自己與輔政王的仇怨也絕不是說化解就能化解,一旦輔政王入京,自己非死不可,既然如此,只能放手一搏了。

李邦彥鎮定下來,抬起眸才發現主事一頭霧水地看著他,李邦彥的臉上立即露出不喜之色,怒道:“滾出去知會門房,就說老夫這就要入宮。”

坐在轎子里,李邦彥的思緒紛沓而至,怎么辦,如何應對?人心已經偏向了沈傲,要力挽狂瀾,人心這邊是暫時不能動了。

李邦彥闔著目,整個人努力地思索著,最后咬咬牙,用手拍在膝蓋上,喃喃道:“那就廢掉姓沈的左膀右臂。”

到了宮中,趙桓在暖閣里剛剛適應了新皇帝的感覺,今日清早的時候,他原本是想如往常一樣去景泰宮問安,可是隨即,他突然想到自己如今已成了天子,那老太婆平素與自己并不親近,何必與她有什么瓜葛?索性便不再去了,在這暖閣里看了會奏疏,已是覺得昏昏沉沉,這時外頭有人稟告:“李邦彥李大人求見。”

“叫進來。”

李邦彥進入暖閣,躬身一禮,也不提錦衣周刊的事,趙恒先是呵呵笑道:“朕那皇弟畏罪自殺了?”

李邦彥道:“是。”

趙恒便露出一副感嘆的模樣,道:“朕與嘉王乃是同胞兄弟,他作出這等事,實在讓朕想不到,可既是兄弟,便是天大的罪過,朕難道還不能容他嗎?卻又為何要畏罪自盡?傳個話給門下,讓門下那邊擬旨,敕封嘉王嫡子承襲王爵,準予王禮厚葬。”

李邦彥道:“陛下仁厚,嘉王若是泉下有知,必然感激涕零。”

趙桓淡淡一笑,倒是真覺得自己仁厚了,轉而道:“周刊都查辦了嗎?”

李邦彥道:“都查辦了。微臣入宮,是請陛下定奪武備學堂的事。”

趙恒目光一厲,道:“裁撤武備學堂的旨意已經擬定好了,隨時可以發出去。”

李邦彥搖頭道:“陛下,武備學堂是天子親師,不容小覷,若是逆旨,又當如何?”

趙桓目光幽幽,瞳孔中閃過一絲懼意,是人都知道,這武備學堂的戰力不容小覷,一旦逼反,可不是好玩的,可是武備學堂在一日,趙桓便如鯁在喉,沈傲進京之期已是越來越近,若是再不裁撤,必然會引起軒然大波。

趙恒惡聲惡氣地道:“他們敢!”

李邦彥悄悄地用鄙夷之色看了趙桓一眼,道:“有何不敢?所以微臣以為,要裁撤武備學堂,非借助一人。”

趙恒看著李邦彥,道:“你說。”

李邦彥道:“瑞國公方啖。”

趙桓一頭霧水,瑞國公方啖,他最熟識不過,乃是太子妃的親兄弟,和他趙恒也是姻親,從前在殿前衛里做事,趙桓監國之后,敕他去了樞密院,也算是提攜了一把,可是趙桓心里也清楚,這瑞國公方啖平素并沒有多少本事,裁撤武備學堂這般大的事,怎么可能靠他?

李邦彥含笑道:“請陛下立即下旨意,敕命瑞國公為馬軍司指揮使,接掌馬軍司,隨即再命瑞國公帶馬軍司前去武備學堂頒布旨意,若是武備學堂敢妄動,可立即命馬軍司彈壓。”

趙桓眼眸一亮,今日算是體會到了李邦彥的高明,馬軍司是沈傲的人,可同時也是禁軍,沈傲雖然對馬軍司影響不小,可畢竟馬軍司還是得乖乖效忠皇上,瑞國公是趙桓的心腹,讓他接掌馬軍司,誰敢滋生非議?到時候三下五除二,帶著一幫親信安插進去,再用來對付武備學堂,就算武備學堂反抗,也是馬軍司彈壓,自然是讓他們狗咬狗去。可要是武備學堂順從了,馬軍司就成了彈壓武備學堂的元兇,當然對趙桓死心塌地。

三大禁軍,以馬軍司戰力最強,一旦武備學堂裁撤,那么整個汴京之中,趙桓就占了絕對的優勢,只要沈傲敢來惹事,趙桓一聲令下,定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趙桓打起精神,深望著李邦彥,目中露出期許,道:“好,朕這便下旨意,敕命瑞國公為馬軍司指揮使,李愛卿從旁協力一下,與瑞國公一道辦好這件事,朕不會忘了你的好處。”

李邦彥的目中閃過一絲冷色,心里卻在想,你們既然爭了民心,那么我們便死死抓住軍權,錦衣周刊背后之人便是再厲害,又能翻騰起什么浪來?

李邦彥誠惶誠恐地朝趙恒行了個禮,道:“若非陛下庇護,微臣又豈有今日?微臣萬萬不敢居功。”

今天封推,老虎也有幾個作者朋友,幫他們推薦一下書,大家如果書荒可以去看看,一本叫,寫的是寒門子弟起家,歷盡千辛萬苦,從千軍萬馬中殺出來,背后有個很牛后臺的故事。另外一本叫哈哈……大家都懂得……嬌妻如云 第八百七十四章:決戰汴京

在搜索引擎輸入 "嬌妻如云 PHP文學" 或者 "嬌妻如云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嬌妻如云目錄  |  下一章
全站強推小說編號
所有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