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P文學
 
關鍵詞:長生不死  武動乾坤  異界魅影逍遙  重生之賊行天下 靈羅戒 弄潮
您當前所在位置:PHP文學>> 歷史小說>>嬌妻如云

第四百九十一章:開戰

更新時間:2011-10-26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在搜索引擎輸入 "嬌妻如云 PHP文學" 或者 "嬌妻如云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書

嬌妻如云 第四百九十一章:開戰
第四百九十一章:開戰

下單子的事倒是辦得快,畢竟是索要軍需,當然是盡量能多索要就多索要些,單中軍營這邊開的單子就是弓兩千副、箭矢十萬支、火油一千斤……

這里頭也是有貓膩的,但凡是開單子索要軍需,各營一般都是漫天要價,明明一個營不過三千人,一張口就敢要兩千副弓,不說別的,若真滿足他們,大宋便是有一百座金山、銀山也伺候不起他們。()所以有人漫天要價,就有人落地還錢,你要兩千副,兵部那邊也不客氣,能核實下五百,就已算是很給面子了。

一份份單子送上來,有博士問沈傲是不是也要開張單子一并送過去,反正是公家錢糧,不要白不要,沒有誰肯客氣。

沈傲抬著頭看著房梁,目光幽幽地道:“我深受皇恩,這種揩油的事是不肯做的,這樣做很不道德,將來一定要被后人詬病,人生在世,德行很重要,不能讓一時的貪念壞了自己的名節。”頓了頓,隨即又道:“可我要是不寫單子,就是出淤泥而不染,這么多弟兄跟著我吃飯,他們都寫了單子,我卻只字不寫,難免會讓大家不安,覺得索要的東西燙手,來人,拿筆墨紙硯來。”

博士臉色古怪地上了筆墨,沈傲提筆在單子里寫道:“綸巾十副,鶴氅十副,駟馬車三乘,羽扇五副,童子二十人。”

“送過去,和兵部的那些老爺們說,弟兄們在前頭拼命,都是為了國家和朝廷,請他們不要耽誤了,盡快把東西送來。”寫完之后,沈傲拍拍手道。

博士看了單子,古怪地收起單子,也不說什么,點點頭道:“是。”

這個時候,一名斥候氣喘吁吁地前來稟告,沈傲將他叫進來,這斥候嘶啞地道:“大人,天一教匪出滑州、韋城,浩浩蕩蕩,足有三萬之眾,向南殺奔而來了。”

“三萬?這是什么意思?吳筆呢,他在哪里,有沒有他的口信?”沈傲凝起眉來,原想靠著吳筆來迷惑下天一教,至少能爭取點時間,想不到這個時候天一教竟是搶先動了手,至少有一點可以說明,這天一教一定有了什么變故。

“沒有。”

沈傲此前為了迷惑天一教而做了不少功課,一方面招來不少廂軍來壯壯聲勢,另一方面也放出話去要調動邊軍。以天一教這時的處境,居然動了先手,那么至少有一點可以證明,天一教那邊已經摸透了自己的底牌。

沈傲盡量讓自己作出一副淡然的樣子,道:“好吧,你先下去歇了,來人,擂鼓升帳。”

天一教和汴京城的動作都來得太突然,一個是逼著沈傲出兵,一個是大軍壓境,而整個薄城只有一萬余人的馬軍司禁軍,雖說附近一線還有不少廂軍遙相呼應,可是真要指望也指望不上他們。

與營官、博士們商量了片刻,沈傲差不多已經有了一個清晰的了解,至少可以證明了汴京城里有人向天一教吐露了消息,而且是重要的軍情,讓天一教看透了薄城這邊的部署,使他們肆無忌憚。

只是現在對方將自己摸了個清楚,沈傲對天一教那邊卻是一無所知,只好派出許多斥候去,嚴密監視天一教那邊的情況。消息很快傳回來,天一教分兵四路,分別向酸棗、封丘、長恒以及薄城進發,這四處皆是進入汴京的門戶,不管是從哪里突破,一旦有一條防線出現差錯,后果就嚴重了。

尤其是薄城,地處在四個重要據點的中央位置,是左右呼應的重要樞紐,一旦這里出了問題,那么各地的守軍就有被各個擊破的可能。

天一教人多,又掌握著主動,這個時候倒是讓沈傲傻了眼,原以為自己是棋手,誰知棋下了一半,卻發現這盤棋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樣。

事情到了地步,固守是一定的,問題是有限的力量應該守在哪里?若是集中力量守住薄城,那酸棗、封丘、長恒這些犄角之地還要不要?若是敵人繞過薄城直取汴京,或者只派出幾百人出現在汴京城下,產生的政治后果都極其嚴重。

可是一旦分兵據守,又會是什么后果?整個汴京的外圍,真正能打的軍隊怕只有禁軍,殿前司和步兵司當然指望不上,原本這馬軍司的兵力也是雄厚的,至少賬面上也該有個四萬余人,可是扣掉吃空餉的和高俅大敗的,真正的人數只有一萬二千,把這些人分出去,只要有一處被擊破,那么全線就被動了。

就是那韓世忠也是一灘手:“大人,看上去這京畿足有數十萬人,可是刨除掉拱衛京畿的,我們如今是無兵可用,當務之急,是該調動邊軍了。”

沈傲想了想,苦笑搖頭:“邊軍一動,西夏人就會趁機而入,況且就算要調動,遠水也救不了近火,這事兒,還得靠我們自己。”

眾人商議了一會,也理不出個頭緒來,沈傲當機立斷:“事到如今,只能分兵,否則一旦匪軍破了酸棗、封丘等地,我們就成孤軍了,前軍營營官鄧健。”

立即有人出來:“末將在。”

“你立即率部駐守酸棗。”

“后軍營營官黃亭。”

“末將在。”

“率部駐守封丘。”

“左軍營營官熊平。”

“末將在。”

“率部去長恒。”

“其余的中軍營和右軍營隨我駐在薄城,與本地廂軍協防住,沒有我的調令,不可輕動。”

之前大家爭論不休,這時沈傲力排眾議,倒是讓大家無話可說了,紛紛道:“遵命!”

命令下去,各營紛紛去布置,沈傲又連下了幾道命令,一是催促兵部那邊的后勤,另一面又是下令給各地的廂軍,令他們在各關隘、渡口做好迎擊準備。此外還要會見各地廂軍派來的人,一面安撫,一面責令他們堅決固守,不得出任何差錯。這一通忙亂,竟是幾天幾夜都沒有睡個好覺,便是舉盞喝茶,那手臂也覺得酸麻,感覺使不上勁。

空曠的田埂上,經過一陣雨水的洗滌,空氣中散發著一股襲人的泥土芬芳,那田埂里的青苗已經被踩踏得不成樣子,蜿蜒的隊伍呈一條蛇形一直延綿到天際的盡頭,一個個穿著麻衣踏著草鞋披著黃頭拿著各色武器的人隨著隊伍徐徐前進,也有不少仍然戴著范陽帽子,穿著官兵衣甲的,只是那范陽帽子上chā著一支激毛,顯得有點兒怪異。

時不時會有人騎馬飛快地在隊伍旁經過,或是傳令之人拿著仙符,或是斥候前去稟報消息。田埂的左側是一處山丘,這山丘上寸草不生,光禿禿的,顯得很是不諧,幾十個騎士組成的馬隊奔上山坡,這些人都穿著道袍,衣料的顏色或紅或黑,為首一個,正是年紀老邁的徐神福,徐神福今日戴著紫云冠,腰間系著玉帶,精神奕奕地勒馬在坡上駐足,后頭的道人也紛紛勒馬,一時受驚的馬紛紛卷蹄,揚起碎泥撕律律的響成一片。

徐神福在這小坡上駐足眺望那隊伍的盡頭,顯得意氣風發,隨即目光望著延伸出去的天際,抖動著頜下的白須,沉聲道:“斥候那邊說,再過三日,便可進入京畿道了,天地護佑,我天軍必可旗開得勝。”

一人勒馬徐徐過來,這人穿著黑色道袍,臉上卻是長滿了落腮胡子,一雙眼睛竟堪比銅鈴,哪里像是修玄的道人,更像是落草的盜賊。這漢子身形壯碩極了,壓在馬上倒讓坐馬的馬兒有點吃不消,撲哧撲哧地喘著氣。

徐神福瞥了他一眼,這人叫王猛,乃是天一教座下第一悍將,數月之前,就是他率領一群天一教徒沖垮了馬軍司的禁軍,讓高俅鎩羽而歸,還差點兒把整個馬軍司搭了進去。非但如此,當年徐神福起事的時候,當地的廂軍踟躕不決,而當時的王猛不過是廂軍之中的一名雜作都的都頭,可是他這個都頭卻在至關緊要的時候發揮了極大的作用,帶著幾十個人,生生闖入京畿北路廂軍營中拿著刀逼迫當地的將領聽從徐神福的節制。

對這王猛,徐神福自然青睞有加,此次出征,王猛自然而然地成為了徐神福的左膀右臂,王猛的性子有點兒粗魯,聽了徐神福的話,甕聲甕氣地道:“仙上,只要汴京那邊的消息準確,踏平薄城、封丘也是指日可待的事,破了那里,再直驅汴京,將那皇帝老兒趕下來,這龍椅,該是仙上坐的。”

徐神福抖擻精神,滿懷信心地道:“這消息既是兵部尚書說的,消息就一定準確。”

王猛大咧咧地道:“仙上怎么就信那什么兵部尚書,或許這是他們的詭計也不一定。”

徐神福淡然一笑,看著山坡下延綿的行軍隊伍,輕輕安撫了坐下躁動的馬,慢吞吞地道:“沒有人比本尊更清楚汴京里頭的那些事,這些人為了爭權奪利,還有什么事做不出?”

迎面的風兒刮面而過,讓徐神福的發鬢和白須都飄動起來,他目光伸得極遠,斷然道:“這就是天要亡趙家,吾可取而代之。”嬌妻如云 第四百九十一章:開戰

在搜索引擎輸入 "嬌妻如云 PHP文學" 或者 "嬌妻如云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嬌妻如云目錄  |  下一章
全站強推小說編號
所有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